第1208章 保守秘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令月掀开他另外一边的头发,那地方也出现了这样一片红色的包,“这到底是什么虫子啊?咬了好几处了。”

    令月看着都觉得心里冷飕飕的,这么多红肿连在一起。

    “我回去再涂些药,让奴才们把整个王府全部都清理一遍,凡是我昨儿接触过的东西,全部都扔了。”凤诀皱了皱眉,说道。

    “嗯,一定要好好清理一下,我看咬的好严重。”连令月担忧地说道。

    “没事,几只虫子而已,不用怕,这种春季,牢房中潮湿,正式蚊虫滋生的时候,被咬了也很正常。”凤诀没有多想。

    令月拿起披风来,重新给凤诀穿上。

    “啊……”突然,她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在她手掌的方向蠕动了一下,顿时吓了一跳,手里的披风掉在了地上。

    “怎么了?”凤诀连忙站了起来,着急地问道。

    令月的脸色有点发白,她张开手中一看,顿时,手掌心出现了一个被咬的针孔大小的印子,一会就红了。

    凤诀一愣,眼神猛地看向地上的披风,他弯腰,将披风拿了起来,双手渐渐抓着背面上的锦缎,双手用力地一撕开!

    顿时,一只巴掌大的褐色多脚爬虫从披风里掉了出来,仿佛受到了惊吓,虫子迅速地往旁边的草丛里爬去。

    “啊!”令月一声尖叫,吓得躲进了凤诀的怀里,脸上心里都一阵发麻,脸色苍白,身体吓得瑟瑟发抖。

    凤诀一手抱紧了令月,一边抽出腰间的匕首,唰的一声甩了出去,不偏不倚地刺中了这爬虫的背部,那虫子才爬不动了。

    “这,这是什么,好可怕,为什么会在你的披风里面。”令月颤抖着声音,问道,怕的一阵发抖,几乎要瘫软下去!

    这么一条虫,实在太可怕了!而竟然还藏在了连诀的披风里!

    凤诀扶着令月儿坐下,一步一步走上前去,低头,将匕首拿了起来,那爬虫就在匕首上,流出了粘稠的褐色汁液。

    “啊……”令月吓得双腿发软!

    “别怕,已经死了。”凤诀说道,声音却显得格外冰冷。

    “这,这到底是什么?太吓人了,把你蛰成像这样。”令月鼓起勇气,问道。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一只有轻微毒性的蝎子,虽不是剧毒,但是咬的次数多了,身体也会中毒的。”凤诀沉声说道,眼睛微微眯起,眼底流露出一抹骇人的冷意,

    “那,这是谁给你的?这虫子,是被故意缝进去的,还是不小心从哪里爬进去的。”令月问道,

    “宫里没有蝎子,所以,它不是偶然不小心爬进去的,而是被人故意缝在里面的。”凤诀说道,唇色有些发白。

    “那……是谁给你做的这披风。”令月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冷,做这个披风的人,实在太可怕了,其心可诛啊!竟然这么害连诀。

    “是……”是皇后娘娘,这披风的皇后娘娘送的,他还穿着去谢过恩了。

    “是谁?”令月颤抖着追问道,“如此恶毒的计谋,想想便觉得毛骨悚然,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

    凤诀眼底闪过一抹思绪,转身,握着令月的肩膀,说道,“十一,这件事,只有你和我知道,不要告诉任何人,现在也不要追问我,是谁做的。”

    “连诀?可是,九哥哥和姐姐也不要告诉吗?”令月问道。

    凤诀顿了顿,然后点头,道,“是,不要告诉他们,这件事只有你和我知道。”

    见他如此坚定,令月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我会保守秘密,不跟任何人说的,但是,连诀,你不能有危险啊,你要好好的。”

    凤诀点头道,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等过段时间,我会告诉你的。”

    “好。”令月看着那匕首上的蝎子,仍旧吓得脸色发白,双脚发软。

    凤诀将这死蝎子,连同匕首,一起放进了披风里面,将披风折好,放在手中,说道,“我先走了,记住我说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

    “嗯!我记住了!你小心啊!”令月心头仍旧一阵砰砰砰地跳动着。

    凤诀一脸严肃,拿着披风,快步走出凉亭,离开了恒亲王府。

    令月坐在椅子上,脑海中回想着刚刚的情形,还是一阵心悸,恐惧的感觉弥漫着心头。

    好危险!

    害人的手段真是令人防不胜防,承君和挽君的玉佩才刚刚出事,凤诀的披风里就多了一只可怕的蝎子。

    所以,连诀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才能不被人暗算啊,这样的他,真的太辛苦了!

    令月脑海中正想着的时候,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人已经远远地走了过来。

    “诀儿呢,怎么就你一个人了?”连似月走了进来,说道。

    “哦,他,他突然有事,先走了。”令月吓了一跳,猛地站了起来,说道。

    连似月皱了皱眉,看她突然这样一惊一乍的,不免觉得奇怪,便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正在想事情呢,姐姐突然说话,把我吓了一跳呢。”令月说道,目光回避着连似月。

    连似月愣了愣,这丫头有问题啊,怎么突然这样?

    而凤云峥一眼看到了那石桌上的一叠纸,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我知道令月儿为什么突然这样了。”

    “为什么?”连似月抬头,问道。

    “喏,收到礼了。”凤云峥的嘴努了努,连似月才发现这是一叠写着“正”字的纸,顿时恍然大悟,笑道,“原来如此啊,令月儿这是在害羞。难怪诀儿也来不及等我们了。”

    “九哥哥,你惯会笑我!”令月连忙捧起那一叠纸,放在怀中,脸色泛红道。

    “哈哈……”凤云峥爽朗大笑,“令月儿,这算不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呵呵……”连似月也明白这些“正”字的含义,不禁笑道,“也叫拨云见日,豁然开朗了。”

    令月脸色更加红了,道,“你们都笑我。”“好了,明日要出发前去宁德山庄,你都准备好了吧。”连似月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