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 萧河的心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31章 萧河的心事

    然后,他抛下了驸马的尊位,抛下了荣华富贵,和她一起生活在这山中小屋,细心地照料她,为了她能吃点好的,一个曾经叱咤沙场的天宝大将军,甘愿洗手作羹汤。

    他一直就说喜欢她,以前,她可以不犹豫地告诉他,她喜欢的人是连诀,可以毫不犹豫地离开他。

    但是现在……

    她透过这零零落落的树叶,那叶雨中的男子渐渐地回到了少年的模样,而她也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十一公主的时候。

    那时候,他是太子的贴身侍卫,被皇上赏识。

    而她不过是惹父皇母后头疼,不学无术的小公主。

    一直以来,她只将他看作是前太子哥哥凤明的侍卫,从来没有过其他的想法。

    两人一起度过了很多无忧无虑的日子,她经常闯祸,而他经常为她善后。那时候,她天真浪漫,什么都不知道,而他也什么都没说过。

    直到那个叫做连诀的少年出现,她才开始明白什么叫做喜欢一个人,从此以后,她的目光就落在那那个少年的身上,喜怒哀乐,全都因为他,并且再也没有改变过了。

    即使,那个少年的心里,从来都没有她,可是她的心还是在他的身上。

    萧河,对不起,有的东西,一开始给不起,始终都给不起。

    令月转身,慢慢离开了屋子后面。

    缓缓地,萧河停止了舞剑的动作,那树叶慢慢地都落在了地上,他看到了令月儿离去的背影。

    “哐啷!”手中的剑掉在了地上。

    ……

    ……

    傍晚。

    萧河做菜,令月生活,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

    直到令月不小心被烟火呛了一下的时候,萧河才马上放下手里的活,将她的身子掰过来,抬起衣袖抹去她呛出的眼泪。

    “没事吧,令月儿?”他还是那么担心她,即使只是被呛了一下,也很紧张。

    “没事,萧河。”令月儿自己抹了把脸,说道,“可能这个柴有点湿了,所以烟有点大。”

    “你起来,回屋子去,我给你打盆水洗洗脸,你不要在这里生火了,我一个人就可以。”萧河连忙要将她搀扶起来。

    “不用,没事的。”但是令月却说道,“我和你一起做吧。”

    萧河握着她双肩的手微怔了一下,说道,“好吧,这些柴别用了,用这边的。”

    “嗯。”令月儿继续生活,偶尔会被呛的咳嗽两声。

    饭昨晚了,萧河便打了水,让令月儿洗了脸,再一块坐在小桌子前,吃了饭。

    吃完饭后,照例是萧河收拾,给令月切了一个梨,放在桌上让她慢慢吃,令月咬了一块,平常清甜的雪梨,今天尝起来却有些苦涩。

    晚上。

    令月儿向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睡觉。

    萧河则躺在门边的椅子上,两个人背对着背。

    月光从窗外泄进来,落在屋子里,一切都静悄悄的。

    “令月儿,你睡了吗?”过了一会,萧河问道。

    “还没有,萧河。”令月儿回答道。

    “我讲一些你以前的事给你听好不好?”萧河突然说道。

    “好,我想听。”令月儿手轻轻抓着被角,说道。

    “我认识你的那一年,你才八岁,我那时候是你大哥的护卫,负责保护他的安全,有一日,我送他去学堂上学,教书先生很严厉,不管你们是不是少爷小姐,若是回答不出他上一节课留的问题,便要打手心的。

    结果啊,所有的人都回答出来了,就最小的那个,傻乎乎地什么不知道,先生问她干什么去了,她还说因为念书太累了,不想念,所以才不出来。先生气的打她手心。

    你下课后哭鼻子,说以后再也不念书了,但是说完又趴在桌子上拼命地念,结果没念一会又睡着了……”

    萧河说着这些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笑容,那个时候,令月儿就走进了他的心里了。

    她和所有的公主都不一样,她身上没有他们的娇气,虽然有时候很刁蛮,但是会掌握分寸,而且从来就不会伤害别人。

    听萧河讲着,连令月的脑海中也浮现了这些景象,她早就想起了过去,所以他说的这些,她都记得很清楚。

    第二次上课的时候,她还是不记得,这时候,萧河就站在后面偷偷帮她,免除了魏太傅的责打。

    后来,太子哥哥带着他来长春宫,她趁着母后教育太子哥哥的时候,偷偷拉着萧河跑了。

    自那时候起,他们便时常在一起玩耍,没心没肺的。

    有时候,她觉得书本枯燥,萧河便自己先读一遍,然后讲给她听,更多的时候,她闯了祸,遭到父皇母后的责罚,都是他出头认罪,最后被打他,往往是她。

    事后,她又拿了好吃的偷偷去看他。

    她拿他当太子哥哥的侍卫,当朋友,而他却拿她当喜欢的人,想成婚过一辈子的人。

    萧河说着令月儿的事,想起她和前皇后一起被打入冷宫,自食其力的那段日子,还受到其他公主的欺负,真是可怜,想着想着,就红了眼圈。

    “令月儿,如果让你选择,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萧河问道。

    “我……”

    “哦,我忘了,你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我问这些,不是为难你了吗。”令月儿刚要说话,萧河却说道。

    不,我没忘,我什么都想起来了,萧河。

    你对我付出那么多,我实在……实在没有那个狠心一走了之,我知道这样的我很坏,对连诀很坏,对你也很坏。

    令月儿咬着拳头,泪花在眼底打转。

    “令月儿,我今晚的话太多了。”萧河意识到自己近乎自言自语了,便苦笑了一声,说道。

    “不,我喜欢听。”令月儿说道。

    “睡吧,夜已经深了,明早的日出会很美,我叫你起来看。”

    萧河转过身,看着她的背影,隐隐约约的,微微颤抖着,她好像在哭,又好像没有。

    “萧河……”令月儿也转过身来,隔着一段距离,望着面目模糊不清的他,说道,“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谢谢你。”

    “傻瓜,快睡吧,你的谢意我心领了。”萧河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

    “嗯。”令月儿闭上了眼睛,而同时,萧河脸上的笑容却慢慢消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