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跟我走一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12章 跟我走一趟

    “呜呜呜……”令月蹲在地上,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毛茸茸的小动物,忍不住伤心落泪。

    今天早上一起来,她准备给小兔子喂点吃的,却发现它已经死了,她便伤心地哭了起来,都哭了半个时辰了。

    萧河站在她的身旁,有些手足无措,他从来都没见过令月儿这么哭,也从来不知道令月儿这么能哭。

    而连焱则歪着头好奇地看着她,嘴里说道,“姐姐哭,姐姐哭了。”

    萧河小心翼翼地蹲了下来,拉了拉她的手腕,说道,“好令月儿,别哭了好不好,人死不能……兔死不能复生,我们就当它去往极乐世界了吧,你这么喜欢它,有了你的喜欢,没准,它下辈子能变成一个人呢。”

    他惯不会安慰女子,所以,安慰令月的时候,也显得笨拙的很,看起来憨憨的。

    令月回头,用泪眼看着他,问道,“你是说,它下辈子会变成兔子精吗?”

    “噢,不不不,不是,就是人吗,真正的人……”萧河连忙说道,并且把自己的衣袖递了过去,“喏,袖子借你,快擦擦眼泪吧。”

    令月看了看他,拉过他的衣袖,粗鲁地擦去脸上的眼泪,说道,“好了,我没事了,找个地方把它埋了吧。”

    “好,我马上去找!”见她不哭了,萧河如获大赦,心里头暗暗地松了口气。

    她要是再哭下去,他真的得陪着一起哭了,除了这个,他想不别的办法了。

    萧河找到一棵树,令月儿双手抱着这兔子站在一旁,萧河用铁楸挖了个洞,她便将小兔子放了进去,用泥土掩埋了,再找了一些树叶,蹲在地上,一片一片地覆盖在这小小的坟堆上面。

    萧河站在一旁看着,他见惯了生死,在战场上杀的人不计其数,一旦打战,那命便不像命似的,随时会死去。而他这是头一回看到有人这么郑重地对待一只小动物的死,让他感到有些神奇,因为是令月儿的行为,他又觉得很值得珍重。

    他在她的身旁蹲了下来,拿过几片树叶,洒在这小坟堆上面。

    凤诀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这笑意中却含着浓浓的苦涩:

    令月儿现在的模样看起来很平静,很充实,这才是安安稳稳的样子,是吗?

    萧河洒着树叶,手微微一顿,回头,便看到凤诀正站在那里,顿时心头微微一颤,又回头看了令月儿一眼,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令月察觉到了异样,她扭头看了看萧河,再顺着萧河的目光看了过去,一眼看到了那位十一殿下。

    “十一殿下,你来了。”萧河抱拳,道。

    每一次,凤诀出现,他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复杂,他的出现会提醒她,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基于令月儿忘记了过去的基础上。

    一旦,令月儿恢复了过去的记忆,他的所有美梦便会戛然而止,令月儿会立刻回到原属于她的地方去,没准,她还会责怪他,用这种方式把她留在身边。

    到时候,他会不会被重新打回地狱,这一回的地狱,只怕会更深,更可怕。

    凤诀怕令月又头疼,便将所有的情绪隐去,脸上带着平静的笑意,说道,“我来,是要请令月小姐去一趟军中的。”

    萧河一愣,看向凤诀,放在身侧的手不禁微微收了收,那眼神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慌意乱。

    令月问道,“不知道殿下请我去军中是为了什么?”

    “九殿下想见你一见。”凤诀说道,他没有在萧河面前提连似月三个字,毕竟姐姐和萧家不共戴天,萧河前一阵子消失便是去找萧家人了,他要尽最大的力量保护好姐姐。

    “九殿下?”令月儿不由地看了萧河一眼,露出询问的目光来,萧河没有说话,令月儿便转头,对凤诀说道,“抱歉,我不记得有九殿下,我还是不去了,请向九殿下表示歉意。”

    “令月儿,你若是想去,就去吧。”萧河见她其实是在征询她的意见,于是说道。

    他并不会,也不愿意,用这种情感来束缚令月的行动,因为她看得出,令月其实是想去的,她也会为过去生活的一切而好奇。

    “他和我一起去好吗?”令月儿问凤诀。

    一起去?凤诀看向萧河,又看了看令月的眼神。

    “不用了!”萧河却马上拒绝了,他知道一旦离开这个半山腰,离开他和令月住的这个屋子,他们就会变成对立的两方。

    只有在这里,他们才能这样心平气和地说这些话,而一旦离开这,这些话便没有说的余地了。

    而且,他也看得出,凤诀对他是有所隐瞒的,

    “令月儿,九殿下要见的人是你,不是我,我去的话会不方便的,我在家中做好饭等你。”萧河脸上带着笑意,对令月儿说道。

    “好吧,我会按时回来的。”令月儿说道。

    “马车已经准备好了,上去吧。”凤诀说道。

    萧河看着他们三个人一起走到了那树下的马车处,他眼底突然间有点微微的湿润:总有一天,这一幕会变成现实的,而且,这一天,恐怕也不会太远了。

    他弯腰,将地上的铁楸捡了起来,转身,走回屋子里去、

    将铁楸放回原处后,他开始收拾屋子,脑海中则想着,今天晚上令月儿回来的时候,要吃些什么好。

    凤诀一直领着令月走到了马车边上,把自己的手伸给了她,说道:“我扶你。”

    令月低头,看了看他的手掌。

    “来吧。”凤诀再说道。

    但是,令月却将连焱抱着,放进了他的怀里,说道,“请殿下替我抱着焱儿吧,我自己上马车。”

    “……”于是,凤诀怀里多了个孩子,眼睁睁看着令月儿自己上了马车。

    “殿下,把焱儿给我吧。”进了马车后,令月伸出手来,道。

    “我来吧,你的手不方便做力气活。”凤诀知道,她的手曾经受过很重的伤,现在虽然好了,但是仍旧做不了需要力气的事。

    他说着,弯腰,抱着连焱上了马车,坐在令月儿的对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