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不能容忍的错误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17章  不能容忍的错误

    “那就要看看她前来的目的了,是为了为兄我的美色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凤云峥道。

    “……九王兄,我发现自从这个假冒的来了之后,你怎么反而不正经了?”凤诀故意皱着眉头,说道。

    “因为看着这张脸,我就更想念我月儿了,总想着,心情便格外好,人也变得和颜悦色些了。”凤云峥笑着说道。

    “啧啧啧……”凤诀道,“我还未婚配,也考虑考虑我这独身人的感受吧。”

    “哈哈,言归正传,今日再试探试探她,看她到底为何而来。”凤云峥收起了笑意,说道。

    “好,我倒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她后面的人是谁了。”凤诀扬起唇角,掠起一丝冷意,道。

    片刻后,夜风走了进来,脸色却不太好,单膝跪下,道,“殿下,末将罪该万死,请殿下责罚。”

    “什么事?”凤云峥问道,凤诀也看着他。

    “几个冒充的劫匪,趁卑职不备,全都咬舌自尽了。”夜风懊恼地说道,他向来甚少失手,对凤云峥交代的任务总是完成的近乎完美,但是这一次,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咬舌自尽?这么忠贞侍主吗?”凤诀用嘲讽的口吻说道。

    “活着有活着的用处,死了也有死了的用处,你不必过于自责,本王另有办法。”凤云峥听说了这消息,倒没有多大的反应。

    “死了的用处?”夜风不解。

    “九王兄已经想好法子了?”凤诀惊讶于凤云峥的速度。

    “自然,本王很会物尽其用的,今日便请你们看一场大戏,现在,各做各的去吧,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凤云峥唇角笑意掠起,老神在在。

    “是,殿下。”夜风走出了凤诀的军帐。

    虽说,殿下说,死人有死人的用处,死了也没什么。

    但是他归看好的人在他的手里死了,这是失职,身为一个合格的暗卫,他绝不能容忍自己出现这种错误。

    夜风紧绷着脸,走到无人处,抬起手,用力地捶着面前的大树,那树摇摇晃晃,他的拳头破了皮,鲜血淋漓。

    他紧紧咬着牙关。

    “行了吧,你不疼,这树要倒了。”一个冷冷淡淡的声音传来,夜风回头一看,只见冷眉一身黑色的衣裳,双手环胸,一把剑佩戴在身上,走了过来。

    夜风气鼓鼓地转过身去,说道,“你不用安慰我,失误了就是失误了。”

    冷眉淡淡地瞅了他一眼,说道,“我没有安慰你啊,我不会安慰人,我只是心疼这棵树,已经被你打歪了。”

    夜风看了眼这棵树,叹了口气,就着地坐了下来,一脸懊恼,说道,“是我大意了,得意忘形了。”

    “得意忘形不是你的个性吗?也不是第一天了。”冷眉在离他有点距离的地方坐了下来,“现在尝到一个教训,也好。”

    “啊!”夜风大叫一声,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说道,“这是我人生的污点,无法忍受,无法忍受啊,我是殿下的第一暗卫,我不能犯错。”

    冷眉看着他那一直在滴血的手背,上面还沾了些草尘。

    她面无表情地挪到他身边,一把撕下一下衣袍的一角,将他的手拿了起来,放在手中。

    夜风一愣,抬起头来看着她,“小眉,你……”

    “别动,我不想我的搭档血淋淋的,容易暴露目标。”冷眉将沾在他手上的草屑捡了下来,再从怀中掏出一瓶金疮药来,洒在他破皮流血的地方,再用布一圈一圈的包扎起来。

    夜风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她神情那么认真,她身上的气息真令人着迷。

    他的头慢慢地往她怀里倒去——

    “想死的话,就再靠过来一点。”正当他的脑袋要塞进她怀里的时候,他听到了这么冷冷的一句。

    他顿时吓了一跳,急忙坐正了身体,嘟着个嘴,委屈地说道,“媳妇,我受伤的不仅仅是手,还有我的小心灵,需要你柔情的安慰,才能化解我,让我靠一靠吧。”

    冷眉瞪了他一眼,道,“你再给我恶心一点。”

    夜风抿着嘴,不说话了,过了一会,他脸上露出笑容,又慢慢地朝她靠过去。

    不过,这次他往她肩膀上靠,这种不会不肯吧。

    “咔嚓……”冷眉手下一个用力。

    “啊!”夜风发出一阵惨叫声,那被包扎好的手颤抖着,整个人倒在地上,“你,你谋杀亲夫啊!”

    冷眉起身,拍了拍手,居高临下地看着疼的直在地上打滚的男子,说道,“得寸进尺,尝到苦头了吧。”

    说完,便转过身,冷傲地离去。

    “啊,疼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夜风大声喊道。

    但是冷眉却头也不回。

    夜风看着她走远的背影,又看了看被她包扎好的手背,将这手背放在脸上磨蹭着,脸上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

    “嘶,真疼。”他又眉头一皱,疼的一个瑟缩,“这丫头,还真舍得下狠手,我自己捶树就擦破了一点皮流了几滴血,她给我一按,我手指都要断了。”

    不过……

    他闻了闻他的手,香香的,有小眉的味道,他要一直留着。

    *

    自令月和连焱走了之后,清风整个人没了先前的淡定,开始感到不安,那两姐弟都排斥她,而她没想到他们会出现,表现地也不如先前的自然。

    等他们一走,她便谎称累了,要歇一歇,世界上,她躺在床上的时候,一直在回想自己有没有在哪里露陷,结果出了一身的冷汗。

    正在这时候,她感到军帐帘子掀起,凤云峥走了进来,她闭了闭眼睛,心想着,现在该怎么办好呢?

    “呵,还没睡醒呢。”她听到凤云峥貌似自言自语的一句,语气中还透出一丝宠溺的味道来。

    这说明,是不是她太多心了,而他并没有看出什么来呢?

    她想了想,深呼了口气,转过身,坐了起来,一脸迷迷蒙蒙的样子,声音软软地道,“云峥,你回来了。”

    “月儿,你醒了么?”凤云峥问道,将这帐中的两盏烛火点亮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