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自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25章 自残

    凤千越缓缓地从账内走了出来,脸色冰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抹深沉的汗意,他冷声吩咐左右的人,道,“找个地方,将清风埋了。”

    “是!”

    “立一块碑吧。”末了,他又补充道。

    “敢问四殿下,那碑上写什么呢?”旁人问道。

    凤千越沉默片刻,道,“就写‘清风,越碑’吧,一缕清风,来去匆匆。”

    “是。”那两人走进账内,将清风的遗体用席子裹着,抬了出去。

    “四殿下,我们小王爷有请。”这时候,莫丹走了过来,拱手,道。

    凤千越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他眼中有一丝轻蔑,然凤千越眼底闪过一抹寒意,随后走进了耶律楚的账内。

    “小王爷,本相早就说过了,这行军打仗靠的是扎扎实实的武力,这靠一个女人,根本就不可能嘛。”

    他刚一走进去,便听到萧振海在大肆地和耶律楚说道,而耶律楚的手里,则拿着那一份沾染着清风鲜血的布阵图,摊开看着。

    “小王爷,依萧湖所见,这清风被凤云峥毒死,已足以说明,这份布阵图是假的了。他是在用清风的死告诉四殿下和小王爷,他已经识破了这个假扮连似月的计谋,这布阵图不过是用来骗清风和羞辱殿下的罢了。”萧湖说道。

    耶律楚的手紧紧握起,那布阵图被揉成了一团,他啪的一声,将这图甩在地上,看向凤千越,说道,“凤千越,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枉费小王如此信你,你竟然让这清风带回来一个假的图!”

    “我无话可说。”凤千越说道,将地上的布阵图捡了起来。

    “哼!”萧振海冷笑一声,道,“这利用女人是四殿下你惯用的招数,我女儿萧柔不也被你迷的团团转吗?只可惜,这次用在凤云峥身上不起作用。四殿下,我看,你还是依照先前的小王爷约定的,自行了断吧。”

    凤千越缓缓抬起头,一双冰冷的目光看向萧振海,萧振海冷哼一声,道,“你让小王爷在凤云峥面前丢了脸,难道,不应该对自己做出惩罚吗?”

    耶律楚道,“凤千越,小王不要你的命,我放你走,你自己拿一样东西来换吧,当初你说服小王用你的美人计时就说过,你愿意为此负责。”

    “小王爷,四殿下不管与凤云峥有多大仇恨,始终是姓凤的呢,本相听说这次他还命令清风要将他的儿子从凤云峥身边抢回来,之前那孩子也是从我女儿柔儿手里抢回来的,四殿下可是千方百计地想保着自己的血脉。

    可见,四殿下还是很明白地记着自己身上流的是谁的血,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真心帮助小王爷您呢?小王爷,您小心呐。”萧振海阴冷的目光看着凤千越,说道。

    “萧振海,本王就是再落魄,也轮不到你来说。你四次让小王爷打败战,本王才要怀疑你,是不是早就和凤云峥凤诀勾结好了,用替他们打胜战,欺骗小王爷,来换你们父子的性命。”凤千越也不甘示弱,徐徐地道。两个人都不是白的,又何必说对方是黑的?

    “你,凤千越,你休想在小王爷面前挑拨离间,我在幽州已经很长时间,我心日月可鉴,太后娘娘和小王爷都看在了眼里,你别以为你三言两语,小王爷就会相信你!”萧振海义正言辞地说道,“倒是,小家子气,利用女人算什么本事。”

    “是吗?”凤千越眼底一丝冷笑,道,“那那一日,你家二公子萧河佯装成将士,潜入军中,再由三公子偷偷护送出去呢?这又作何解释?”

    耶律楚一听,萧河回来过了,猛地站了起来,“什么?你们再说一遍。”

    “小王爷,休要听凤千越这个烂人胡说八道,他是因为没有为小王爷立功,怕小王爷追究,才故意挑拨离间的。”萧振海见耶律楚发怒,理解单膝跪下,解释道。

    “呵,若是没有此事,南相何必如此激动呢?小王爷,我怀疑萧振海当初是故意放走萧河的,然后利用萧河来联络凤云峥和凤诀,将这边的情报传过去。不然的话,以契丹将士的战斗力,怎么会连败四次?上回萧河潜入军中,定是窃取了重要的机密!”凤千越说道,一字一句,也咄咄逼人。

    他狠狠地瞪着萧振海,老贼,狗贼,既然要落井下石,那就来呀,看看谁的石头更大,看看谁被砸的更重,看看谁流的血最多!

    “凤千越,你休要含血喷人,你!”萧湖见状,也站出来说话了,“小王爷,我们绝没有让二哥做这样的事!”

    “我听说,萧河在契丹一直很有气节,念念不忘大周,当初与颜公主成婚还是被逼的,这不正说明了他身在曹营心在汉吗?如果逃了出去,自然要帮助大周来对付契丹了。小王爷,我说的没有错吧。”凤千越冷眼看着萧家父子,说道。

    他当初也在契丹呆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也不是白呆的,他也了解了不少事情。

    “小王爷,分明是凤千越他居心叵测,他没来之前,我们萧家和小王爷关系如此亲密,他一来就一直在挑拨离间。小王爷,大战在前,如若我们内乱,这岂不中了凤云峥的圈套了?这就是凤千越的阴谋啊。”

    “够了!”耶律楚猛地一拍桌子,道,“事情,要一件一件解决,小王今天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四殿下,你先给我一个交代再说吧!”他实在不能容忍,凤千越用女人计让他变成了一个笑话!

    凤千越缓缓看向耶律楚,道,“小王爷放心,本王说过的话,自然的算数的。不过,小王爷可千万不能被萧家父子蒙蔽了,萧振海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我更加清楚了,小王爷,莫要引狼入室啊!”

    “凤千越,你闭嘴!”萧振海气的大吼。

    他知道,以耶律楚的脾性,再加上萧振海父子在一旁咄咄逼人,他今日若不做出一些自损的事情来,怕是过不了这一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