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8章 回家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同时,此刻,军帐内。

    “哎呀,疼啊。”

    夜风坐在床榻上,光着膀子,肩甲处被萧振海刺了一剑,现在正在由侍卫小郭给他包扎。

    “夜大人好生厉害,这一剑刺的这么生,还这么生龙活虎的。”小郭奉承道。

    “呵,萧老狗算什么,能杀死爷爷我?”夜风眉角上扬,冷哼一声。

    “是是是,大人说的对,那萧振海就是条老狗,不过,这老狗这次受了打击了,坐在囚车里一直闭着眼睛,水都没喝一口。”小郭说道。

    夜风叹了口气,“可惜了天宝大将军,也算是个英雄,碰上这种爹,倒了八辈子血霉。”

    小郭继续为夜风缠绕纱布,“嘶!你这粗手粗脚的,要把我的肩膀弄残了,你出去,把那个冷大人叫过来,给我包扎。”

    “可是,冷眉大人她……好像不在。”小郭为难地说道。

    “不在?”夜风一愣立即站了起来,“去哪儿了?不会反悔了吧。”

    “什么反悔?冷眉大人答应您什么了?”小郭好奇地问道。

    “嘿嘿。”夜风甜滋滋一笑,“你这种没家没室的人,是不会明白我们这种沐浴在爱河之中的人,有多甜蜜,有多盲目的。”

    “啊?”小郭顿了顿,说道,“大人,我已经当爹了,两个孩子呢。”

    “……”夜风抿了抿嘴,说道,“那我是不是要尽早当爹?”

    “哈哈,老婆都没娶,哪儿来的孩子?哈哈,大人您真逗。”不明真相的小郭哈哈大笑,当看到夜风冷下来的脸,赶紧收敛了笑容,捂着嘴不敢再说话了。

    “还不快点扶我起来。”夜风恼怒地道。

    “您这受着伤呢,要去哪里呀?”小郭担忧地问道。

    “找人啊,可不能让她给跑了!”夜风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说道。

    “但是,您还没被包扎完啊。”小郭指着他的伤口。

    “这点伤口,哪有我的女人重要,快点,扶我出去。”夜风的身体靠在小郭的身上,说道。

    “女人?”小郭眨了眨眼睛,扶着夜风走出去,当眼底全是不解。

    一打开军帐帘子,便看到冷眉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一碗药,正准备走进来。

    “冷大人,您来的不巧,夜大人要去找女人了。”小郭怕冷眉耽误夜风的好事,连忙说道。

    “……滚你的蛋!”夜风一脚踹在小郭的后膝盖窝,一手握住冷眉的手腕,生怕她误会,生怕她走了,说道,“我怕你跑了,去找你的。”

    冷眉看了看他,说道,“进去吧,伤成这样,不怕废了。”

    “好,好,好,我马上进去,麻溜地。”夜风笑的眼睛都看不到缝了,眼神几乎是黏在了冷眉的身上。

    小郭看着原本威风凛凛的夜大人突然变得像这么“没骨气”的样子,顿时都愣住了。

    到了军帐内。

    “坐下。”冷眉冷声道。

    “好。”夜风立即乖乖坐下,一动也不动。

    冷眉将手中的盆放下,将帕子打湿了拧开,一语不发,替他擦拭着肩头的血迹。

    夜风痴痴地看着她,眼睛一眨也不眨。

    冷眉抬头,看了他一眼,顿时脸微微红了,说道,“怎么一直看着我?”

    “我媳妇好看。”夜风笑道嘴角都要裂开了。

    “没个正经!”冷眉瞟了他一眼,说道。

    包扎完了,冷眉给夜风把衣服穿上了,端着盆准备出去。

    “哎,等等。”夜风一把握住她是手腕,说道,“你答应我的事,没有忘记吧?”

    “什么事?”冷眉一脸茫然的样子。

    “完了。”夜风笑脸垮了下来。

    “怎么了?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冷眉一脸不不解地看着他。

    “小眉,咱们做暗卫的,最重要的什么?就是要讲诚信,说过的话一定要算数,你说若我们胜了,你回京以后就嫁给我的,你不会忘了吧,你不许忘记啊!”夜风拉着她衣角,说道。

    “噢,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冷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所以,等回了京,我要马上向殿下和王妃恳求,为我们主婚,从此以后,我们在一个家里过日子。”夜风开始憧憬着美好的将来。

    “再说吧,你先养好伤。”冷眉却表现的不是很热衷的样子。

    “小,小眉,你不会只是说着玩玩而已吧。”夜风开始担心。

    “我先出去了,殿下叫我有事。”冷眉没再说什么,端着水盆走了出去。

    “哎!啊,嘶,小眉,小眉,你再给个准话啊。”夜风的声音从后面急切地传来,冷眉的脸上偷偷地露出了一抹笑意——

    *

    大战结束后,凤诀派人快马加鞭前往京都报喜。

    连延甫奉命继续率领将士守卫山海关,处理后续,凤云峥,凤诀等人准备回京,令月儿连焱等也跟随军队一块回去。

    萧振海和萧湖父子二人带着枷锁,站在囚车内。

    萧夫人吕喜被安排了一辆马车,始终将萧河的骨灰盒抱在手中。

    在经过囚车的时候,萧湖见到吕喜满头灰白的头发,心头一酸——不过一夕之间,母亲的头发已经白了大半,他忍不住出声唤道,“母亲……”

    吕喜的脚步停了下来,慢慢转过身去,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夫人……”萧振海手握紧了囚车边缘,喊道。

    但是,吕喜什么话都没有说,抱着萧河的骨灰盒上了那边等候的马车。

    凤诀立于高高的马背上,那身后的“凤”字旗随风拍打着发出飒飒的声音。

    他回头,深深地看了眼身后的一片营地,目光深沉如许。

    这时候,他看到令月儿将连焱背在身上,往这边,走了过来,当她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他立刻别过脸去,望着前方。

    令月从一愣,发现连诀回避她,便微微低着头,选了另外一边的一条路走过去,没有在他的身边经过了。

    “元帅,九殿下说可以出发了。”张檄走了过来,说道。凤诀高高扬起手中的长剑,那深沉的目光掠过面前黑压压的一片,高声说道,“听本帅命令:我们回家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