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保全名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吕喜悲痛欲绝的模样,令月更加难过,她走上前,说道,“萧河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重回大周,他如今已西去,我实在不忍他的英灵再四处漂泊,萧夫人,我们一起带他回京都吧。”

    吕喜深深地闭上了悲伤的眼睛,点了点头,道,“多谢你,最后没有丢下他。”

    眼泪从令月的眼底滑落,他从来也没丢下过她,可她能为他做的,只有带她回家。

    凤诀军帐内,他正若有所思。

    张檄走了进来,道,“殿下,连家小姐求见。”

    凤诀心头微怔,顿了片刻,道,“请她进来。”

    片刻后,军帐掀开,令月低头走了进来,当看到这幅身影,凤诀显得很平静,但是那紧紧握着的拳头,却泄露了他内心波动的涟漪。

    他打量着她,她整个人瘦了,显得很憔悴,眼珠通红,脸上泪痕未干。

    只见,她屈膝,跪在地上,低头,道,“殿下,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说。”凤诀克制着想上前安危他的冲动,平静地说道。

    “,如今战事结束,我知道会论功行赏,萧家逃不过惩处,我……”令月儿抬起头来,一双悲切的眼睛望着凤诀,“我想求殿下给萧河保全一个好的名声。”

    凤诀目光如许,静静地看着她。

    “殿下……”令月轻声唤道。

    “令月,你可知,萧河生前乃契丹驸马,便视为契丹人了。”凤诀说道。令月心头一颤,急忙跪着上前两步,急切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萧家勾结契丹,罪无可赦,萧河又取了契丹公主,但是,他至始至终不曾作出有损大周的事情来,相反,他生前一直记挂着大周,一直想

    回大周去,我恳求殿下看待他这片赤诚之心上,可否,可否法外容情,对他网开一面,给他一个好名声吧,求求你了。”

    她说着,又是泪流满面,那双眼睛已经哭到肿了。

    凤诀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弯腰,缓缓伸出手,捧着她的脸,深深地凝望着她。

    “殿下……”令月心头微微一颤。

    “想回到过去,是不是世间最难的事?”他问道。

    “……殿下想回到什么时候去?”令月问道。

    “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姐姐刚回来的时候,或许的刚认识你的时候,或许是你说……你喜欢我的时候。”凤诀说道。

    令月手一颤,眼神闪烁着一片复杂的情愫,“我……”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真的不知道。

    凤诀唇角流露出一片苦涩的笑意,抬起手,指腹一点一点拭去她脸颊上的泪痕,说道,“你先回去吧。”

    “殿下……”令月不知道凤诀的真实心意,心里十分忐忑。

    “张檄。”凤诀唤道。

    张檄走了进来,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令月。

    “送连家小姐回去休息。”凤诀道。

    令月还想说什么,但是凤诀已经背过身去,她不得已,只好离开了。

    一天后,山海关。

    三军将士肃穆站立,凤诀,凤云峥立于阵前,令月儿搀扶着几近昏厥的萧夫人吕喜,悲伤漫溢在脸上,萧湖长跪不起,悔恨交加,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二哥的名字,但是怎么都没用了。

    如果,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当时一定会跟二哥走的。

    熊熊大火燃烧,关于他的一切都化作了灰烬,最终装在了那一方小小的匣子里。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有微微南风,灿烂桃花的阳光下,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说,“我叫萧河,你呢?”

    那小姑娘仰起头,郑重地重复着他的名字,萧河,萧河……

    *

    契丹和大周的一战,以大周大获全胜而结束。

    大周地界往北扩充数城,整个幽州皇室人人忧心忡忡。

    十一殿下凤诀,九殿下凤云峥等立下赫赫战功,契丹皇子耶律楚被虏,大周叛臣萧振海,萧湖被抓回,将被押回京都等候皇帝发落。

    “元帅,萧河的罪名该如何处置呢?”在所有人均被处置后,连延甫将军问道。

    此刻,凤诀正背对着连延甫,留给他一个深思的背影。

    而他身旁放着的,则正是萧河的骨灰盒。

    “元帅?”连延甫见凤诀迟迟没有说话,便再一次询问道。

    良久。凤诀终于回过身来,说道,“萧河乃本元帅派往契丹军中的细作,他在契丹忍辱负重,迎娶契丹公主,以获得仁宜太后和耶律楚的信任,在关键时刻让契丹的军阵一泻千里,为本元帅扭转战局,保全了大周

    将士的性命,在这一战中立下了大功,且贡献了自己的性命。他乃有功之臣,与萧镇海萧湖不一样,本元帅回京都后,会奏请皇上对其论功行赏,保全他天宝大将军的名号。”

    连延甫听了,眼底露出微微讶异的目光。

    “按照元帅的意思去办吧。”这时候,九殿下凤云峥走了进来,说道。

    “是,殿下。”连延甫点头,抱着萧河的骨灰盒,走了出去。

    凤云峥抬头,拍了拍凤诀的肩膀,说道,“王兄支持你的决定。”

    “王兄。”凤诀低头,额头抵在凤云峥的肩窝处,低声哭泣出声。

    凤云峥深深叹了口气,伸手,轻拍着他的背,道,“一场大战,无论输赢,失去的东西都太多了。诀儿,为兄明白你,你是个仁义之人,就算令月儿没有来为萧河求名声,你也会这么做的。”

    军帐外。

    吕喜和令月听完连延甫传达的凤诀的话,都松了一口气。

    吕喜抱紧了萧河的骨灰盒,立即跪下,落泪道,“太好了,多谢十一殿下仁义,成全了我儿萧河的最后心愿,吕喜叩谢十一殿下。”

    “萧夫人,这是十一殿下的恩典,你带着天宝将军,回京都吧。”

    吕喜眼泪长流,道,“河儿,我们可以回家了,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令月的目光缓缓看向那边的军帐,帘子随风飘起,她好像看到了凤诀的身影,又好像没有看到。

    “连将军,我想见一下十一殿下。”令月说道。

    连延甫摇了摇头,说道,“十一殿下说了,若你想求见,就不必了。”令月听罢,微怔,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那便请连将军代为转告吧,多谢殿下的成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