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7章 感情深厚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的推断是正确的,凤烨已经将她看做同一条船上的人了,也默许了她今日的做法。

    她唇角露出一丝微笑,淑颜走了过来,小声道,“二小姐,内务府的宁雪姑姑来了。”

    “请她过来。”谢锦然沉声道。

    “是。”一会后,宁雪来了,见了谢锦然,鞠躬道,“姑娘,上次幸得您的帮助,太后的衣裳已经送了过去,一点破绽也没有,文嬷嬷还说那襟口小巧别致,夸赞了奴婢的手艺呢,奴婢过来,是要特意感激姑娘的。

    ”

    “不必客气,问题解决了就好。”谢锦然上前将宁雪扶了起来。

    “往后,姑娘有什么需要宁雪效力的,还请尽情吩咐。”宁雪说道。

    谢锦然看了看左右,声音放低了一些,问道,“今日御清宫的事,想必你也所有耳闻了,那皇后娘娘预备给十一殿下的披风,拿过去了吗?”

    宁雪摇头,道,“大约因为小郡王和小郡主的事,皇后娘娘着急过火,倒把披风的事忘了,没有派人过来取。”“是啊,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皇后娘娘大约是忙忘了,按理说,这会十一殿下已经从大牢里放出来了,宁雪,你若想让皇后娘娘对你有个好印象,我教你,你可以主动把披风给十一殿下送过去,就说的

    皇后娘娘的一片心意,这个时候的十一殿下收到皇后娘娘的披风,定会感激涕零的。”谢锦然说道。

    “姑娘说的极是,多谢姑娘指点,奴婢这就前去。”宁雪自认为谢锦然教了她一招讨好主子的方法,心里头一阵欣喜。

    “去吧,我也要歇息了。”谢锦然微笑着说道,显得十分平易近人,让觉得她没有因为得到太后的喜爱而骄纵,反而更加谦逊了。

    “二小姐,这宁雪姑娘真的很服您了。”淑颜说道。“也许,九殿下需要一个像恒亲王妃那样强势而可怕的女人,但是八殿下却绝对需要我这样一个低调谦逊,可以随时把自己隐藏起来的女人,我和她之间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谢锦然眼底闪烁着属于她自

    己的野心。

    “二小姐英明,如今,连文嬷嬷也开始笼络着您了。”淑颜很为自家小姐骄傲。

    “对了,吩咐你做的事,做的如何了?”谢锦然问道。

    “二小姐放心,蝎子买了,已经偷偷放进十一殿下的披风里了,神不知鬼不觉。”淑颜回答道。谢锦然点头,眼底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恒亲王妃信任十一殿下,十一殿下也信任恒亲王妃,两个人的感情很好,但是,十一殿下却未必会相信皇后娘娘。等十一殿下发现披风里藏着的蝎子,便会怀疑是皇后想偷偷除掉他,这一来二去,一次两次三次的,他们之间的信任,恒亲王府和明安王府的关系,总会破裂的。这人的心,其实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今日恒亲王妃在御清宫言之凿凿,总有一天,她的

    心也会动摇的。”

    “只待宁雪将披风送过去了。”淑颜道。

    谢锦然点头,道,“你做的很好。”

    “二小姐,奴婢回谢家的时候,您让奴婢传达给老爷的话奴婢都说了,老爷说,会按着二小姐您说的去做的。”淑颜说道。“我们谢家在京中的势力还不够,祖父和父亲在朝中没有什么影响力,我将来正式成了裕亲王妃,少不得母家的势力帮衬,我必要想办法,让祖父和父亲升官,让他们在朝中握有实权,否则,我也只能永远

    做太后身边这谨慎的‘锦然姑娘’了。”这是现在谢锦然最为忧心的事,即便将来成了正式的裕亲王妃,若母家没有势力,总归要被人说闲话的。

    “凭二小姐现在在太后娘娘面前的地位,向太后娘娘说一说的话……”

    “万万不可,此话一说,太后娘娘也要认为我不知进退的,还是要靠祖父和父亲自己立功,所以,我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谢锦然说道。

    “是,奴婢明白了。”淑颜受益匪浅。

    “好了,你下去歇息吧,太后半夜醒来要叫我的。”谢锦然说着,进入了殿内。

    *

    牢房中。

    凤诀盘腿坐在冰冷的石床上,闭上眼睛。

    一会之后,门吱呀一声响了,姜克己走了进来,示意狱卒将牢门打开,凤诀缓缓睁开眼睛来。

    姜克己上前,跪地道,“殿下,您可以出去了。”

    凤诀忙起身,问道,“承君和挽君现在如何了?”

    “回殿下,太医说已经脱离了危险。”姜克己回答道。

    凤诀这才长长地吁了口气,说道,“那就好,本王总算放心了。”

    “殿下可以出去了。”姜克己说道。

    “是不是已经找到凶手了?”凤诀问道。

    姜克己摇头,“还没有,是恒亲王妃在御清宫在太后娘娘面前力保殿下,太后娘娘才决定先释放殿下的。”

    “恒亲王妃力保本王?”凤诀听了,心头微微一颤,她不是说她怀疑所有人么?愣了愣后,顿时恍然大悟,说那句话,那定是姐姐当时的一个策略。

    他们二人,虽说身份有别,但是在内心深处,却仍旧如同亲姐弟一般啊。

    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弯腰从牢门钻了出去,有种豁然开朗的奇妙感觉。

    走到牢房外,两个宫女走上前来,道,“殿下,这是皇后娘娘亲自选的料子和样子,命内务府给殿下缝制的披风。”

    凤诀看到这披风,走了过来,伸手摸了摸,道,“母后费心了,本王待明日天亮便前去谢恩。”

    两个宫女上前,将披风为凤诀穿上了。

    “殿下,四九和张檄在宫外候着了,卑职送您去出宫。”姜克己道。

    “嗯!”凤诀身上穿着皇后娘娘送的披风,走出了皇宫。

    一路上,他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今日之事,定有人从中作梗,想要对付他,不过,那人千不该,万不该把念头动到了他的侄儿和侄女身上!

    他眼神中的冷意慢慢地加深了。一路回了明安王府,管家跑出来,躬身道,“殿下,九殿下和王妃在等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