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凤诀的麻烦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厉害的不是她,而是她身旁那个嬷嬷。”连似月说道。

    皇后娘娘微微一愣,“嬷嬷?你是说刚刚献佛的那一位?我刚才倒没有特别注意她。”“母后应付耶律颜,自然没有注意到其他,月儿无须应付,便有机会观察旁的。如果月儿没有猜错,这个耶律颜并非精明算计之人,她今日之言行,背后都有人提前教导,而这个人便是她的随身嬷嬷。”连

    似月道。

    “一个嬷嬷比一个公主还要厉害。”皇后眼底闪过一抹思索,道,“那这嬷嬷定是仁宜太后身边的心腹,特意跟过来,指示耶律颜一言一行的。”“我曾经听云峥说过,耶律颜受尽万千宠爱,被仁宜太后当做心肝宝贝,当初萧河不肯娶,这仁宜太后便设计,让萧河娶了耶律颜,如了耶律颜的愿。种种看来,这耶律颜都是蜜罐中泡大的孩子,这耶律颜

    并无胜任与大周和谈的能力。所以,才有了这个嬷嬷的存在。”连似月分析道。

    “既然耶律颜并无本事,仁宜太后还要派她来,莫非她还有旁的目的?”皇后心头微微一惊,道。

    连似月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好说,但是不能被耶律颜并不精明的假象蒙蔽了。”

    此事,还要提醒诀儿才是。

    诀儿虽有勇有谋,但是,女人的世界,比那战场上复杂百倍,只怕他一个男子察觉不出来。

    “九殿下到。”正在这时候,凤云峥进来了。

    “母后。”凤云峥拱手,道。

    “你来了,你们夫妻二人好好说说话吧,本宫带一对小人儿去了。”皇后娘娘起身,让乳娘抱着孩子一起,离开了殿内。

    凤云峥见连似月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上前,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道,“刚见完耶律颜就露出这副神情,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连似月抬眸,问道,“云峥,以前听说契丹的仁宜太后乃中原人氏,可知她是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到契丹去的?”

    凤云峥在一旁的紫檀木椅上坐了下来,道:

    “前一世,我朝也曾两次与大周打仗,这两次战事的主帅,第一次是你四叔连延甫,第二次是萧振海,诀儿那时候已经不在了……而我恰好两次都被囚禁了,所以那时候并未与契丹有什么往来。但是,确实听萧振海说过,仁宜太后原本是蕲州一个武将的女儿,她原本还有一个姐姐,因为那名武将没有儿子,自小将两姐妹扮作男儿身,练习武艺,读的也是经史子集资治通鉴,而非女戒,到了十岁

    余,才恢复女儿身,身份一恢复后,众人才发现这两姐妹竟然也是绝世美人,上门娶亲的人络绎不绝。

    后来,蕲州城内战乱,武将战死沙场,两姐妹便也不见了踪影,其中妹妹便是现在的仁宜皇后,姐姐去了哪儿就无人知晓了。”

    “蕲州?”连似月喃喃地念着这两个字,道,“皇上还没有登上皇位之前,是不是曾经到过蕲州?”

    凤云峥掐指一算时间,道,“父皇在未登基之前,曾奉先皇爷之命前往蕲州驻守,总有两年多的时间。”

    连似月点了点头,思索着。

    “怎么了,月儿,这几者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吗?”凤云峥问道。连似月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想多了。”皇上怎么会和仁宜太后有关系呢?一个是契丹的太后,一个是大周的皇帝,再说,也从没听说过皇上在蕲州的时候有什么情感上的事,“对了,耶律颜咬死了要诀

    儿交出耶律楚,并且声称怀疑耶律楚已经死了,此事定有人从中作梗。”

    “除了八殿下,此时此刻,我想不出还有谁了。”连似月淡淡地道。“你与我想的是一样,表面上,他不追究凤诀没有看好耶律楚的责任,但是他把这个追究的任何交给了契丹人,这样一来,他既保持着大度,又没真正饶恕诀儿。”凤云峥微微笑道,“和前世一样,八王兄还

    是这么执着,但是,手段比凤千越高明,谁也怪不到他,他依旧高风亮节。”

    “不管如何,诀儿要在这两日解决这个问题,以免凤烨以此做文章。”连似月道。

    “看看他会如何处理吧。”凤云峥和连似月到不着急。

    “对了,你来的时候,令月儿在做什么?”连似月问道。

    “和魏太傅在读书,这丫头,如今换了一副面孔,这般努力,我倒是不习惯了。”凤云峥说道。

    “经历过最深的绝望,才会脱胎换骨,令月儿也该长大了。你我即便要护她一辈子,她过的如何,最终要靠的也是她自己。”连似月说道。

    她将这个妹妹捧在手心里疼爱,但还是要放手。

    恒亲王府。

    书房。

    令月儿坐在桌子前,抬头认真聆听魏太傅讲学,讲着讲着,魏太傅突然说到了当朝的局势。

    令月儿问道,“太傅,照您来看,当朝哪位殿下前途最好。”

    魏太傅捋了捋胡子,道,“都说八殿下和九殿下最好,但在老夫的眼中,最好的却是那位十一殿下。”

    令月儿听了,心头一颤,抑制住内心的激动,问道,“为什么呢?十一殿下从小在民间长大,根基和势力并不比八九两位殿下。”“这十一殿下的优势恰恰在这一点上,十一殿下与其他殿下不同,我曾与他打交道,发现他骨子里有种其他殿下没有的悲悯和仁慈,常与将士们同吃同住,对城中文人也能做到礼贤下士,此种品德,实属难

    得。”魏太傅说道。

    令月儿脸上露出了笑容,是的,即便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这就是连诀,她一直偷偷喜欢着的连诀。

    无论他在什么位置上,始终是当初的连诀。

    “不过,最近十一殿下可能会有些麻烦。”魏太傅说道。

    “什么麻烦?”令月儿忙问道。

    “契丹之事……”魏太傅于是详细说了现在凤诀面临的困境。“耶律颜……”令月儿念着这个名字,眼底闪过一抹沉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