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有话当讲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噢!回家了!回家了!”大元帅凤诀这一句话,犹如一块火热的巨石,投入本就蠢蠢欲动的湖面。

    顿时,千军万马沸腾,高举手中兵器欢呼着,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凤诀望着这千千万万张归心似箭的脸,露出了一抹笑意,调转马头,率先往南边出发,每一声马蹄声听起来都那么美妙。

    他缓缓回头,看着令月马车的方向,眼底闪过一抹失落,但是很快笑容又回到了脸上,让人看起来他就是哥全胜而归的大元帅。

    凤云峥坐在马车内,望着那意气风发的元帅,和他身后蠢蠢欲动的人群,他唇角带着笑意。

    他从怀中拿出连似月的画卷,展开,目光凝视着上面的人,深情地道,“月儿,我要回来了。我真的要回来了。”

    一想到就要回去和连似月团聚,向来稳重的他,心里此时此刻像个孩子一样,心情飞扬。

    令月儿坐在另一辆马车上,连焱睡着了,原本因为萧河的死也悲伤的心,突然间也有了一种暖融融的感觉,她心里向往着京都,向往着家,“姐姐,我要回来了。”

    想着连似月,令月的心里充满了力量,恨不得马上就回到家里去。

    回去的路上,每个人都怀着自己的心事,那些不可言说,不可名状的心事。

    风雨兼程,日以继夜,马不停蹄,连续十多天,中间几乎没有多少停顿,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归心似箭。

    从北走到南,从白走到黑……

    从北方的寒冬走到了南方的初春,冰雪皑皑的景色渐渐由长出新绿的树木代替。

    每个人的脸上都隐隐浮动着兴奋的表情,一点也没有连日奔波的疲态。

    此刻。

    京都,金銮殿上。

    八殿下凤烨正与众臣议早朝之事,正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报!”

    众人一听这声音,纷纷转过身去,只见那传报的侍卫手中高高举着捷报,匆匆跑了来,跪在地上,道,“十一殿下,九殿下大败契丹,现正在百里外的吉城,明日便要进城门了。”

    凤烨的手微微一紧,握住了椅子边缘:打了胜战了?

    凤诀和凤云峥要回京了!

    众臣一听,则纷纷大喜,跪在地上,向着荣元殿的方向大声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两位殿下大败契丹,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说起来,这是十一殿下第二次大败契丹了,第一次只身闯入敌营砍下了耶律重元的脑袋,这一次则将耶律重元的儿子耶律楚擒住了,最终平定了契丹的叛乱。”

    “这也是九殿下第一次出征,第一次出征就大胜而归,九殿下谋略过人啊!”

    金銮殿上,众臣议论纷纷,“或许,皇上听到这好消息,龙体会康健起来。”

    退朝后。

    凤烨从金銮殿上下来,背着双手,走在前往荣元殿的路上,初春的阳光落在他修长冰冷的身上,目光若有所思:

    如今,凤云峥和凤诀大败契丹,而父皇早就立下了诏书宣布立凤诀为太子,这么一来,只待他们明日回到京都,父皇就可顺势公布诏书内容,那么一切就尘埃落定了。

    他这么多年的图谋,一切的心机,全部都白费了。

    他的母亲,他的孩子也全部都白死了。

    要就这么认命算了吗?要从此屈从在凤诀之下吗?

    “殿下……”走至正阳门,印淮上前,道,“六殿下回来了。”

    凤羽?

    凤烨抬眸,便见一袭青色素袍的人站在面前,手持宫扇,眼底带着浅笑,道,“凤烨,我回来了。”

    凤烨看着他,也笑了,道,“你倒是回的及时。”

    “其实,我这次游历到了北方,关于山海关的战事,我一直都在密切关注。”凤羽说道,也因为这样,他知道军中粮草没有出问题,也由此推测到,凤烨最终没能做成那件事,所以,用最快地速度回来了。

    “去见过父皇了吗?”凤烨问道,

    “刚回来就去过了,现在专门在此处等着你。”凤羽道。

    “我府里的好酒一直为你留着,先去喝两杯,权当为你洗尘吧。”凤烨走上前,说道。

    “走吧,我在外面的时候,最想念的就是你裕亲王府的酒,哈哈。”凤羽大笑,上了凤烨的马车,两人一道回了裕亲王府。

    得知六殿下的到来,膳房马上送了好菜过来,让八殿下与六殿下两人就着好酒好菜,花前月下畅饮一番。

    “那件事没有成功,是你放弃了,还是失败了?”凤羽饮了口酒,问道。

    凤烨目光微凝,说道,“失败了,也可以说是放弃了?”

    “哦?此话怎讲?”凤羽好奇地问道。

    凤烨脑海中浮现那日连似月府里的情形来,苦涩地道,“不提也罢。”

    “那就不提吧,不过,那两位马上就要回来了,你有什么想法?”凤羽问道。凤烨握着酒杯的手缓缓放了下来目光,道,“我曾经想做的那件事,凤云峥和凤诀未尝不知道,掌权者上台之后,第一件做的事便是铲除异己,如若凤诀顺利登基,只怕第一个要铲除放人就是我。皇权之争

    ,本就这般残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他说着,眼底溢出一丝冷意。

    凤羽心头一凝,问道,“那你……”

    凤烨低头,慢慢饮着杯中的酒,道,“我始终不想承认,凤诀更有资格坐上皇位。”

    “可是,这资格看的不是哪个皇子的资历,看的是父皇心里的想法,他喜欢谁,偏爱谁,才是最重要的。”凤羽无奈,道。“父皇真是偏心。”凤烨心头一阵苦涩,道,“我是领兵打仗最多的皇子,我是在敌人刀口的舔舐下活过来的,他却将我当做了掩护凤诀的棋子,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让人以为我才是他最重视的,若不是知

    道了诏书的内容,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凤烨……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凤羽道。“你我之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凤烨看向他,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