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 太后软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换作旁人,今日凤诀会被怀疑,她也会成为别人计划中的棋子。

    可是,连似月不会上当,因为足够相信凤诀的为人,他们小时候就在一起了,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凤诀,无论他经历多少世事沧桑,她知道,他内心永远住着那个澄澈的少年。

    而凤云峥,他知道凤诀的前世今生,那个孩子,前世因为维护姐姐而死,这辈子,也绝不会辜负姐姐的。

    “好了!”太后娘娘发了话,“=刘一玉暴毙,线索断了,先把凤诀从大牢里放出来吧。”

    太后其实是不想释放的,但是,连似月提到了皇帝,提到了凤诀的丰功伟绩,如果此刻强硬将凤诀扣押在大牢里,皇帝那边怕是会动气。

    “多谢太后(皇祖母)。”凤云峥连似月齐齐叩拜。

    “最终结果,待查明真相后,再做定夺,这件事哀家会追查个水落石出,谁也别想逃脱,今天就到这里为止,都散了吧。”

    说着,她把手伸给一旁的谢锦然,“你扶哀家回寿宁殿去。”

    “是,太后娘娘。”谢锦然颔首向前,小心谨慎地伺候着。

    她微微侧头,看向凤烨,朝他点了点头。

    太后娘娘离开后,其余人等也开始一一退出了御清宫,刘一玉的尸体则被几个太监用草席一裹,抬去了刑部,由仵作检验。

    最后,偌大的殿内只剩下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个人了,那地上还有一滩来不及清理的血迹,在空气中散发着血腥味。

    凤云峥握住了连似月的手,说道,“”。

    “凤千越回来了,刘一玉是他的人。”连似月抬眸看着他,说道。“刘一玉竟然也是凤千越的人?”凤云峥手微微一紧,前一世,他是不知道凤千越和刘一玉的关系的,这一世因为发生的事情都和刘一玉无关,再加之他也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所以,连似月也没有和

    他说过。

    “当初,刘一玉之所以离宫,是因为奉凤千越的命令,在给端文皇后的玉碗上做了手脚,后来他害怕事迹败露,所以又假装失手打碎了玉碗,再瞒着凤千越告老还乡的。

    当时,凤千越还因为这件事情大发雷霆,扬言找到刘一玉后要杀了他以泄心头之分,但是因为紧接着发生了别的事情,这件事就耽搁了下来。

    没想到,这一世,凤千越最后还是找到了他,只不过,要害的人变成了我们的孩子。”连似月说道。

    “他回来的正好,不用我们千里迢迢跑一趟了,是时候和他好好地算个总账了,过去的流的血,让他千倍百倍偿还吧。”凤云峥说道,眼底溢出的冷意如同寒冰。

    “但是……凤千越一个被贬的亲王,皇上还下了追杀令,他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让你我都差点入了他的圈套吗?”连似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没错,今天的手笔不太像是他一个人的。”凤云峥说道。

    “但是,刘一玉说了凤千越的信物,双角麒麟玉扳指,凤千越确实是回京都了。”连似月总觉得自己忽略了哪里,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既然有了他的踪迹,我会抓紧派人把她找到的。”凤云峥说道。

    “如今的他,就像一只狡兔,狡兔有三窟,我要一个一个地洞穴把他给捅了,直到他无处藏身!”连似月眼底流露出深深的冷意。

    *

    寿宁殿。

    太后已经入了寝殿。

    谢锦然深深地呼了口气,将心头那股紧张的感觉压了下去。

    淑颜小声道,“二小姐,您曾经说过,绝不会与恒亲王妃作对,以免让八殿下憎恶,为何今天却……”“过去我从不与恒亲王妃作对,对她恭顺有理,那是因为凤烨心里没有我,我也没有让他在乎和重视的筹码,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和凤烨已经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他掌舵,我划船,少了我这个划船的人,这艘船就移不动了,换言之,我与太后关系亲厚,太后离不开我了,所以,对他来说我是一个少不了的人。再者,今日我并非与恒亲王妃作对,我想对付的人是十一殿下,凤烨不会对我有意见的。”谢锦然

    笃定地说道。

    “二小姐高明,依奴婢所见,您比恒亲王妃还聪明呢。”淑颜被自家二小姐缜密的心思所折服。

    “不,暂时我还比不过恒亲王妃,要更加小心谨慎才是,你随我在宫里,切忌低调行事,不可张扬,记住了。”谢锦然叮嘱道。

    “是,二小姐。”淑颜道。

    “姑娘,太后娘娘让您进去。”这时候,寝殿内的嬷嬷走了出来,对谢锦然说道。

    “是,我这就进去。”

    刘锦然伺候着太后洗漱歇息,太后看了看她,说道,“你有话就说吧。”

    刘锦然一听,连忙跪下,道,“太后娘娘,锦然……怕有些话说了出来,您会误会,便什么也不敢说了。”

    “哀家让你说你便说吧,哀家对你知根知底,还怕什么误会。”太后斜靠在床上,说道。

    “是,锦然今天第一次见识到恒亲王妃的风采,心中甚为佩服,同时也为她对十一殿下的信任而感动,明安王府和恒亲王府有这样的感情实属难得,只是……”谢锦然顿了顿。

    “只是什么?”“只是,恒亲王妃今日当着太后娘娘您的面训斥郭大人,而据锦然所知,这位郭大人是太后娘娘您母家的远亲,也算是太后这边的人了,恒亲王妃不会不知道,如此咄咄逼人,似乎……似乎没有将太后娘娘

    放在眼里。”

    谢锦然面露惶恐之色,还悄悄看了太后娘娘一眼,见太后的眉头轻轻皱着,便继续说道:

    “如今皇上不理朝政,后宫由皇后娘娘掌管,如日中天的明安王也过继给皇后娘娘了,恒亲王妃又如此强势,锦然担心,寿宁殿会不会……越来越没有权威。啊,太后娘娘恕罪,锦然也是这两日看前朝历史的时候,看到前朝太后被前朝昭平皇后绞死丢进井里,然后扶持自己的儿子郑亲王登基的事,不免多想了,请太后娘娘恕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