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搬弄是非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后脸色阴沉,说道,“不,你没有多想,这个恒亲王妃太过强势,现在长春宫把持后宫,哀家这个老太婆说的话是越来越不顶用了。”

    “太后娘娘,锦然多嘴了。”谢锦然有些惶恐地道。

    “这个连似月,还有……她那个妹妹,哀家其实都不是很喜欢,只不过没有办法,云峥独独钟情于她,她又为云峥生下了一双儿女,哀家才不得不给她几分薄面。”太后眉头微微皱着。

    “太后娘娘,您胸襟广阔,是后辈们的福气。”谢锦然适时说道。

    “但是,哀家是绝不会让连令月嫁进明安王府的,没有理由两个有出息的皇子都被连家的两个女儿给霸占了,这大周朝以后岂不是要成为连家的大周了?”太后生气地说道。

    “可是,锦然却听说,您上一回给十一殿下的名册,十一殿下并没有放在心上,还是去恒亲王府看连家二小姐了。”谢锦然说道。

    太后一听,便怒了,道,“这像什么话,一无婚配,二来寄人篱下,凤诀总跑去恒亲王府看一个家都没有的人,简直太胡闹了!传出去,皇家颜面何存,他的身份何在?

    这个连令月,以前在宫里的时候,净让皇帝不高兴,如今成了连家的人,还是这样不安分,勾引一个如日中天的皇子,目的无非是想再次飞上枝头当凤凰。”“太后,容奴婢多句嘴,这么一说,也就能解释地通为何恒亲王妃今日在御清宫如此信任明安王殿下了,她是想将自己的妹妹嫁进明安王府,与明安王府强强联合,他们连家虽说因为那场大火毁了个七七八

    八,但是她们还有个弟弟连焱,奴婢还听说,恒亲王妃还请了魏太傅专程给连家的小少爷上课呢。两姐妹都贵为王妃的话,连家的崛起也只是指日可待的了。”这时候,一旁伺候的文嬷嬷说道。

    谢锦然微微抬眸,与她视线相对,她朝谢锦然点了点头。“而且,太后娘娘,咱们可不能忘了另外一件事,十一殿下是在连家长大的,和恒亲王妃的感情非同一般,虽平日里,表面上看来走动不多,但是这感情肯定是有的。十一殿下是皇上和太后娘娘的十一殿下

    ,不是连家的十一殿下呀。”

    文嬷嬷一边替太后捏着脚背,一边说道,她跟在太后身边多年,平日里说的话,也很管用的。“你们说的没错,不管这玉佩上的毒是不是凤诀所为,今日连似月在御清宫不顾哀家的面子,公然维护凤诀,言辞激烈,要求当场释放凤诀,这个行为已经说明了她的野心,她想借着云峥和凤诀,重振他们

    连家!连家葬生火海,令人唏嘘没错,但是,不表示哀家就允许那两姐妹为所欲为!”太后眼底流露出不悦,以及她对自己地位和势力的担忧。

    而谢锦然跟在太后身边多日,已经将她的心思摸透了,

    将太后伺候好后,谢锦然和文嬷嬷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寝殿。

    “锦然姑娘,八殿下已经在殿外等您了。”文嬷嬷走上前来,说道。

    谢锦然向文嬷嬷微微躬身,话里有话,道,“嬷嬷,多谢。”

    文嬷嬷心领神会,道,“姑娘深得太后娘娘的喜爱,又是八殿下准王妃,是奴婢要多谢姑娘不嫌弃才是。”

    谢锦然上前一步,握住了文嬷嬷的手,说道,“嬷嬷,那咱们要一条心才是。”

    “自然。”文嬷嬷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张开手,手掌里已经多了一个金镯子。

    太后娘娘不喜欢恒亲王妃由来已久,曾经还差点要赐死她,自然她选择与这锦然姑娘一边。

    谢锦然往外面走去,远远便看到凤烨站在月光下,背对着她,月华如水,他身材颀长,浑身散发着清冷桀骜的气度,一身绛紫色锦袍裹身,神秘又尊贵。

    她唇角流露出一丝笑意,低头,走了过去,轻声道,“殿下。”

    凤烨听到这声音,转过头来,望着她,说道,“你来了。”

    谢锦然抬起头来,道,“太后已经睡下了,我才有时间出来,殿下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回府呢。”

    “想来看看你。”凤烨说道。

    谢锦然心头微微一颤,脸颊浮现一层红晕,道,“得殿下挂念,锦然受宠若惊。”

    凤烨四处看了看,说道,“本王已经把郭振昌的事解决好了,你以后不要再与他以及郭家人有任何往来。”

    “对不起,殿下。”谢锦然一脸愧疚,道,“我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这个郭振昌,实在一点用都没有。”

    “你的心思本王清楚,但是你不要去接触朝中臣子,太后如今的心思左右摇摆,你只需笼络着太后便好。”凤烨说道。

    “是,锦然都记住了,殿下放心,锦然会有分寸的。”谢锦然说道,“不过,对于今晚之事,殿下是怎么看的?”凤烨眼底露出一抹沉思,道,“在玉佩上下毒的人,肯定不是凤诀,一则他与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人关系亲厚,二则,这么容易识破的把戏,凤诀怎么也不会蠢到这种地步,所以这件事上,应该有人想要破坏

    明安王府和恒亲王府的关系,来个一箭双雕。”

    “会是谁呢?”谢锦然思索着,道。

    凤烨眼神微微眯起,想起前些日子府里的那一只信鸽来,会是契丹人吗?

    “不过,不管是谁,那人这么做,总归是对殿下有利的。”谢锦然说道。

    凤烨点头,“既然出现了这么一个人,那我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静观其变,坐收渔翁之利吧。”

    “可是,我有一事不解,殿下你说皇上其实已经留了立下储君的诏书,为何事到如今,还迟迟没有公布呢?”谢锦然问道。

    “此事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也许父皇还在观望什么,所以我们须得更加谨慎。”凤烨说道。

    “是,我明白了。”谢锦然点头。

    “你快些进去吧,我要先走了,凤羽还在外面等我。”凤烨说道。“殿下万事小心。”谢锦然看着凤烨离去,轻轻地吁了口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