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 两角麒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双膝一曲,跪在了地上,面色死灰,浑身瑟瑟发抖,才知道,自己惹了一个不能惹的人,他战战兢兢说道:“王妃,其实,其实一开始,草民根本不知道这玉佩是十一殿下送给小郡王和小郡主的,如果草

    民一早就知道,借草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你不知道?”连似月觉得他这话听起来好笑。

    “是,是,十一殿下来请草民做这两块玉佩,并没说明要给谁,所以,所以我不是有心要害小郡王和小郡主的,请王妃娘娘饶命吧。”刘一玉急忙解释道,妄想要下一条活路。

    “你不知道玉佩是给我一双儿女的,但这是十一殿下要的东西,你在他的东西上动手,本王妃同样不能饶恕你。”连似月声音更加冰冷。

    刘一玉抬头,颤抖着声音问道,“没有活路了吗?”

    “我想,你已经做好选择了。”连似月说道。

    “啊!”突然,刘一玉猛地张嘴。

    “不好!他想自尽!”夜风见状,手疾眼快,一手捏住了他的两颊,迫使他张开嘴巴来,随手撕下他身上的衣服布料,塞进了他的嘴里,让他无法咬舌。

    连似月冷哼一声,道,“就算你死了,本王妃也有本事让死人说话,所以,你希望死的痛快点的话,不要自作聪明了,本王妃耐心有限,”

    “……”刘一玉瘫倒在地。

    “凤千越现在何处?”连似月眼神环视了这宝玉阁一眼后,问道。

    夜风将刘一玉嘴里的布条扯了出来,说道,“刘师傅,您看看这是什么?”

    刘一玉一看夜风手里的一双玉筷子,“你,你们……”

    “没错,您那三代单传的小孙子刘满,我已经见过了,现在正由我的属下带着玩呢,所以,王妃的问题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吧,不要耍花招了,我们既然敢拦在太后的前面审你,还有什么做不到?”

    “……草民,草民不知四殿下在哪里,草民并未见过四殿下,只是……只是看到了殿下的信物,带来信物的人说是四殿下的命令。

    所以……草民有苦衷,见信物如见四殿下,草民有把柄在四殿下的手里,所以不得不从啊。王妃,饶了我孙儿刘满的命吧。”刘一玉哭诉着。

    “信物在何处?”连似月不理他的哭诉,问道。

    “信物的当年草民为四殿下打制的一个玉扳指,草民只看了一眼,来人便要了回去。”刘一玉说道。

    果然啊,凤千越已经悄无声息地回京都了,她心里竟有种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的感觉呢。

    “来人是男是女?”连似月问道。

    “女。”刘一玉答。

    “年纪?”连似月再问道。

    “此人蒙着脸,草民没看到真容。”刘一玉回忆着说道。

    “声音呢?”连似月问。“声音……声音……听着像是徐娘半老女子的声音,但是,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装的,毕竟有心伪装的话声音也能装,所以,草民不敢说自己说的是不是真实的情况。但是,草民绝不敢撒谎!”刘一玉一五一十

    地说道。

    “夜风,带他出去,交给姜统领。”连似月道。

    “是,王妃。”夜风将刘一玉从地上抓了起来。

    眼看着刘一玉走到门口的时候,连似月问道,“你说的扳指,是不是那只双角麒麟玉扳指。”

    刘一玉一愣,回头看着连似月,“您……怎么会知道?您见过吗?”

    “原本,麒麟只有一只角,但是凤千越和你说,他偏要麒麟长两只角,就像他出身不好,却偏要争一口气,麒麟可以有两只角,他这种贱人生的,也可以登九五之尊位,是不是?”连似月说道。

    “您……”刘一玉瞪大了眼睛,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连似月,难道,难道四殿下曾经爱慕过这个恒亲王妃,将这能招来杀身之祸的事都和她说了?

    不然,她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

    连似月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凤千越曾经和她说过的话啊,他还对她说,他要一步一步爬上高位,希望她可以陪着一起爬上去。

    “带下去吧。”连似月挥手。

    “是!”夜风将刘一玉交给了姜统领后,重新回到了宝玉阁里面,只见连似月深沉的目光看着这里的东西,他上前,小声说道,“王妃,咱们也该回了,殿下还等着呢。”

    连似月站起身来,将披风重新系好,说道,“回去吧。”

    姜克己姜统领将刘一玉带回御清宫的时候,夜已经深了,但是整个御清宫的人瞬间清醒了过来,纷纷看着这个人,凤云峥森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而耶律颜旁边的嬷嬷,眼睛微微眯起,袖中的手紧了紧。

    姜克己将刘一玉领到太后的面前,说道,“太后娘娘,卑职奉命将刘一玉带到。”

    太后原本有些疲态的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她看着跪在殿中的人,说道,“刘一玉,哀家还记得你。”

    “太,太后娘娘,草民,草民惶恐。”刘一玉连忙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这时候,连似月悄悄从后面来到了殿内,站在凤云峥的身旁。

    凤云峥回头,看着她,她微微点了点头,她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被捏住了,低头一看,原来他将她的手拽在了手心。

    “刘一玉,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向郡王郡主下毒手!”太后一掌拍在椅背上,勃然大怒道。

    “太后饶命,太后,草民……草民……是被逼的,草民告老还乡后,只想安安静静做个磨玉的,草民……”刘一玉眼泪鼻涕留作一团,说道。

    “是谁逼你的,是不是十一殿下?”太后问道。

    顿时,所有的人都看着刘一玉。

    连似月凤云峥眼神冰冷,凤烨放在袖中的拳头握了握,谢锦然则觉得背脊冒出了一丝冷汗,她对刘一玉的回答是有所期待的!

    她希望刘一玉毫不犹豫地说是凤诀!“草民……”刘一玉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地汗液,他频频抬手擦着额头上的汗,脸色越发苍白,浑身抖动如筛子,两条腿也开始发软,眼前模模糊糊地,有些看不清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