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2章 希望还能再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32章  希望还能再见

    萧河静静地看了令月儿很久,直到她真正睡着的时候,他掀开身上的被单,站了起来,远远地看着她,睡梦中的她,令人不忍打扰。

    就这么站着,看了她很久,很久。

    这时候,睡在里头的连焱突然醒了,爬起来。

    “嘘……”萧河把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她不要吵。

    这孩子倒也听话,竟摇摇晃晃地又倒下去睡了。

    最后,萧河终于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走到这屋子的门口,深深地凝视了一眼,将这里的院子,屋檐下风干的食物,那走过无数遍的小露,院子里垒成了一堆的柴。

    他在这里度过了一段与世无争的日子,而且是和他最心爱的人。

    “够了,萧河,这就够了。”他喃喃自语着,转身离去,转身的刹那,眼泪从他的脸庞缓缓滑落,显得那么清冷。

    不一会,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山间的小路上。

    天亮了。

    令月儿从床上起来,连焱还在睡梦中,她发现没有看到萧河,嘴里说道,“还说叫我起床看日出呢,人不知道去哪儿了。”

    她说着,穿好了衣裳,走到屋子外,也没看到萧河的身影,她喊了一声,“萧河,萧河……”

    但是,没有人回答她。

    她楞了一下,“去哪儿了,萧河……”

    正打算去后面小院子看看的时候,突然,她的视线被桌子上一封信笺吸引了注意力。

    她走了过去,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字:令月,亲启。

    这是……她心头顿时猛地一跳,颤抖着手,将信展开:

    “令月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

    对不起,最终还是采取了不告而别的方式,因为面对面和你说再见的勇气,我实在没有没有……”

    这边,令月在看着萧河的信,而那边,萧河正在策马奔腾,前往契丹兵营,他一脸冷硬,昔日天宝大将军的风采再现。

    “令月儿,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时候,这是我过去梦想了无数次的场景。

    以前的我,想和你成婚过日子,后来的我,从来不敢奢望还会有这样一段日子,但是,竟然都一一实现了,只是,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段日子,每天和你朝夕相处,为你做饭,保护你,给你说故事,看你吃饭,看你因为小兔子而落泪。

    看你因为害怕而紧紧拉着我的衣袖。

    你还说,萧河,你不要走,我害怕……那个时候,我心疼你,我又好高兴,因为令月儿说他需要我……

    令月儿,你知道吗?

    这每一个瞬间,都已经深深地定格在了我的脑海中,无论我在哪里,这些时光都是我最好的慰藉。

    令月儿,令月儿。

    你是那么的好,令月儿,答应我,你要好好的,去找十一殿下吧,他会带你回家的。

    我走了,也许还会回来,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是,请你相信,无论我在哪里,我会永远想着你。

    萧河。”

    令月儿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来,她将信捧在心口,“萧河,萧河……请你保重,我会好好的,请你保重。”

    她猜也知道,萧河肯定是去找他的父亲和弟弟了。他就是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舍不下任何至亲的人。

    但是,从此,他和连诀和九哥哥又是对立的两方了。

    “萧河……”

    “姐姐……”这时候,连焱鞋子都没穿,迷迷糊糊地走到了令月儿的面前,抬起手,擦着她脸颊上的眼泪,说道,“姐姐,别哭,哥哥,走了,别哭哭。”

    令月一把将连焱揽在怀里,“焱儿,我知道他走了,我知道。”她的心,像是针扎一般的疼。

    萧河,求求你,一定要保重自己啊,无论以什么方式,什么身份,我还是希望能见到你。

    *

    这一战,第一次交手,就被凤诀力挫,萧振海十分焦虑,耶律楚更加惴惴不安。

    打完败战回来,他用力地一把揪起萧振海的衣领,厉声道,“萧振海,你不是威震四海的大将军吗?你不是连打六年仗从未输过吗?你现在……竟一次也没有赢过!”

    耶律楚用力一推,将他推到在地上。

    “小王爷……”萧振海单膝跪在地上,道,“请小王爷先把萧湖放出来,让我们父子二人双剑合璧,再战!”

    “到了如今地步,也没有办法了,来人,先把萧湖放出来!”

    耶律楚完全没有想到,时隔二十多天,大周的兵队战斗力突飞猛进,明明萧振海打的比前几次厉害,但还是在力挫了!

    这是一次收复之战,若他败了,皇祖母会对他很失望,那他多年来的隐忍,也会白费一场,拜拜便宜了耶律基那个臭小子。

    萧湖被放了出来,和萧振海连日连夜地商讨作战方针。

    “父亲,你觉得我们还能打胜仗吗?”萧湖问道,以前打仗,向来意气风发,所向披靡,何时这样挫败过。

    “啪!”萧振海扬起手,狠狠一个巴掌扇在萧湖的脸上,咒骂道,“战场之人,最忌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还没穿上铠甲呢,你就开始露怯!你真是连你二哥的一半都不如!”

    “父亲!”萧湖连忙双膝跪下,道,“孩儿知错,孩儿不该说这种泄气的话,父亲打的好!”

    “萧湖,你给我听着,我们必须赢,否则……我们回不去,知道吗?”萧振海双手紧紧握着萧湖的肩膀,眼珠子瞪的老大,厉声地说道。

    “是,父亲!孩儿记住了,我们一定要赢,我们一定要赢!”萧湖涨红了眼睛,大声地说道。

    萧振海双手将萧湖扶了起来,说道,“如今,父亲的身边只有你了,湖儿,你要好好表现啊。”

    “是,父亲,我会的。”萧湖说道。

    账外。

    凤千越听到了里面的争吵声,他拖着一条伤残的腿,一步一步地离开了,冷声说道,“看他们双方互相厮杀,本王觉得很刺激无论谁死了,本王都高兴,呵呵,呵呵呵……”

    他笑着,脸上一抹阴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