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我什么都知道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一玉双膝一曲,跪倒在地,道,“草民见过王妃。”

    连似月淡淡地看了地上的人一眼,问道,“刘师傅,知道本王妃来干什么来了么?”

    “取,取玉坠子。”刘一玉小心谨慎地道。

    “不,取你的命!”连似月声音蓦地变冷。

    “什么,啊……”刘一玉猛地抬头,却见那身手极好的侍卫瞬间便到了他的面前,没有任何迟疑,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猛地一个用力,顿时他眼前一黑,一口浓血喷了出来,顿时软绵绵地挂在夜风的手中。

    “你,你……”他只觉得整个身体的灵魂被揪了出来,眼看着死亡靠近!

    而连似月只是静静地看着。

    夜风眼中流露出凶狠的光芒,说道,“胆敢动我两个小主子,不知死活!”

    刘一玉一听,瑟瑟发抖,喉咙的骨头慢慢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他的脖子就要断了!

    一股深深的恐惧笼罩着他,“唔,饶……饶……”

    连似月朝夜风点了点头,夜风手一松,刘一玉便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地上,嘴巴一张一合的,久久发不出声音来。

    “谁让你在我承儿挽儿的玉佩上下毒的。”连似月问,声音如同一把利刃。

    “……”刘一玉嘴巴一张一合,但是喉咙被夜风掐过后,疼的根本说不出话来,一口老血仿佛还哽在喉咙里,只能发出大风刮过树林时那种丝丝的声音。

    夜风走到桌子面前,拿起一壶水,蹲在刘一玉的面前,端住他的嘴巴,迫使他张开嘴来,将壶里的水一股脑全部倒进他的嘴里。

    “咳咳咳……”他一顿咳嗽,那血和水混在一起,全部吐了出来。

    “别耍花样,我们一点耐心都没有,王妃问你什么,你说什么,否则,就是一个死!”夜风将他一把推在地上。

    “你,你们不能杀我,太后娘娘要召见我……”刘一玉抱着一丝期待说道。

    “得知太后要召见,畏罪自杀了,我们恒亲王府的这位侍卫大人,有一百种制造自杀假象的方法。”连似月慢慢悠悠地说道。

    “快说,谁让你做的?”夜风厉声喝道。

    “是,是十一殿下。”刘一玉眼底闪过一抹心虚,不敢看连似月的眼睛,她那双眼睛真有让人惧怕的本事。

    “即便全天下的人都背叛我,诀儿也不会背叛我;我怀疑所有人,也不会怀疑诀儿。”连似月声音坚定,全然是对凤诀的信任,这份信任连刘一玉听了,都动容了。

    都说深宫之中,尔虞我诈,按理说,契丹战事一结束,恒亲王府和明安王府便成了对立的两方,可这恒亲王妃却如此信任明安王,实属难得。

    “草民,草民……”刘一玉没想到连似月对十一殿下的信任这么深切,准备好的说辞竟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凤,千,越。”突然,连似月一字一字地说着这个名字。

    “什,什么凤千越,四殿下……草民,草民不知道王妃您在说,说什么?”刘一玉借着低头的时间,眼神闪烁着。

    不,不可能的,他已经离宫好几年了,眼前这王妃与他并没有交集,不可能知道那些早就不见天日的秘密的。

    “不知道?是吗?那本王妃就说清楚一些。”连似月脸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你刘一玉表面上是通过选拔进宫成为玉器师的,实际上,是当年还是越亲王的凤千越安插在宫里的人。”

    刘一玉听了,心头一颤,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不,不,这怎么可能?

    当年他经过四殿下的安排进入宫里,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后来,四殿下被流放了,到那时候四殿下也没有把他供出来,他原以为这辈子都高枕无忧了,却没有想到,这个恒亲王妃竟然知道这些事。

    见刘一玉沉默,连似月继续说道,“你进入宫里后,按照凤千越的吩咐,千方百计的得到了先皇后的赏识,然后因为作为玉器师的便利,掌握了不少娘娘们的秘密,再偷偷告诉他。”

    “你……”刘一玉一脸震惊。

    这些事情,向来只有他和四殿下知道。

    怎么会呢?

    难道,当初四殿下把这个秘密告诉了眼前这个恒亲王妃吗?“还有……你当初之所以突然告老还乡,是因为在给先皇后打磨的玉碗上动了手脚,和今日害我承儿挽儿一样的伎俩。因为你害怕事迹败露,没有经过凤千越的同意,就称病告老还乡了,事后,凤千越虽然

    恼怒你自作主张,但是,事已至此,也不得不接受。”连似月说着,站起身,走到刘一玉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刘师傅,这些事,本王妃说的对不对啊?”

    刘一玉浑身抖动如筛子,面如死灰看着连似月,一双眼睛如铜陵一般,问道,“王妃,草民,草民不知道王妃再说些什么……”

    “不知道么?”连似月脸上渐渐浮现一层笑意,手指摩挲着指尖,“最近,和四殿下见面,一定又想起了很多往事吧。”

    “……”刘一玉身体一软。

    “他还是回来了。”连似月一笑,“也好,省的我舟车劳顿,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找他。”

    “王妃……”刘一玉满头大汗,衣裳都快湿透了。

    “你为凤千越死守着秘密,真是令人感动,可是,凤千越却把你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我,知道为什么吗?”连似月问道。

    “为……为什么?”刘一玉问。

    “因为随时准备让你死啊,就像现在这样。”连似月伸手,唰的一声从夜风的腰间拔出利剑,横在刘一玉的脖子上。

    “什么……”刘一玉脸色灰白。“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进宫向太后禀明,两块玉佩上的马钱子不是十一殿下做的,你只是凤千越的一颗棋子,然后死个痛快,留个全尸;其二,你打死不肯承认,非要说是十一殿下所为,那么我便将当年你是凤千越的人,暗害先皇后的事查得清清楚楚,让你满门抄斩,诛灭九族。”连似月平静而冷漠地说道,眼底的冰冷,让刘一玉仿佛要被冻僵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