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半块玉佩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15章 半块玉佩

    这两人,一个还小,一个凭直觉,都不太喜欢“连似月”的样子,清风见她竟抽回了自己的手,不禁懊恼,不该多此一举的,这样反而显得自己陌生了。

    凤云峥似乎察觉了她的“失落”,安慰道,“令月儿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不仅仅是对你,对其他人也如此的。”

    清风听了,才露出释怀的表情,道,“因为太想见了,所以希望她也能像我一样,不过,没关系,一切都是时间问题而已,我们用膳吧。”

    “一家人”在一起用了膳,连焱始终窝在令月儿的怀里,对她显得很依恋,而令月记忆中虽然没有连焱,但是却不由自主地对他很好。

    用完了膳后,凤诀送他们姐弟走。

    “他们现在住在何处呢?”清风道,“我也好差人时常过去看看。”

    “我们在……”

    “十一的头时常疼,我便安排她住在离此地较远的一个大夫家中,派了人伺候保护,姐姐你不用担心了。”凤诀不着痕迹地接过令月儿的话,说道。

    令月微微一愣,眼底露出一抹疑惑:十一殿下为什么要撒谎呢?

    回去的路上,令月有些歉意,说道,“殿下,抱歉,什么都没想起来,好像没帮到什么忙。”

    凤诀却微微笑道,“你不用想太多了,回去好好歇着吧,今天来回一趟,也累了。”

    他看了眼她怀中的连焱,这孩子已经睡着了,安心地躺在令月的怀中。

    马车一路到了了小屋子附近,凤诀先抱着连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跳下来的时候,有个东西从他的身上滑落下来。

    令月儿从马车帘子里探出头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他落在地上:这是一块双鱼玉佩的一半,她顿时一愣。

    这玉佩,她也有。

    凤诀弯腰去捡的时候,令月儿却先他一步,伸手将这玉佩捡了起来,好奇地看着,问道,“这是你的东西吗?殿下。”

    “……”凤诀一愣,大约是抱着连焱,这孩子一直在他身上蹭,所以把这玉佩给蹭下来了,他点了点头,道,“是,是我的。”

    她急忙从脖子上取出属于她的那半块来,再将这两块玉佩合在一起,便组成了毫无缝隙的一块双鱼玉佩。

    她的心头受到猛烈的一击,顿时,脑海中受到重重的一击,整个人后退了一步,靠在了马车上,抓着玉佩的手颤抖着:

    “好吧,你什么都不要。但是,你的慷慨不能成为我小气的理由,我凤令月可不是这种人。我告诉你,我真的是公主,当今皇上的第十一个孩子。这半块玉佩放在你这里,未来你若是后悔了,或者你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就拿着它来找我,无论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做到。”

    那蒙面的男子却很不屑她这半块玉佩似的,转身就走。

    那少女连忙追了上去,“你别拒绝啊,拿着,又不会少一块肉。”她强行将玉佩塞进他的手中,对他灿烂一笑,然后蹦蹦跳跳地走了。

    ……

    令月儿手拽着玉佩,脑海中突然间浮现那曾经的记忆来。

    凤诀以为令月儿又头疼了,忙将连焱放回马车内,双手握住她的双肩,面色焦急地道,“十一,十一,你怎么了,头又疼了吗?”

    令月缓缓地抬起头来,注视着面前男子焦急的表情,眼泪不受控制地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心像是被针狠狠地扎了几次,钻心的疼。

    “十一,十一……”凤诀不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还以为是看到了曾经熟悉的东西,让她又开始头疼了,他握着她的手,说道,“十一,别想了,什么都不要想了,你不痛就好,我没关系,你不痛就好……”

    他好着急,好担心她的样子。

    令月不舍得闭上眼睛,她深深地看着面前的人,他已经不似记忆中那时候的明朗少年了,他是统帅三军,威武霸气的大元帅。

    “十一……”凤诀突然发现令月的眼神和平时头痛发作的时候很不一样,他心头微微一颤,“十一,你想起这玉佩了吗?是你曾经送给我的,你说……”

    “我没想起来,我不记得了!”令月突然抹了把脸上的眼泪,将另外半块玉佩给了他,说道,“殿下,我该回去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凤诀接过她递过来的玉佩,心里的那点期待又破灭了,他低头看了看这玉佩,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道,“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殿下以为什么?”令月问道。

    “没什么了,走吧。”凤诀将连焱重新抱了下来,连焱抬头,眼睛咕噜咕噜转着看着这两个人。

    “焱儿,走了。”令月拉着焱儿的手,转身往那屋子那边走去,凤诀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远,眼底一抹深深的失落,嘴里喃喃道:

    “十一,多希望你能想起我来,这一天还有可能到来吗?到时候,如果让你跟我走,你愿不愿意?”

    他正低头沉思的时候,令月儿却突然转过身来,朝着他,大声说道,“殿下,战场之上,刀剑无眼,请你……珍重!”

    凤诀听了,心头一颤,“十一……”

    而这话说完,令月便转过身,拉着连焱的手,匆匆走了,徒留给凤诀一个背影。

    “姐姐,哭了?”连焱抬起头来,问道。

    “不,我没哭,是风太大了。”令月说道。

    那一年,长春宫,母后失宠被打入冷宫,她便从一个金枝玉叶变成了什么都要自己动手劳作的“公主”。

    那一日,他前来,告诉她,他要去山海关了,要成就一番霸业再回来,那时候的他,有踌躇满志,也有不为人知的心酸和秘密。

    她心中依依不舍,却只能说一声,连诀,请你珍重,愿你鲜衣怒马,归来仍是少年。

    ……

    连诀,连诀……她心碎地喊着这个名字。

    是的,她想起来了,她全都想起来了!

    她是名字,她的身世,她的连诀,她所有的一切,她都想起来了。

    这些记忆,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