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7章 被虫子蛰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那我……”一句话堵在凤诀的嘴里,却半天都说不出来,他的脸都涨红了,突然之间,就从一个威风凛凛的皇子变回了那个青涩少年的感觉。

    “你怎么?嗯?”令月看他结结巴巴,便睁着一双水眸看着他,被她这么看着,凤诀心里头更加的慌,一双手拿起来放下,放下又拿起来,显得手足无措。

    “连诀,你到底要说什么呀?”令月好奇地问道,

    “十一,你的眼睛好大,这么看着我,我……我都不好意思了。”半天,凤诀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那我不看了!”令月转过去身,背对着他,说道。

    “别走!”连诀误以为她要走开脸上走到她的前面,说道。

    令月抬起头来,看着这高个子的人,问道,“连诀,我不走啊,我在等你说话呢,你别着急,慢慢说。”

    “我,我……”这在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杀敌的大将军王,此刻倒显得笨拙了,憋红了脸,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什么?”连令月不解地看着他。

    “我,我……”凤诀低头,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从怀中掏出一本厚厚的纸张来,放到令月的手中,说道,“这是我去山海关时,你给我的,都,都写满了,你看看。”

    他像是拿到了什么烫手的东西似的,放到令月的手中后,还后退了一步,一张脸更加红了,耳垂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

    令月一愣,低头看向怀中的东西,她颤抖着手,将这些被他装订好的纸一页一页翻开,上面写满了“正”字,都是一笔一笔写出来的。

    她眼圈慢慢地红了,眼泪蓄满眼眶,心里头颤抖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那时候说,我,我都写满了,现在给你。”凤诀有些不知所措,双手握着拳,拿起来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令月看着这些纸,半天没有说话,眼睛一眨,眼泪啪嗒一声掉在了手背上。

    凤诀一看她这眼泪,顿时慌了,连忙说道,“十一,你,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我不该把这个给你看吗?”

    “……”令月用力地摇着头,更多的眼泪滑落下来。

    “那你,你……你别哭。”凤诀上前,抬起手,略显笨拙地擦去她脸颊上的眼泪,又笨拙地安慰着,“不要哭,十一,你哭的话,我这里会疼的,一疼一疼的。”

    他指着胸口的位置,说道。

    但是,他这话一出口,令月的眼泪却掉的更凶了,根本就停不下来,手里紧紧抓着这厚厚的一叠纸。

    “你,我……”凤诀连忙再为她擦眼泪,说道,“我是不是做错什么,惹你生气了?”

    “……”令月再用力地摇头。

    “那,那是我给你太迟了吗?”凤诀心头一颤,不会因为时间太久了,十一就不认账了吧。

    “……”令月继续摇头,眼泪扑簌簌往下落。

    “那是我给的太唐突了?”凤诀试探性地问道,毕竟,她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拿出这个东西,是不是让她不高兴了?

    “……”令月儿再继续摇头,一双泪眸紧紧看着面前的英俊的男子,那眉目如画的脸上有着一丝紧张。

    “那……是你……已经不喜欢我了?”凤诀问道,想到这个可能性,他突然很紧张,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不是。”令月终于说话了,抬头,满脸泪痕的看着凤诀。

    “……”听到这句话,凤诀才吁了口气,小心翼翼问道,“那你是怎么了?”

    “因为高兴啊,笨蛋连诀。”令月将厚厚地一叠纸捧在心口,腮边挂着泪珠,眼底却绽放出笑容,说道。

    “……”凤诀一听,终于放下心来,用指腹一点一点擦去她腮边的泪痕,说道,“对不起,十一,对不起。”

    “……”令月终于破涕为笑,说道,“连诀,不要说对不起,我一点不生气,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何况,你给了我这个,我都快开心死了!”

    凤诀听了她傻乎乎的话,傻乎乎地笑了,挠了挠头,说道,“你开心就好,我还怕……怕自己太唐突了。”

    令月紧紧抱着这一叠厚厚的纸,说道,“那你已经给我,就是我的了,就算你想要回去,我也不给了,你不后悔吗?”

    “不后悔!不会要回来的,这是你的,我已经给你了!”凤诀像是发誓似的,郑重地说道。

    令月脸上笑靥如花,眼圈还是红的,却开心说道,“连诀,我真的好开心啊。”

    “……”凤诀看她笑的这么开心,终于松了口气,才发现手掌心都是汗。

    天,和姑娘家家说这些话,可比打仗还难。

    “不过……”令月微微昂起头,说道,“那么,连诀,你给我这个,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我……嘶……”凤诀正想说什么,却觉得脖子的的地方被什么挠了一下似的,刺疼刺疼的。

    “怎么了?”令月看他这样,连忙关切地问道。

    “好像又被什么东西咬了,难道是大牢里的虫子吗?昨儿我明明已经沐浴更衣过了。”凤诀伸手,抓了抓脖子的地方,一阵痒痒的。

    “快给我看看是不是有虫子。”令月带着凤诀走进园子的凉亭里,将手中的纸放了下来。

    凤诀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令月替他将披风解开,放在一旁的上桌子上,然后走到他的身后,先看了眼脖子上原先那块红肿,她心头微微一颤,莫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刚刚是哪里被咬了,具体的位置?”令月问道。

    凤诀伸手拍了拍脖子左侧的位置。

    “我看看。”令月顾不上什么礼法,揭开连诀的头发,果然看到靠耳朵下方的位置也出现了一块红肿,“和后脖子上的位置是一模一样的。”

    凤诀皱了皱眉,道,“这什么虫子,这么厉害,黏在我身上不走了,难道藏在我头上了吗?但是,明明头发也洗过了。”“别动!”眼看凤诀又要伸手去摸,令月突然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