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我月儿独一无二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16章  我月儿独一无二

    不知真相的凤诀走了,令月儿停下了脚步,站在路中间,又低头将腰间的半块玉佩取了出来,放在掌心:

    历经数次生死,她失去了一切,唯独这块玉佩,还留在身边。

    她紧紧地将玉佩握在手中,手贴着心口,悲伤的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来,哽咽着说道:

    “我从来不知道,再见之时,我已不识你,你看到我时,心中作何想?如今,我记起了一切,却没有勇气向你坦诚一切,我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当初我说,愿有人鲜衣怒马,陪你仗剑天涯,可今日,我们相见不相识。连诀,这是老天爷与我们开的玩笑吗?”

    令月抱着玉佩,慢慢地蹲下来,眼泪一颗一颗,落在晶莹剔透的一只鱼上面。

    “姐姐……”焱儿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伸出自己稚嫩的小手,揽住连令月的脖子,“疼吗?呼呼……”

    连令月哭了很久,才抹去眼泪,抬起头来,双手抚摸着连焱的脸,他竟然也跟着她哭了,她哽咽着道,“焱儿,这段日子,苦了你了,不过好在,你还在我身边。”

    “姐姐,在,焱儿,在。”连焱见姐姐和他说话,便破涕为笑。

    只是……

    令月儿突然想起刚刚在兵营中见到大姐的情形来,现在回想起来,怎么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呢?

    好像,哪儿总不对劲似的。

    姐姐大腹便便的,为何要来山海关?

    她决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守在他们屋子前后的侍卫,让他们回去和连诀九哥哥他们说一声,注意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令月儿,你回来了!”正在这时候,另一个男子,从屋子里一路跑了出来,一脸兴奋地看着她,他那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如释重负,被她全都看在了眼里。

    她将玉佩放回腰间,擦去泪痕,站了起来,看着他像个孩子似的,一路飞奔而来,她突然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了。

    “令月儿,你还回来。”他跑到她的面前,兴奋又快乐地看着她,一双手放在身前揉搓着,因为她的归来,他幸福的像个傻子似的。

    令月儿突然间心里一阵难受,如果说,过去她与萧河之间只有朋友的关系,她从未逾越过那道界限,那如今呢——

    “令月儿,我还以为……”他眼中有星星,闪烁着光彩,只因看到她的归来,他为自己的患得患失挠了挠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他忍不住在心中说自己,怎么可能呢,令月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她还不会离开他吧。

    “萧河……”她看他这样,心中一抹浓浓的情愫包围着她,让她沉重地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怎么了,令月儿?”他一脸赤城,笑容满面地看着她,因为她的归来,他那么开心。

    “没什么,你等了很久了吧,回去吧。”令月儿说道,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她突然间恢复记忆,还没有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办,她心里很乱。

    而萧河看到她笑,他便笑的更开心了,只要令月儿开心,他就觉得特别满足。

    然而,他并不知道,她已经想起了一切。

    “走吧,回去咯。”他弯腰,将连焱从地上抱了起来,另一只手则拉住了令月儿的手腕,一块往回走去。

    令月儿的手往回缩了缩,但最终还是没有抽回来。

    *

    凤诀心思重重地回了兵营,凤云峥已经在军帐内等着他了。

    他将内心的私人感情撇去,压低声音问道,“她呢?”

    “说是累了,要休息。”凤云峥声音清冷如冰,眼底溢出一丝冷意。

    “九王兄,你早就知道她的假的了?”凤诀内心涌起一阵寒意。

    “知道了。”凤云峥淡淡地点头,唇角露出一抹冷意来。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凤诀问道。

    虽然,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因为他们几乎没有相处过,所以,没有找到什么确切的证据。

    但是刚刚,见到令月儿的时候,她显然根本不知道令月儿在这里,先前,他们分明已经写信告诉过姐姐,令月儿和焱儿已经有下落了。

    而且,很明显,焱儿和令月两个人都对这个“姐姐”的亲近感到排斥。焱儿估计是因为觉得这假冒的女子身上气味不同,而令月儿则是出于血脉亲情的排斥。

    “这世间,只有一个连似月,她是我的心头宝,便是皮囊再像,我只消一眼就看得出来,假的月儿,我在看她眼神的时候,是不会有心动的感觉的。”凤云峥说道,目光深情而笃定。“若真是我月儿,我何须与她分床而睡,便是床再小,她肚子再大,也要抱着她睡在一起,不让她离开我片刻……”

    “咳咳……”凤诀脸一红,咳嗽了两声,说道,“九王兄,扯远了。”

    “哦,是是是,哈哈,诀儿还是个没有那个的纯情小男孩,为兄怎可在你跟前说这种伤害你的话,哈哈。”凤云峥看到凤诀面红耳赤的样子,禁不住揶揄道。

    “九王兄!”凤诀脸更红了,“你别开我的玩笑了。”

    “哈哈哈。”凤云峥心情却显得挺不错,笑的十分爽朗,道,“为兄只是觉得那女子的行径可笑,那教她来迷惑我的人更加可笑,我凤云峥最不会受的就是女人的迷惑了,他们实在不够了解我,派个和月儿一样的人来,倒不如派个老嬷嬷来,能迷惑我一些。”他冷笑着说道。

    “那她有没有察觉,你已经知道她是假扮的了。”凤诀问道。

    凤云峥唇角露出一抹笑意,道,“她对本王,一无所知。就算知道了,她又能如何呢?她的一举一动,皆已掌握在本王是手中了。若本王想她现在死,便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简单,不过,本王不想杀死这无用的蚂蚁,用蚂蚁把后面的大虫引出来,才是目的。”

    “依我所见,派这个女子来的人,一定是非常熟悉姐姐的人,否则,她不会模仿姐姐模仿的这么像 ,寻常人轻易就被骗了过去。”凤诀眼眸间闪过一抹深沉,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