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1章 各怀鬼胎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烨握住凤羽的一边肩膀,说道,“六王兄,若他日功成名就,这大周江山有你一半,若他日功败垂成,弟弟承担所有。”

    “你我之间,自小情深义厚,何须说这些。”凤羽脸上露出笑意,低头的瞬间,眼底却若有所思。

    一会之后,印淮快步走进书房,道,“殿下,刚刚咱们王府后院那颗梧桐树上突然飞进来一只信鸽,上面有这个。”

    他说着,将一个小竹卷送到凤烨的手中,原来里面有一张折好的纸,上面写了几个字,而信竟然来自契丹那边的人。

    凤烨猛地站了起来,手捏紧这纸张,眼睛里掠过一抹思绪:这真是耶律颜的意思,还是有人想借契丹之手,好达成污蔑之效。

    见他反应如此之大,凤羽从他手中将纸拿了过去,看了一眼,也吓了一大跳,“这……耶律颜说想找机会和你切磋茶艺?切磋茶艺为何不堂堂正正地差个佣人过来,非要用信鸽?这是故意试探吧。”

    凤烨思索片刻后,走出书房门,吩咐道,“备马,去明安王府。”

    凤羽一愣,问道,“这个时候,你去明安王府做什么?”

    “把这张字条交给凤诀,他不是负责与契丹人接洽吗?”凤烨的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看着手中的字条,道。凤羽恍然大悟,道,“我懂了,不管这信鸽是谁寄来的,你将这信鸽的事第一时间告知凤诀,一则先前耶律颜以耶律楚为借口不签订协议之事,也可以洗清自己与契丹联系的嫌疑,二则若你再想利用契丹对

    方凤诀,他们也不会怀疑你了。”

    “不管是谁送来的信鸽,都是对本王的一种试探,一步走错,满盘皆输,我现在必须如履薄冰,慎之又慎。”凤烨越发的谨慎了。

    “我与你一同前去。”凤羽道。

    片刻后,凤烨从裕亲王府出发,到了明安王府。

    凤诀见凤烨凤羽突然造访,心中感到疑惑,他将两人请到前厅,吩咐下人上茶,双手抱拳,问道,“不知六王兄八王兄突然造访,所为何事?”

    凤烨将手中的字条送上,道,“今日,有一只信鸽突然飞进我裕亲王府的后院。”

    凤诀接过字条,低头细看,这个时候,凤烨暗中观察着凤诀的一举手一投足。

    “呵!”凤诀冷笑,道,“契丹人胆子真大,竟敢在我大周的地盘上,名为切磋茶艺,实际上妄图笼络皇子。八王兄光明磊落,他们才无济于事。”“其实,也不一定的契丹人的手笔,再说这样一只信鸽一张字条,就算去找他们,他们也未必会承认。”凤羽摇着宫扇,望着凤诀,说道,“或许是别人为了陷害凤烨做出来的呢,好在凤烨光明磊落,才不至

    于被小人陷害。”

    凤诀岂会听不懂凤羽话里的意思,但也没有点破,说道,“没错,八王兄光明磊落,谁也陷害不到你。”

    凤烨微微笑道,“十一皇弟愿意相信我这个做兄长的,我感到很高兴。”

    *

    满月宴头一天,各宫各处的娘娘和公主们就赶趟儿似的给承君挽君送来了礼。凤云峥上朝去了,连似月在一旁看着青黛和宫女们将孩子抱了出来,李嬷嬷则在一旁念着长长的礼单,宫女太监们将一份份的贺礼抬进来,然后又退了出去,下一批再进来,再退出去,整个长春宫的云芳

    阁都快堆满了,一屋子珠光宝气。

    “王妃,这是冯贵妃送来的一套金器,黄金佛吊坠寓意大度长生,福气安康,象征掌上明珠;肚兜金链刻印太平通宝,福寿双全;

    “这是安国公主的贺礼。”只见两个宫女将一个雕花木盒子捧在手里,连似月看了一眼,比起冯贵妃这一箱子金饰来说,安国公主这小匣子可以算得上不起眼了。

    李嬷嬷命人将匣子打开,将里头的东西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叠地契,连似月看了看,这里有安国公主的地,铺子等等。

    连似月哑然失笑,安国公主果然是安国公主,送的贺礼也与众不同,没有这些闪耀的金银珠宝,但是送的这些东西却是对承君和挽君最好的保障。

    “这是连淑妃的礼……”李嬷嬷继续念着清单。姑姑连淑妃送来的,承君的是一个独山玉玉冠,待年少束发时可用,那玉色泽鲜亮,成色极好,集天地之灵,日月之华,价值不菲;给挽君的则是一串玉珠手串,由十五颗不同颜色不同种类的玉珠穿成,

    以示及笄之年可佩带,颗颗珠子晶莹剔透,拿在手心的时候,会有种温热的感觉。

    李嬷嬷道,“听淑妃娘娘宫里的人说,这手串的十五颗珠子,是淑妃娘娘亲自选亲自串的。”

    连似月不禁多看了两眼,从这结绳编制的工艺来看,姑姑着实费了一番心思。原本连淑妃也有挟十四皇子争储之意,但是后经她劝说,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现在倒是以带养十四皇子为乐,远离宫闱争斗。不过,她也有烦恼,因为十三公主凤瑭瑶,自从失宠被皇上关过监牢后,便

    没有人敢娶她了,眼看着及笄之年已到,一个求娶的人都没有,皇上就算重病在身,也没有想过要给她提早赐婚,那次之后,就彻底放弃了这个女儿。

    接下来,便是七公主,欣嫔,李美人,还有凤烨,凤羽等人的贺礼,每个人都出手大方,还有不少人是出于讨好,也足见恒亲王府的面子了。

    这时候,泰嬷嬷过来帮忙清点,连似月的目光落在了她的手上。

    她突然问道,“泰嬷嬷,你可见过哪位嬷嬷的手光滑细嫩,如雪洁白的。”泰嬷嬷笑道,“王妃,您这说的是主子们的手,嬷嬷们一开始都是做促使丫鬟的,那时候,一双手就磨出了茧子,粗粗糙糙的了,到了做嬷嬷这把年纪,可不都像奴婢这般,粗糙好似树皮,就奴婢这手,都

    不敢碰了小郡王和小郡主的脸。”

    “可是,本王妃日前却见了一个这样的嬷嬷,她的手,不确切地说,是她的手腕……”连似月受捏在手掌和手臂的关节处,“这儿,白白,嫩嫩的,。”泰嬷嬷一把将袖子撸了起来,道,“嬷嬷都一把年纪了,哪会白白嫩嫩呢,王妃您看到的,肯定不是嬷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