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战事开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30章  战事开始

    山海关,大周兵营,凤诀帐内。

    凤云峥正凝神,道,“如此一来,我们从凌城运来的粮草也仅能维持两日左右。”

    “元帅!好消息!好消息!”

    正在这时候,夜风和张檄二人匆匆跑了过来,一脸兴奋,道,“粮草来了!”

    凤诀一怔,立刻站了起来,问道,“当真!”

    “大元帅,千真万确,粮草正咱们不到十里地了。”张檄高兴地说道。

    “难道,是我们误会八王兄了?”凤诀说道。

    “不,元帅,这些粮草……”夜风看了凤云峥一眼,笑的更加灿烂和骄傲,“这些粮草是我们王妃娘娘替咱们解决的,刚刚吴乔快马加鞭到了兵营了,现在正在外面,等着求见元帅和殿下。”

    吴乔?

    凤云峥立刻站了起来,大声道,“快让她进来!”

    “是!”

    军帐帘子掀开,一身男装打扮的吴乔走了进来,跪地,高声道,“吴乔拜见大元帅,拜见殿下!”

    果真是吴乔,“是月儿派你来的?”凤云峥抑制不住脸上的喜悦之情,说道。

    “是,王妃派卑职和张迎之张大人一起来调运粮草,协助大元帅和殿下,这些粮草是王妃去请求安国公主支援的。”吴乔说道。

    “张迎之?他也来了?”凤诀感到颇为意外。

    “张大人还在十里之外的地方,正赶过来,他派卑职先行,前来向大元帅和殿下禀报,并请元帅派遣将士前去迎接粮草,以免遭遇不测。”吴乔说道。

    “如此甚好!”凤诀大喜过望,立刻派夜风和张檄二人马上前往与张迎之汇合。

    待这二人出去后,凤云峥问道,“吴乔,月儿可还好?她是怎么为我们筹集粮草的,你一一说来。”

    “是,殿下,王妃实在太不起了,她是卑职心目中的巾帼女英雄!”吴乔说起连似月,眼中便全是崇敬的目光,接着便将这段日子发生在京都,发生在恒亲王府的事,全部都说了一遍。

    包括管家受徐家那被贬的儿子徐良的胁迫,害的王妃动了胎气,最终难受良心的谴责,停止了暗害还上吊自杀的事;

    以及王妃手持宝剑擅闯金銮殿,逼的八殿下亲手砍下徐良的头,以及将徐国公关进监牢,和骗过八殿下;

    还有挺着即将临盆的肚子拜访安国公主,请求安国公主粮草支援;

    以及,以及又骗过了八殿下,吩咐她和张迎之张大人快马加鞭运送粮草前来。

    ……

    这些事经吴乔这个知情人一说,凤诀的心中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姐姐真是天下之奇女子,一个女子怀有身孕,却做了这些事,听吴乔说来,真真事事触目惊天,动人心魄,却都由姐姐一人做了。我一度以为我很了解她,如今看来,我了解的不过其中一点点。”

    而凤云峥听了,袖中拳头暗暗地握紧了,眼中迸发出浓浓的汗意,心里像是千军万马践踏而过,疼的他心脏撕裂了一般,浑身隐隐发抖。

    “殿下……”吴乔察觉到凤云峥面无表情,忙躬身道,“卑职临走的时候,王妃的身子很好,殿下不用担心。”

    凤云峥没有说话,起身,走出帐篷去。

    外面的风很冷,刮在脸上的时候,好像被刀割过一样,硬生生地疼,他抬头望着天空,眼圈红一片红,泛着迷蒙的泪意。

    “前一世,你被所有人背叛,受尽了人间极刑,看尽了丑恶嘴脸,最终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天可怜见,让你我在这一世再次相遇,前世错过的,这一世终于重新再来。

    所以,我只想把我的一切都给你,只想与你长相厮守,没有分离。

    但是,我们身上背负的不仅仅是你和我的仇恨,慢慢地还有其他的聚集到我们身边来。

    月儿,你受苦了,我点滴记在心里,让我回去,与你团聚,那些妖魔鬼怪全部留给我来对付,你便安心在我身后吧。”

    两天后。

    两军对垒正式开始!

    有了足够的粮草,大周这边气势十足,加上众将士归家心切,大元帅凤诀率领有方,士气一路高涨,第一次交手就大获全胜而归。

    凤诀一身金色战袍,手持长枪威风凛凛,率领着众将士回应。

    凤云峥在营地门口迎接,面带笑意。

    凤诀的后面,连延甫,夜风,张檄等人亦高高举起手中的长剑。众人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大周王朝,千秋万代!”

    萧河正站在屋檐下,隐隐听到远处传来的声音,手中的东西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站在那,深深地闭上了眼睛,一种无力的感觉袭上心头。

    其实,他早就知道,父亲和萧湖打不过凤云峥和凤诀的,打仗有这么一说——正义之师。

    在两军对垒中,大周的正义之师,而父亲和萧湖却……所以,他才一直在积极地想办法,要带父亲和弟弟一块离开是非之地,远赴匈奴,从此褪去所有,重新开始。

    可惜,父亲执意于仇恨,不肯放手。

    他回头,看到令月儿正在院子里,坐在椅子上,看着连焱,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他微微叹了口气。

    察觉到被他注视,连令月转过头来,问道,“萧河,怎么了吗?”

    “不,没有。”萧河摇了摇头,走进了屋子里。

    令月儿一愣,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她看到玉米棒子掉在地上,萧河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捡起来就进了屋子。

    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想了想,起身,走了屋子,却没看到萧河,走到后面,才看到他,原来他正在舞剑。

    他眼神坚毅,出剑又快又狠,一招一式,带着凛冽的杀气,片刻后,那周围的树枝颤抖起来。

    他一个旋身,落叶纷纷掉下来,漫天飞舞,将他包围在其中,如同仙境。

    令月儿隔着这些树叶看着他,眼底静静流露出一抹忧虑:她恢复了记忆,除了想起连诀,当然也记起了有关萧河的一切。

    他是大仇人萧振海的二儿子,是她原来的驸马,后来成了契丹耶律颜的驸马,再后来,为了救她,他随之一起坠落崖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