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3章 中毒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看着耶律楚去追萧河了,凤千越唇角溢出一抹冷笑,下令道,“马上离开此地。”

    他放下马车帘子,闭上了眼睛。

    *

    那箭插在肩胛处,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所及之处摇摇晃晃,萧河紧紧握住了缰绳,令马儿飞快地狂奔。

    突然,一口浓烈的黑血从嘴里喷出来,他整个人一个摇晃,几乎从马背上掉了下来。

    糟了!

    这箭有毒!

    卑鄙!

    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多想了,身后的马蹄声让他不敢有片刻的分神。

    “唰!”

    又是一箭射过来,这次的箭射中了他的背,他整个人往前一倾,身体似乎瞬间被分开了。

    他已经连中了两箭了!

    若是一般人,只怕已经倒下了,但是他,仍旧死死地坚持着,用最后一点力气坚持着。

    母亲,等等孩儿,孩儿马上就带父亲来和你团聚了,母亲!

    想起母亲,萧河的心里却有愧疚,若不是为了他,以母亲的性子断不会跟着父亲来幽州的。

    他知道,母亲在幽州很不开心,虽未南相夫人,但是她鲜少与幽州的贵族夫人们往来,长期闷在家中看书习字,过着近乎清心寡欲的生活。

    若不是因为他,只怕母亲早已忍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了。

    母亲,孩儿对不起起……

    “驾!”他话一出口,更多的鲜血从嘴里流了出来。

    “河儿!”萧振海看到一滴一滴地鲜血掉在他的手背上,他回头一看,顿时看到萧河脸色苍白,唇口流血,心头大惊,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萧河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但眼神仍旧坚毅地望着前方。

    二十里地之外,母亲还在等着他,他要赶快,赶快,不要停。

    “唔……”突然间,体内一阵剧烈的疼痛,萧河终于坚持不住了,夹紧马肚子的脚一个松懈,那马一慌,他整个身体便从马背上掉了下来,连续滚了好几次,最后躺在了地上。

    追杀的声音传来,他的视线已经出现模糊了,眼前的景物摇摇晃晃,他一把用剑插入地里,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但是,脚一软,又跪了下去。

    “河儿,河儿!”萧振海见状,大声喊道。

    “哈哈哈……”耶律楚的笑声由远而近,他率领众位士兵将萧河包围了,“萧河,你玩弄小王,小王今日要亲手送你去见阎王爷!”

    说着,他手中的剑高高举起,向萧河的头上砍去!

    “唰!”正在这时候,一支弓箭从后面射了过来,正中耶律楚那只拿着刀剑的手。

    “啊!”只听到一声惨叫声响起,耶律楚从马背上掉了下来,夜风立即上前,将他擒住了。

    萧河终于支撑不住了,那剑歪到,他整个人轰然倒地。

    “萧河!”凤诀一把扔了手里的弓箭,飞快地跑到萧河身边,刚刚耶律楚那一箭就是他射中了。

    他一把将萧河从地上扶了起来,一看他的脸色和嘴角的鲜血,心头顿时一阵猛跳,整个人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中毒了吗?

    “元帅,耶律楚已被擒住!”夜风上前来汇报。

    “立即回营,请大夫!”凤诀搀扶起萧河来,他扭头看了她一眼,他脸色灰白,嘴唇毫无血色,眼睛紧闭着。

    “河儿,河儿!”负伤的萧振海从马背上滑落下来,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嘴里大声地喊道。

    凤诀看了他一眼,心里涌起一阵浓浓的厌恶,若不是考虑到萧河现在这样,他定会立刻拔剑,了断了这个老贼!

    “河儿!”萧振海跑了过来,紧紧抓住了萧河的手,颤抖着声音唤道,眼神中透出一阵慌乱和懊悔。

    但是,萧河仍旧紧闭着双眼,不发一言,鲜血打湿了他的战袍,那胸前的一片红色看起来那么触目惊心。

    凤诀朝张檄使了个眼色,张檄等人上前,立刻擒住了萧振海。

    他再将萧河搀扶上了马,往营地的方向奔驰而去。

    一回到兵营,凤诀立刻跳下马,和夜风一起,将萧河扶进了军帐内,让他躺在床榻上。

    随军的大夫匆匆赶来,替萧河把脉,查看肩头的伤口。

    “大夫,怎么样?”凤诀站在一旁,紧声问道。

    大夫起身,看着凤诀,凝重地摇了摇头,说道,“元帅,这箭有毒,萧将军中箭之后,继续打斗,毒性蔓延地很快。”

    有毒?

    凤诀看着地上的箭,紧紧地握着拳头,好卑鄙的手段!

    “无论如何,赶快用药吧!”

    “是,元帅,但是……”大夫没有再说下去了,赶快给萧河处理伤口,包扎。

    而萧河始终紧抿着双唇,脸色惨白,嘴唇也渐渐由白变成了紫。

    接着,大夫再拿出几粒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

    “……咳……”这时候,萧河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眼珠子已经不似刚刚明澈,视线也已经模糊了,只能通过声音,再隐隐约约看到凤诀的身影。

    “萧河,你醒了,感觉怎样?”凤诀连忙上前,握住了他的手,问道。

    “令,令月儿……”他嘴里喃喃地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凤诀手微微一抖,回头看向身后的张檄,“去接连小姐过来。”

    张檄立刻走了出去。

    萧河又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非常痛苦,他现在觉得五脏六腑都是疼的,但是他交换不出声音来,只是浑身发抖。

    “元帅,借一步说话。”大夫起身,朝凤诀点了点头,说道。

    凤诀回头看了萧河一眼,跟着大夫一起走了出去。

    萧河躺在床上,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隐隐约约的,好像不知道自己身在什么地方似的。

    他很想睁开眼睛,但是,睁开眼睛后,却也看不清楚了,毒性蔓延,他的视线受到了损伤,将直到最后,什么都看不见。

    他静静地躺着,他在等一个人,他还想看看她,但是,他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来。

    过了一会后,军帐似乎被掀开来了。

    他扭头,看向门口,但是他看不见:

    “是你吗?令月儿,是,是你来了吗?”他手紧紧握着手里的匕首,颤声问道。凤诀望着那躺在床榻上的人,缓缓地放了军帐来,脚步踉跄了两下,背靠在军帐上,深深地闭上了眼睛,手紧紧,紧紧攥紧了拳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