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想回家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33章 想回家吗

    “你说什么?”凤诀猛地站了起来。

    “元帅,那萧少爷昨天早上就走了,今天了还没回来,好像,好像也没和令月小姐打过招呼。”负责在令月儿屋子周围保护的侍卫说道。

    萧河不告而别?

    凤诀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想法:他一定的听说了萧振海首次就受到力挫的事,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去。

    “这是他的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我们也无权干涉萧河。”凤云峥说道。

    “既然他选择了回萧家的军营,我倒是很期待和他好好的交手一次,以前他打仗的时候,我在学堂读书,如今,倒想试一试了。” 凤诀眼底闪过一抹期待,说道。

    “萧振海有了萧河,我们要更加小心了,今夜再商讨一次细节。”凤云峥说道。

    萧河是个不容小觑的对手,他们自然要小心应对。

    “萧河走了,这么说来,现在令月儿和连焱两个人住在那里了,你要把他们接到兵营里来吗?”凤云峥问道。

    “恐怕她不会答应的。”凤诀说道。

    下午。

    操练场上,凤诀前来检查,他目光有些走神,夜风喊了几声才回过神来。

    “殿下,您看……”

    “夜风,我走开一下,你先负责这里。”突然,凤诀转身,长腿一跃,飞身上马,扬起高高的马鞭,抽打在马背上,背后扬起厚厚的尘土,他飒爽的英姿静静远去。

    “继续操练!”夜风站在高台上,高声喊道。

    凤诀的马一路到了令月儿住的房子那里。

    或者因为家里突然间少了一个人,他刚刚一下马,看待面前的屋子,就感觉到了一种安静的孤单。

    他站了好一会,都不见令月儿和连焱的声音。

    最终,他走进院子里,又推开屋子门,走了进去。

    “焱儿,舒服吗?”这时候,他听到房间里传来令月的声音还有水声。

    原来,是在给焱儿沐浴。

    他轻咳了一声,说道,“十一,是我。”

    里头正在往木桶里添水的令月听到这个声音,心头突然猛地一颤,手里的水瓢啪的一声掉在地上,那水把她的衣裳都打湿了。

    凤诀听到这声音,只觉得心里一凝,立刻推开门走了进去。

    令月儿看到他进来,忙转过身去,避开他的视线,说道,“殿下,你来了,抱歉,正在给焱儿添水,你在外面等着吧。”

    连焱也一脸吃惊地看着凤诀,然后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凤诀看了一眼令月,只见她衣裳和鞋面都湿了。

    他立刻解下背上的披风,几步走过去,披在她的身上,说道,“先回去把衣裳都换了,天气这么冷,会染上风寒的。”

    说着,便推着他往门外走去。

    “哎……焱,焱儿……”连令月连忙说道。

    凤诀回头一看,才看到小焱儿站在木桶里,一脸呆呆地看着他,一副被孤单抛下的样子。

    倒是把他这小家伙给忘了!

    “你去换,我在哪里给他添水。”凤诀说道。

    连令月这才去房间换衣裳了,凤诀走到连焱的身边,见他一身白白嫩嫩的,说道,“你也算是个奇人了,如此折腾,还这么好着。”

    他说着,便往连焱的桶里添水。

    “帮洗,帮洗……”连焱将被转过去给凤诀,要他帮忙搓背。

    凤诀哑然一笑,“不愧是姐姐的弟弟,聪明的很!”虽说着,但还是拿帕子给他擦背。

    过了好一会,总算洗完了,凤诀便拿起一块被单,将他一把抱起来,扛了出去。

    “快到房间里去,这儿冷着。”令月儿刚好换好了衣裳,从房间里走出去,看到连焱被包成一坨,连忙说道。

    “好。”凤诀抱着连焱进了房间,放在床上。

    然后他坐在一旁,看着令月儿给连焱换衣裳,动作娴熟,看来已经磨炼的都很会带孩子了。

    “萧河走了吗?”过了一会,凤诀问道。

    令月儿一顿,低头,说道,“嗯。”

    “他有像上次一样,说什么时候回来吗?”凤诀再问道。

    “没有。”令月儿说道。

    她的回答淡淡的,但谁知道,她背对着他的时候在拼命拼命地强忍着泪水,连拿着连焱衣裳的手也在微微发抖。

    “姐姐,冷吗?”焱儿天真地问道。

    凤诀听了,以为令月儿的刚才被水打湿过,虽然换了衣裳还是冷。

    他顿了顿,走了出去。

    先走到灶间,冷冷冰冰的,没有生活,再看看这些锅碗瓢盆,看样子,她也就简单弄了点连焱吃的,自己恐怕是没什么吃。

    他没说什么,费了一番力气,把灶间的火点燃了,等少了一会,那柴火变得通红的时候,便将它们移到炉子里,然后再将炉子拎到了房间里,再将窗户打开了一扇,说道,“抱着焱儿过来烤烤火吧,别着凉了。”

    他将两张椅子围着火炉放着。

    “好的,谢谢。”令月儿抱着连焱坐了过去。

    隔着火炉,和连诀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暖和了吗?”凤诀问道。

    “好多了。”令月儿说道。

    三个人围着火炉坐着,除了连焱偶尔说几句话,他们两个人始终都没说什么。

    而过了一会,连焱又睡着了,他们并更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十一,萧河走了,我想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你……有什么打算吗?一个人带着孩子住在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良久,凤诀问道。

    他问的平平淡淡的,但实际上,他非常为十一感到揪心,刚刚看她,自己都还不算大人,就熟练地照顾着连焱,累的还捶腰了。

    “我……”令月儿顿了顿,说道,“殿下,现在我的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打仗的事,等这些都结束了,若有机会,我们再来说这件事吧。”

    她当然要回家的,但是现在萧河走了,这意味他会和连诀还有九哥哥双方之间有战事。

    她不希望她们任何一个人受伤,但她知道,这是奢望,只要打仗就一定会私人,,只要想打胜仗,就一定要打死对方的人。

    “原来你在考虑这个,好吧,那现在先不说,等战事结束后再说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