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5章 没资格出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似月从她的身边走了过去,她露出微微笑意,伸手的时候,看到了她手上的镯子,连似月心里了然,看来凤烨与她的感情发展的还不错。

    进了寿宁殿里,太后笑意盈盈,虽然她不太喜欢连似月,但是,她生的这两个孩子,太后却是非常喜欢的。

    “锦然,你看看,这两孩子生的多水灵啊,往后,你和烨儿成婚,也要给我添几个这么水灵的曾孙。”太后说到高兴处,不禁对谢锦然说道。

    谢锦然的脸微微泛红,眼底却泛着笑意,道,“太后,您惯会笑锦然,今儿是小郡王和小郡主的满月呢。”“谢小姐生的美貌,天资聪慧,将来和八殿下成婚后,定能生下比承君挽君水灵的人儿来。”连似月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眼底却没什么温度,看来,谢锦然已经完完全全把太后的心收了。而且,这个人看

    起来并不是表面这样谦逊,她的野心没有写在脸上,但是写在了心底。

    谢锦然和凤烨,一个后宫,一个前朝,这倒有点像前世的她和凤千越了。

    “锦然可不敢当,王妃真会说笑呢。”谢锦然大大方方地笑着道,并没有一般小儿女的娇羞,这也是太后格外喜欢她的原因,让人看着舒服,相处起来的时候,也很自在。又说了些体面和客套的话之后,太后突然说道,“恒亲王妃,满月宴上,你的妹妹连令月没有出现吧。她曾经的身份你也知道,这种场合,要是出现的话免不了人家一番猜测,偷偷说说闲话,这样对凤诀不

    好,对皇上的颜面也不好,她没有来最好,她若是来了,你让她到别的地方避一避,不要出现,待宴会结束了,便差人送她回去。”

    凤云峥一听,眼色微微一冷。

    连似月微微低头,道,“皇祖母且放心,似月早已想到了这一点,没有皇祖母的同意,不敢让她来。”

    “嗯。”太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你想的倒周到,不错,哀家很满意。”“皇祖母,其实当初父皇向天下昭告,十一公主凤令月因过度思念先皇后忧郁而死,所有的人都以为十一已经死了,况且,见过十一公主真容的人并不多,况且如今十一勤奋读书,足不出户,整个人已经和

    以前完全不同,不特意说的话,倒不会让人想到她就是当初的十一公主凤令月。”凤云峥说道。

    “云峥,太后也是为了令月着想,省的她被人议论。”连似月静静地说道,其实她完全可以随着云峥的话据理力争。但是,现在谢锦然在太后的心里印象很好,刚刚看着承君挽君的时候,太后还能说出让谢锦然生孩子的话来,如果她这个时候和太后讲道理,无疑是逼得太后拿她和“懂事”的谢锦然作比较,从而更显得谢

    锦然更加识大体。

    她不会这么傻,给谢锦然作嫁衣裳。

    “你说的对,今日是承君挽君的满月宴,就先不说令月儿的事了。”凤云峥点头,道。

    太后看了眼殿内的刻漏,道,“这御清宫里等着两个孩子的人,差不多也该到了,你们且去吧,哀家稍后让锦然陪着同去。”

    “是,皇祖母。”凤云峥和连似月同乳娘一起,抱着孩子一块出了殿门,谢锦然在身后相送。

    连似月一抬头,便看到一个宫女匆匆忙忙从内务府那边的方向走了过来,且脸色很不好看,当看到九殿下和恒亲王妃的时候,连忙跪了下去,道,“奴婢拜见殿下,王妃。”

    “我们正准备走了,起来吧。”连似月说道,淡淡地看了这宫女一眼,目光落在她的手上,她的手指上有一丝血迹。

    “多谢殿下王妃。”似乎感觉到连似月的注视,宫女连忙将手缩了回去。

    但凤云峥和连似月一走,谢锦然也准备回殿内伺候太后。

    “锦然姑娘。”而这时候,这宫女却快步上前,喊道。

    谢锦然回头,疑惑地道,“何事?”

    这宫女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战战兢兢伸出自己的手,道,“奴婢,奴婢是内务府的宁馨,请姑娘救命。”

    谢锦然眼底闪过一抹思绪,道,“你起来说话,发生什么事了?”“是。”宁馨站了起来,说道,“内务府正在给太后娘娘赶制一件春朝袍,奴婢负责纳扣眼儿,结果,结果奴婢一不小心被剪子扎到了手,手上的血滴在了衣裳上,此事,若被太后娘娘知道了,恐怕,恐怕奴

    婢的脑袋就保不住了,所以特意来求姑娘救命。”

    原来是这样?

    只是……这深宫里环境复杂,处处陷阱,若是一不小心,被人抓住了把柄。

    “寿宁殿这么多人,你为何单单要来求助于我?”谢锦然谨慎地问道。

    “人人都知道姑娘是太后娘娘身边的第一红人,而且姑娘心地善良,平日里乐施好善,对奴才们都很好,所以,所以奴婢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姑娘您了。”叫做宁馨的宫女说道。

    谢锦然看了她的手一眼,却道,“此事,我怕是帮不了你,你还是去向太后娘娘请罪吧。”她转过身,眼睛的余光看了宁馨一眼。

    “姑娘!”宁馨见状,忙跪着向前两步,道,“求姑娘救命,往后,宁馨就是姑娘的人了,定将姑娘今日的恩惠记在心中。”

    谢锦然眼底拂过一抹笑意,转过身道,“此事先不要禀报太后,你带我去看看吧。”

    她要好好考察一下这个宁馨,若她真无其他目的,那么便要将她培植为自己的势力。

    还有两年多,她将成为裕亲王妃,现在就应该利用在太后身边的优势,慢慢地收买人心,安插好自己的人。

    “多谢姑娘!”宁馨大喜,忙领着谢锦然到了内务府。

    “姑娘,您看,就是这。”宁馨紧张地说道,捂着流血的手指。谢锦然一眼看过去,只见太后一袭青绒所制作的春朝袍摆放在桌子上,那襟前的纽扣处果然有一块拇指大的血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