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9章 我怀疑所有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似月将承君的手放在手中,柔声道,“承儿,别怕。”说着,将那银针刺入他那白嫩细小的手指内,顿时一滴血冒了出来,片刻后,这粘上血珠的银针慢慢变黑了。

    “果真有毒!”凤云峥看到这变了颜色的银针,一把握住了连似月的手。

    连似月再弯腰,分别轻轻掰开两个孩子的眼睛。

    “糟糕,瞳孔有缩小的迹象。”董慎沉声道,再去摸两个孩子的手脚,“手脚发紧,伴随抽搐!”

    他立刻从药箱中拿出药粉来,倒入两人的嘴里,但是,两人哭的更加厉害了。

    这声音听到凤云峥和连似月的耳朵里,心里如刀割一般,恨不得这疼痛由他们来承受。

    “殿下,王妃,这看起来像是马钱子的毒性在发作啊!”董慎说道。

    “没错,就是马钱子!刚刚只是啼哭,但是现在,瞳孔缩小,手脚发硬,呼吸不畅。”荣太医摸了摸额头上的汗,说道。

    “马钱子?这种东西,显然是从宫外带进来的,宫里没有的。”皇后说道,“月儿,莫非他们饮的水里有毒?”太后说道。

    “他们现在喝乳为主,进宫后喝的水都由我亲自用银针试过之后才喝,刚才也没有喝过水。”连似月说道。

    “董慎,现在两个孩子的身体如何,这毒是否能马上解?”凤云峥问道。

    “下毒的人良心尚未泯灭,分量较少,卑职已经给两个小主子喝下了解毒的药粉,但是,他们毕竟年纪小,这些毒仍旧伤了身体,需要一番细细地调养。”董慎说道。

    “良心未泯?”连似月冷笑,“对我孩儿下手者,哪里还配得上良心二字!”

    几乎是立刻的,连似月脑海中便浮现出凤千越的嘴脸,当初她的孩子就是丧生在这些人的手里!

    这一世,还有人胆敢动她的孩子,她一定会豁出命来!

    这边,得知消息的谢锦然,速速地回到太后的身边,将凤承君凤挽君中毒的事告诉了她。

    太后心头一惊,猛地站了起来,道,“中毒?可有医治办法?”

    “回太后,还不清楚,现在太医们都还在商量。”谢锦然道。

    太后一脸凝重,手紧紧握着帕子,道,“查!立刻查!连夜找出凶手,哀家要亲自严加查办,敢谋害我皇室血脉者,哀家定斩不饶!”

    “是!”

    太后一席话,令整个御清宫内的氛围更加紧张了。

    这是什么人,竟敢赶在皇孙的身上下毒?

    凤云峥命人将这阵子承君挽君的吃穿用度一一报上来,做了一番细细的检查,但是没有没有发现马钱子的任何影子。

    青黛和乳娘上前,小心地替两个孩子将衣裳穿好,凤云峥看到放在他们襁褓中的两块玉佩,说道,“先将玉佩拿下来收好。”

    “是。”青黛将两块玉佩取了下来,放在连似月的手中。

    一会后,泰嬷嬷拿来了一个木匣子,低头捧起,连似月准备将玉佩放进盒子里的时候,突然间手停了下来。

    缓缓张开手,目光落在这玉佩上,左右前后翻转,细细地打量着。

    “月儿,怎么了?”凤云峥看到连似月的神色有变,问道。

    “端水过来!”连似月紧声道。

    宫女忙端了一盆水过来,连似月一咬牙将玉佩放进了水盆浸泡。

    凤云峥面上一凝,心里掠过一抹不祥的预感。

    浸泡片刻之后,连似月将另外一根全新的银针放入水中,片刻之后,银针黑了!

    连似月心头一颤,手中银针落入水中,微微后退了一步,猛地抬头,与凤云峥对视。

    凤云峥似乎不相信一般,撩起衣袖,将落入水中的银针重新捞起,握着银针的手一抖:是黑色的。

    “难怪找不到原因,原来问题出在这玉佩上了。”荣太医恍然大悟,道。

    “幸亏王妃娘娘细心,否则这玉佩一直留在身边,中毒加深,两个小主子恐有生命危险。”董慎看了一眼这泡过玉佩的水,说道。

    连似月看着这玉佩,做工精美,那承字和挽字刻在里面,匠心独造,可见费了好一番心思。

    “这玉佩不知是和人所赠,肯定是他通过这种手段下毒,若非幸运,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殿下,王妃,可以将从此玉佩之人抓起来审问了。”董慎见向来果断的两个主子没有立刻行动,感到有些奇怪。

    “董神医,玉佩……乃十一殿下所赠。”青黛小声说道。

    什么?

    董慎一愣,十一殿下?

    “吱呀”一声,大门推开,凤云峥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九王兄,如何?”凤诀即刻上前,问道。

    凤烨凤羽两人也问道,“九皇弟,承君挽君如何了?”

    然而,凤云峥没有说话,冷冷的目光缓缓抬起,落在凤诀的身上。

    凤诀微微一颤,“九王兄?”

    “凤诀,你进来,似月有话问你。”最终,凤云峥开口说道,目光森冷。

    凤诀低下头,与凤云峥一道进入了里面。

    凤烨和凤羽对视了一眼,“这到底怎么了?两兄妹有没有事?”

    偏殿内。

    连似月坐在床头,目光中流露出一抹不易看懂的深沉,她在思索着什么,判断着什么。

    而承君挽君在用了董慎的药之后,终于停止了哭泣,但是了两张小脸依旧涨红,脸上挂满了泪珠,她正用帕子将眼泪拭去。

    看到凤诀进来,她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凤诀心头微微一颤,一抹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问道,“承君挽君如何了?”

    连似月看着泰嬷嬷手中端着的水盆。

    凤诀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发现他送的玉佩被泡在了盆里,里面还有一根通体透黑的银针。

    “这是……”

    “玉佩有毒。”连似月说道,声音平静而冷淡。

    玉佩有毒?凤诀蓦地瞪大了眼睛。

    凤云峥手握住了凤诀的肩膀,“诀儿,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怀疑我吗?”凤诀心底一沉,缓缓问道。

    “我们……”“我怀疑所有人。”连似月说道,眼神没有任何温度,看着凤诀,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