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 拒绝他来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我也就实话实说罢了,把皇姑姑这些年来为他和他们薛家,还有他那亡妻做的事告诉她而已,公主不说,身边的人也不说,他便日日自我陶醉,为自己的深情而深深感动着,然后日以继夜地继续下去

    。”连似月说道。

    “你建议姑姑去宁德山庄,是想索性让薛仁赋离开姑姑的世界,让他好好想一想?”凤云峥将她的手放在唇边,她的手有点凉,便轻轻呵着气着,说道。

    “有道是距离能让人看清很多东西,或许,公主离开了他,他才会静下来心来好好想一想了。”连似月觉得有点儿痒,将手往怀里缩。

    凤云峥却不依,反而轻轻用力,将她往怀中一带,炽热的眸子深情地凝视着她的脸,流露出深深的爱意,他深情地,道,“我可不想要什么距离,上一辈子,我们的距离已经够远了。”

    说着,那唇便贴住了她的,闭上眼睛,轻轻地……

    连似月唇角上扬,伸手揽住他的腰,蜷在他怀中,安心地享受着他的宠溺和疼爱。

    而凤云峥这个吻,一直从安国公主府门口到了恒亲王府门口。

    若不是外头的夜风说到了,他还舍不得放开呢。

    马车门打开,凤云峥率先下了车,连似月准备踩着马车边缘下车的时候,却突然间被他一把打横抱起,带着霸道的气息。

    “云峥……”连似月脸红了,轻拍了下他的胸膛,说道,“有人。”

    “有人也不怕。”凤云峥唇角溢出一抹笑意,将她打横抱着,走进了王府里面,一直走到了他们的院子里。

    然后,便迫不及待地一脚踢开房门,走进了房间里面,两人一个轻摔,一起摔倒在了床上。

    “大白天的,你……”连似月抗议的声音传来。

    “恩爱哪管它白天黑夜……”凤云峥的声音淹没在了唇舌间。

    两人从午后之后便一直没有再出房门,一直到了晚膳的时间,门外传来奴婢们送来晚膳的声音。

    凤云峥才将门打开一点,把饭菜端了进去。

    接着,一直到天黑透了,他才抱着连似月从床上起来,一直抱着走进了院子后面的温泉池中。

    “这处地方,你还没嫁给我的时候,我便让人打造了出来,想着等你嫁进来,我们可以一起在此沐浴。”

    他将她小心翼翼地放进温泉中,说道,那氤氲的雾气缭绕,遮住了连似月羞红的脸颊。

    凤云峥也缓缓地走进了温泉池,从伸手抱着她,替她捋顺了头发,两个人一起享受着这温泉泡身的舒适感觉。

    “我差点忘了,令月儿去公主府的事,已经说了吧。”连似月睁开眼睛来,突然间想到了这重要的事。

    “回府的时候就吩咐奴才们过去,说了,现在应当已经准备好了,只等明天一早出发。”凤云峥说道。

    “你让令月儿跟着安国公主一块前去,也算用心良苦了,谢谢你,云峥。”连似月由衷地说道。“皇姑姑膝下没有子女,令月儿经历了这么多,如今也格外懂事,跟着一块去,一则给皇姑做个伴,原本在宫里的时候,皇姑就挺喜欢她,二来,也让她跟在皇姑姑身边多学点东西,令月儿如果有皇姑姑的

    庇佑,往后的日子要好过很多了,就算是皇祖母和父皇也会看她的面子。”凤云峥说道,这也是他在公主府的时候,主动提及让令月相陪的原因。

    连似月抬手,触摸着凤云峥的下巴,感激地道,“云峥,你总是为我着想,连同我的家人也一样。”

    凤云峥顺势捉住了她的手,放在唇间一吻,道,“你我之间,还分什么,你们都是我的家人。”

    “殿下,王妃,十一殿下来了。”这时候,下人在外面喊道。

    “诀儿来了,快些起来吧。”连似月说道。

    “好。”凤云峥将她从温泉池里抱了出来,互相为对方穿好了衣裳。

    *

    凤诀身上穿着皇后娘娘恩赐的披风,站在园中的杨柳树下,四处看了看,却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那抹身影。

    “人呢?去哪儿了?”他还以为,一进来就能看到那个人呢,结果……什么都没有,他心里突然感到有些失落。

    “连诀!”这时候,身后一个欢快的声音传来。

    凤诀一脸灿笑,猛地转过身去,只见令月儿站在那儿,手里抱着一个篮子,站在那儿对着他笑。

    “十一。”他也笑着,唤道。

    令月几步走了过来,将篮子放在了地上,对凤诀左看看右瞧瞧,然后吁了口气,说道,“九哥哥和姐姐不是安慰我,你果真没事。”

    凤诀笑了,说道,“我不会有事的,那些幺蛾子还难不倒我。”

    “咦?”令月偏头,看了看他脖子的方向,“这儿怎么有块那张大的红疙瘩。”

    凤诀伸手摸了摸,说道,“大约是昨日在大牢中半日,被什么虫子给咬了,有点儿疼痒,已经涂了药,倒不是很疼的。”

    连令月看着这一块地红疤,觉得怪心疼的,说道,“那你多抹一些药,让这红疙瘩消了去。”

    “是,遵命!”凤诀抱着双拳,故意郑重地向她鞠躬,说道。

    令月儿笑了,脸颊通红,道,“你倒开始取笑我了,我可承受不起您这一鞠躬呢,大将军王。”

    “呵呵……”凤诀笑了,傻傻地笑着,依稀可见当年那个少年的影子。

    “对了,我明日要去安国公主那儿了。”令月和他说道。

    “去安国公主那儿?”凤诀微微一愣。

    “公主要去宁德山庄住一段时日,九哥哥和姐姐让我前去陪着,说安国公主偶感孤单,需要人陪伴。”连令月说道。

    凤诀听了,了然,道,“也好,那你就去吧,我闲时过去看你。”“你别来!”谁料,连令月听了,非但没有觉得高兴,反而立刻阻止了,“你我未婚男女,这样交往过密,总会惹人闲话,况且……还是在安国公主的眼皮子底下,传出去了,对公主的声誉也不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