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隔阂产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27章 隔阂产生

    见夜风还在挠头,凤诀道,“现在无须纠结真假了,重要的是,我们的粮草和冬靴之事已经迫在眉睫了,今日张檄查看了,仅剩六天左右的粮草了。”

    凤诀一席话,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沉重了些。

    “若本王没有猜错,经此一事,耶律楚会延后发战时间,也为我们多预留了一些时间。”凤云峥道。

    “张文广等人这两日便会从凌城赶回,运来一小批粮草应急。”连延甫说道。

    “但是,战事一旦开始,所需的粮草就不止这一点了,而且冬靴也来不及了,唯有背水一战,三日后,出战吧!”凤诀下了命令。

    凤云峥点头,道,“就这么办吧,诸位现在都下去,准备准备好,胜负在此一战,待战事结束,便可早日归朝!”

    “是,大元帅!是,殿下!”众将齐齐单膝跪地,发出振聋发聩般的声音。

    代众将离去后。

    凤云峥一脸喜色,道,“三日后开战,待战事结束,我们就可以回家了,想来到时候月儿也生了,我便晋升为父亲了,哈哈哈。”

    他忍不住大笑,一瞥眼,却看到凤诀手中拿着半块玉佩发呆,一脸相思的愁苦模样。

    顿时捂了捂嘴,觉得自己在一个失意的人面前得意忘形真是罪过罪过,便赶紧止住了自己的喜气,说道,“在想令月儿了吗?”

    凤诀抬头,道,“战事结束后,也不知她肯不肯跟我们回京都。”说着,便微微叹了口气,眼底一抹黯淡。

    凤云峥沉声道,“令月儿是要回京的,毕竟她的家在那里,你们姐姐也会希望她回去,而萧河……你我虽欣赏他身上的气节,但是,他萧家一家已被父皇下了追杀令,若父皇不改旨意,那萧河一辈子都回不了大周,我和你们姐姐都不希望她和萧河四处漂泊。”

    “但令月儿若执意如此,却也不能勉强她。”凤诀说道。

    “那你有何打算?”凤云峥问道。

    “待战事结束,若那时,她还未恢复记忆,不愿归京,九王兄你便率领众将士归朝,向父皇禀明,凤诀自愿镇守边疆。”凤诀眼底闪过一抹决绝,道,

    凤云峥微怔,“诀儿,你是想看着她保护她,所以自愿长期驻守山海关吗?”

    “她生性单纯,心地善良,便是兔子,也舍不得伤害,那兔子死了,还要哭的,我又怎放心让她一个人在此,萧河虽对她掏心掏肺,但萧家人我绝不相信,所以,唯有如此,我才能安心呐。”凤诀脑海中回想着令月的模样,说道。

    “可是,如此,你放弃的可能不止是荣华富贵,还有……最高的权势和地位。”凤云峥自然的不稀罕这些东西的,毕竟重活一世,舒心快乐最为重要,不过,他要提醒凤诀,他这样选择,失去的会是什么。

    “九王兄,我十四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皇子,我对皇权贵胄,并无向往之心,如今所做一切也不过责任二子,十一皇子的责任,兵马大元帅的责任,父皇儿子的责任,一切的一切。”凤诀目光变得悠远,道。

    凤云峥点头,唇角露出笑意来,拍了拍凤诀的肩膀,道,“果真如此的话,为兄支持你,不过,你也不要太悲观了,兴许,令月儿很快就会想起曾经的一切,你把你那写来了‘——’的册子给她看,她看了,到时候,便高高兴兴地和你一块回京都去。”

    凤诀点了点头,微微笑道道,“虽不敢奢望,但,希望如此吧。”

    *

    令月正在院子里收果干,这是住在山上的大婶送来的,白天晾着,傍晚了便收起来。

    收着,收着,她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掏出那半块双鱼玉佩来,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情景来:

    那一日,连诀出征在即,她那时候已经是连家小姐了,便厚着脸皮,拿出一本册子,不管不顾地跑到他马前,和他说,连诀,你若想我了,便在这上面画上一横,半年后若这横数越来越多则说明,你心中有我,若这上面越来越少,或是根本就没画过,那我自当永远忘了你,不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当时,她看起来气焰嚣张,但其实,她心里非常紧张,生怕他当着众将士的面,将她这册子丢在地上,便说她一声好不要脸。

    还好,他收下了。

    这后来,她便常常在心里幻想,还是忘了。

    想着若是画了,便欣喜若狂,想着若是忘了,便忧愁地饭也吃不下,当时还被姐姐取笑呢。

    她想着,眼睛里出现了一抹泪光。

    姐姐,是啊,她又想起姐姐来了:梁氏和凤千越一把大火,烧了整个相府,她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在了面前了,却如此无能为力。

    他们把她和焱儿掳走了,不知道怀有身孕的姐姐知道这件事,会不会深受打击,从未伤了腹中孩子。

    她好希望,还有人能幸存下来,不要让她的家变成一堆灰烬。

    “令月儿……”她正想的出神的时候,萧河走了过来。

    她连忙背过身去,抹了把眼睛,掩住脸上的神情。

    萧河一眼看到她有些红的眼睛,那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忙换做一抹急切的表情,紧张地问道,“令月儿,你怎么哭了?”

    他看到她哭,便觉得手足无措,心疼的无以复加,想要安慰,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事,风大,吹到眼睛了,我本来就有点泪眼,一吹风就眼睛湿润,”令月儿说道。

    萧河听了令月儿的回答,还要她那不是刻意闪避的眼神,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凉意:

    之前,令月儿把她当做唯一的依靠,恐惧,害怕,开心,第一个就告诉他,对这世间的一切都持着排斥的态度,只抓着他的衣角,站在他的身旁。

    但是,这次从兵营中回来后,他感觉到她有些地方已经变了,比如,她的眼神不再向以前一样,对她充满了依恋和信任,而是有一些回避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那先回屋去吧,剩下的我来做就可以了。”萧河看着她的脸,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