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凶手是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云峥和连似月二人匆匆走了过来,只见两个乳娘分别抱着承君挽君两人,柔声地哄着,脸色很着急,但是平素乖巧的两个孩子,今日却啼哭不止,特别是挽君,哭到声音都嘶哑了。

    “承儿,挽儿……”连似月心头一紧,快步走了过去,从乳娘手中接过孩子,立刻仔细观察。

    凤云峥手中抱着挽君,见她哭到脸色发青,整张小脸皱起,被泪水打湿,他心揪成了一团,心疼不已,立即问道,“太医来了没有?”

    “回禀九殿下,已经去请荣太医了。”一旁奴才忙道。

    “去将董慎也一并找来。”凤云峥再吩咐道。

    “是。”

    连似月手抱着承君,快步走到床榻前,沉声吩咐道,“把屏风搬过来,汤婆子拿过来塞到床上暖着,不要冷到了!”

    “是!”几个太监和宫女连忙照办,谁也不敢有片刻的怠慢。

    今儿太后皇上特许小郡主小郡王在御清宫举办满月宴,如果有什么不测,只怕所有相关的人都将脑袋不保!

    凤云峥也将挽君抱了过去,将两个孩子并排放在一起。

    皇后站在一旁,脸色发白,捏紧了手中的帕子,说道,“好端端,突然哭成这样,皇祖母这心都要碎了,菩萨保佑,本宫的两个小心肝定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才好。”

    “云峥,把他们的衣裳脱了。”此时此刻,所有的人都很紧张,唯独身为生母的连似月,却显得比任何人都冷静,一点慌乱都没有,众人也被她震慑住了。

    整个殿内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汤婆子暖了被窝后,将衣裳脱了,连似月亲自检查两个孩子的身体,手心,脚心,脖子,舌头,眼睛全部都看了一遍,粗看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但是母子母女连心,她肯定这两个孩子是哪里不好了。

    问题出在哪里呢?连似月沉声道,“刚才肯定有人对他们做了什么。”

    她锐利的目光看向两个乳娘,乳娘立刻双膝一曲,跪在地上,道,“王妃明察,奴婢尽心尽力伺候小主子,绝无非分之想。”

    “方才离开御清宫后,都有哪些人近距离接触过他们兄妹二人?”连似月问道。

    乳娘战战兢兢,道,“回王妃,一直是奴婢几个在照看,并无其他人了。”

    青黛脸色苍白,道,“王妃,奴婢一直都在,寸步没有离开过,确实无人近前接触。”

    凤云峥眼底一凝,立刻将夜风冷眉二人唤了过来,吩咐道,“立刻把刚刚在寿宴上所有接触过小郡王和小郡主的人留在御清宫,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任何人不得离开,这是本王的命令!”

    他眼底流露出深沉的冷意,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欺他妻儿者,决不轻饶!

    夜风微微一怔,说道,“殿下,殿内还有太后在。”

    听了这话,皇后的手也颤抖了一下,“云峥……”

    “即便是太后……也不能例外。”凤云峥说道,目光坚毅,语气坚定,没有任何犹豫。

    “是,殿下,卑职明白了,一定看好所有人,不让任何一个从御清宫离开。”夜风冷眉领命,迅速走了出去,领着一对人马,重回御清宫正殿。

    此时此刻,门口站着好几个人,凤诀,凤烨,凤羽等,各人脸上神色有异,都在等着里面的结果,此刻的气氛非常紧张。

    尤其凤诀,拳头紧紧握着,目光一直往里面看去,眼底闪过一抹沉思。

    “殿下。”这时候,谢锦然走了过来,站在凤烨的身后,小声唤道。

    凤烨心头一颤,转身,眼睛看向她,眼底流露出询问,会不会是她对连似月的孩子下了手?

    谢锦然平静地摇了摇头,凤烨紧紧握着的拳头才慢慢舒展开来。

    “是太后娘娘派我来的,这边有什么消息就立刻前去回禀。”谢锦然小声说道。

    “切记谨言慎行。”凤烨轻声叮嘱道。

    “牢记在心。”谢锦然道。

    只是……

    她看向凤诀的背影,他的披风宁雪已经做好了,现在突然出这么一出,皇后娘娘显然是无心披风的事了。

    殿内,乐师舞师已经停了表演,全部都跪在了殿中。

    耶律颜眼睛往四处看去,只见一些侍卫已经悄无声息地将整个御清宫的几个出口处都围了起来,殿内弥漫着紧张的氛围。

    她小声道,“嬷嬷,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两个孩子哭而已,难道需要这么紧张吗?”

    “公主,言多必失。”嬷嬷低头,提醒道,目光却看向那头凤诀的背影,只见他双手背在身后,脸上神情时而凝重,时而若有所思。

    耶律颜闭上嘴巴,不再说什么了。

    *

    “荣太医来了!”

    “董神医来了。”

    荣太医和董慎相继拎着药箱匆匆忙忙地走到床榻边,跪在地上问安。

    “不必多礼,你们快看看承君和挽君的情况,我方才亲自检查了一番,一时之间竟找不出什么问题来。”连似月说道。

    “容卑职仔细看看!”荣太医和董慎速速上前,分别仔细地检查着两个孩子,检查的过程中,两人一直啼哭不止,哭到声音嘶哑。

    连似月袖中的拳头紧紧握着,只有凤云峥看到了她的紧张,他伸过手来,将她的手放在掌心中,她的手一阵冰凉。

    “别怕,有我在。”凤云峥说道。

    一番检查下来,荣太医一脸凝重,道,“王妃,您再看看小郡王和小郡主的脉象,与您方才把脉可有何不同?”

    连似月分别把了脉,眼神一震,抬头,道,“比刚刚快了很多。”

    “是,小郡主和小郡王二人的脉象极不寻常。”荣太医道。

    “如此看来,两位小主子是中毒了。”董慎在一旁说道,脸上一抹凝重。

    “中毒了。”连似月指甲掐入掌心,道。

    “中毒?”凤云峥心头猛地一颤,“中了什么毒?毒从何而来?”“拿银针来!”连似月伸出手,荣太医连忙从药箱中,拿出一根银针来,这针闪着寒光,要刺入一个刚刚满月的孩子指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