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渐行渐远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谓爱一个人,便会在乎你所在乎之人,疼你想疼爱之人,他想的一切都会从你的角度出发。

    连似月听了凤云峥的这一番话,才知道他早就为自己最重要的家人做好了未来的打算,向来性情冷淡,鲜少落泪的她,眼底泛着泪光。

    “云峥,此生有你,何其有幸?”前世经受万千磨炼,只为遇到最好的他。

    “月儿,此生有你,天之大幸。”凤云峥低头,在她额间轻轻留下一吻。

    凤云峥抱着她,替她擦去眼角的泪珠,道,“别哭,好好歇着,你不能伤身不能费心。”

    “嗯。”连似月点头,安心地依偎在他的怀中。

    有他在,她才像个真正的女子般,有悲欢离合,有软弱依赖,不用攻心谋略,只需躺在他给她铸就的避风港里,安逸地过着日子便可。

    “乖月儿,休息一会。”他在她唇间落下一吻,温柔地安抚着她,让她安心地睡着。

    为了好好照顾他,他这两日几乎是寸步不离,不舍得离开,也不放心离开。

    待她睡着了,他便凝视着她的睡颜,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和头,动作间珍爱万分。

    “殿下,皇后娘娘差人来了,让您速速去宫里一趟。”这时候,青黛走了过来,道。

    母妃,哦,不,母后派人前来,那他不得不先去宫里一趟了。

    于是叮嘱青黛和泰嬷嬷二人,务必好生照看好王妃,不得出任何差错,要时刻看着,后才坐了轿子进了长春宫。

    看到如今已母仪天下的母后,凤云峥单膝跪地,道,“孩儿拜见母后。”

    皇后忙起身,快步走上前来,托起他的双手,饱含热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道,“我的云峥,总算是平安归来了。”

    殊不知,凤云峥在山海关的这些日子,皇后也是日日担忧,虽说后宫不得干预朝政,但她对前朝之事心里跟明镜似的。

    母子二人各自坐下说话。

    “女子难产,对身体伤害很大,月儿现在身体如何了?”皇后询问道,这是她目前最关心的事。

    说到这,凤云峥表情便显得很凝重,道,“这两日还在卧床休息,荣太医和董慎都说了需要细心调理才可慢慢恢复,为了生下这两个孩子,她受了太多苦。”

    皇后点头,道,“母后这一生,在后宫起起伏伏,看惯了形形色色的人,但是还没有哪个女子,如月儿这般坚韧,强大,常常令母后我自愧不如。娶妻如此,是你的福气啊,云峥。”

    “是,是孩儿的福气。”凤云峥知道,母后并不知他们身上的故事,但是母后从开始便和他一起怜惜月儿,这让他感到很幸运。

    母子二人又说了一些话,皇后还将周成帝现在的情况一一详细与凤云峥说了,让他去面见皇帝的时候多加注意。

    接着,凤云峥便到了荣元殿拜见周成帝。

    他一进入殿内,远远地便闻到了一股药味,数名太医在偏殿内正说着什么,玄微真人也在。

    一会之后,太监总管冯德贵走了出来,躬身,道,“殿下,皇上让您进去。”

    凤云峥低着头走进殿内,远远跪在殿中央给周成帝请安,“儿臣云峥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见那帷帐后面,隐约可见父皇的身影,等了片刻,才传来他一声极为压抑和低沉的的咳嗽声。

    凤云峥顿了顿,道,“父皇,保重龙体。”

    片刻后,皇帝身边的嬷嬷走了过来,双手举起,道,“殿下,这是皇上赏赐给小郡王和小郡主的。”

    是一对分别刻有“挽”和“君”的长命锁,凤云峥双手接过,伏地,道,“儿臣谢父皇。”

    凤云峥至始至终没有见到周成帝的面,收了长命锁后,便退出了荣元殿。

    *

    第二日。

    凤烨一袭紫色锦袍,头戴白玉簪,率领众臣立于城门之上等待,奉皇命在此迎接凯旋而归的十一殿下凤诀与众将士。

    “殿下,还有十里地。”姜克己策马前来,在城墙下大声道。

    “十里地……”城墙之上,凤烨双手背在身后,喃喃道。

    凤羽站在一旁,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思绪。

    黑色骏马之上,翩翩男儿郎,金色战袍散发着耀眼的光泽,他远远凝视着前方,脸上浮现一抹笑意,心头蠢蠢欲动——

    到了,到了!

    终于要到了!

    “小姐,马上就要到家了!”令月坐在马车内,抱着连焱说话,冷眉在马车外,说道。

    令月儿心头猛地一颤,掀开马车帘子来,往前方看了过去,远远的,依稀可见城门的形状,空气中传来熟悉的气息,耳边隐约听得到京都的百姓独有的语调。

    到了,真的马上要到家了,令月儿双手紧紧握着,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眼底浮现一层雾气。

    离去之时,相府遭遇大火,不知如今,是和模样了,祖母,曦姑姑,父亲,婶娘姐妹们是否还安好?

    她目光落在不远处那一抹金色的背影上,他器宇轩昂,威风凛凛,如果早不是印象中的少年模样,而是个率领千军万马,踏破敌人阵营的男儿。

    从山海关回京都这一路,两人之间没有说过一句话。

    仅有的一次,休息之时,她抱着焱儿在路上玩,焱儿不小心跌了一跤,她小跑着去扶的时候,他已经一手将焱儿扶了起来,还排干净了焱儿身上的灰尘,说道,“听话些,别累着姐姐了。”

    当时,她就站在身旁,他终一言不发从她身边走了过去,两人连互相看对方一眼也没有。

    她走过去,默默地抱起焱儿,上了马车,焱儿不懂事,嘴里念着,“哥哥,哥哥,我找哥哥……”

    “嘘,焱儿,乖,别吵,哥哥有自己的事,姐姐陪你。”令月儿柔声安抚着焱儿,道。

    自此后,一路上,两人之间再无任何交集了,凤诀像是再没有把令月儿放在心上似的,而令月也只一心一意照顾弟弟。

    她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表情,缓缓放下马车帘子。当马车帘子放下的那一刻,凤诀转过身来,目光落在那马车上,良久,才慢慢转过身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