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 不要打草惊蛇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王兄和姐姐来了?

    凤诀立刻加快步伐走进府里去,还没进门便见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人并排坐在里面,一脸凝重,似在思考着什么。

    “王兄,姐姐……”他快步走了进去。

    “诀儿回来了。”凤云峥和连似月连忙站起身来。

    “诀儿,你没事吧。”连似月关切问道,并且仔细看着他的身上。

    凤诀望着眼前的女子,唇角露出一抹笑容,摇头,“没事,短短时间,狱卒对我也非常客气。”

    刚才回来的路上,张檄说起今日在御清宫内发生的事,姐姐全心全意地相信他,维护他,让他十分感动。

    姐姐一直都很维护她啊,那时候他受到暗算,姐姐一个女子,不顾流言蜚语,率领着家中护院不顾危险来找他,他今天以为姐姐不相信他了,真是不应该。

    “那就好,我已经吩咐下人备了饭菜,你等一会吃一些,从午时到现在都没吃过任何东西。”连似月说道。

    “想他们也不敢乱来,你可是堂堂的大将军王。”凤云峥说道。

    连似月却一眼看到了凤诀身上的披风,眼底流露出一抹疑惑,问道,“这披风看着是新的。”

    凤诀低头看了眼,道,“这是母后命内务府做的,出来的时候,内务府的宫女送了过来,我便穿着回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披风取了下来,交到管家的手中。

    “嗯,那天是听母后说了给你做一件披风驭寒。”她点了点头,眼看着管家将披风拿了进去。

    而凤云峥待凤诀坐下后,问道:

    “我们之所以连夜赶来,是想问问,你让刘一玉打磨玉佩的时候,可在宝玉阁碰到了什么可疑的人没有。”“可疑的人?”凤诀凝神,回想了一番,道,“我总共去过宝玉阁三次,第一次是去找刘一玉,请他做玉佩,第二次是去拿玉,但是刘一玉说没能如期完成,第三次便是今天,去取了玉之后,便直接进宫。这

    三次去,都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宝玉阁主要有他,还有几名学徒,以及一个替他打点宝玉阁上下的妇人。”

    凤云峥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些人我已经命令夜风将他们暂时抓起来了。”

    “九王兄,姐姐,依你们所见,究竟是何人想挑拨我们的关系,难道,是八王兄吗?”凤诀问道。

    “不。”连似月摇头,“是凤千越,他回来了,而刘一玉曾经是他的人。”

    “什么,凤千越……”凤诀非常震惊和诧异,“他胆大包天,父皇可是对他追杀令的,就算没有父皇的追杀令,我们三个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我决定了,要因他出来,他既然回了京都,就容不得他继续躲在暗处兴风作浪!这一次,我要和他把所有的债一起清算了!”连似月脸上的表情变得冰寒,那双如千年冰川的眼眸释放出势在必得的笃定。

    “九王兄,姐姐,我有一事不明,既然你们已经确定的凤千越做的,今日为什么不将此事告知太后,也不禀报父皇呢?”凤诀问道。“因为……”凤云峥和连似月对视了一眼,说道,“我们怀疑凤千越并不是一个人,否则,刘一玉的死在时间上不会那么巧合,当时一定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而这个人就在御清宫内,若我们将此事告知太后娘

    娘,只会打草惊蛇,让他有所防范,倒不如假装不知道凤千越已经回来的事,再从长计议,把凤千越的底摸透了,再说。”

    “这么说来,九王兄和姐姐已经想到法子了吗?”凤诀问道,他也很想快点见凤千越,把他解决掉,报连家的仇,报姐姐的仇,还有……报萧河的仇。

    连似月点了点头,说道,“是,已经想好了。”

    凤诀迫不及待,问道,“是什么法子,弟弟愿闻其详!”

    “凤千越之所以回来,无非两个原因,第一,他的儿子在我们手上,由我们在抚养,他定会千方百计想把孩子要回去;第二,他不甘心,还想除掉我。”连似月说道。

    “姐姐的意思是……用他儿子,还有姐姐你,你们一起把他引出来?”凤诀说道。

    连似月唇角缓缓掠起,说道,“我了解凤千越,他这个人,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忍受力,忍受孤独,忍受谩骂,忍受侮辱,甚至是忍受疾病。因为他从小就受到排挤和冷落,知道走出来有多么不容易,所以,就算在粪坑里面,他为了活下去,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吃粪。一个这样的人,走到现在,已经百炼成精,不用非常的手段,没那么容易

    引他出来。”

    凤诀眼神微微眯起,那迷茫的双眼,慢慢溢出一丝光亮,“我明白了!我真恨不得立刻找到他,将他碎尸万段,五马分尸,取他首级,立于城墙上,让世人永世唾骂!”

    凤云峥看了看天色,道,“月儿,我们也该走了,诀儿才刚刚回来,好生歇着,对付凤千越我们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不急于今天。”

    连似月点了点头,道,“诀儿,你好生歇着,我们先走了。”

    “好,我送你们出门。”凤诀说道。

    他转身的时候,连似月见他反手抓了抓背部,应该是在大牢里关着,被蚊虫咬了吧,便叮嘱道,“让下人用艾球,枫叶熬水沐浴,去去身上的蚊虫。”

    “姐姐放心,这些事,四九都做着呢。”说着,他又抓了抓脖子后面,说道。“诀儿啊,你这府里,是要添个女主人了,有了女主人,王府才像个王府,男人才像个男人啊。”凤云峥伸手,拍了拍凤诀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哥哥我以前未曾和月儿成婚的时候,也总觉得恒亲王府冷冷

    清清,也是过的马马虎虎,但有了月儿之后,才完全不同了,家才像个家。”

    凤诀低头,脸上浮现一层赧意,耳朵根子也红了,道,“九王兄……”“好了,别笑他了,赶紧回去吧,咱们府里也还有个人眼巴巴地等着呢。”连似月扯了扯凤云峥的衣角,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