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8章 非来不可的理由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08章 非来不可的理由

    只过了一会,“连似月”便在凤云峥的注视下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睫毛微微颤着,看来的安心了,所以睡得这样安稳。

    凤云峥一直坐在床榻前看着她的睡颜,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安心的微笑。

    睡梦中的“连似月”把被子踢了,凤云峥再伸手拉过被子,“小心翼翼”地给她盖上,生怕会吵醒了她似的。

    “云峥,云峥……”“连似月”在睡梦中喊着他的名字,温柔,缱绻,那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说道这个名字便有极大的满足似的。

    “月儿……”他回应着她,显得更加温柔。

    但是再过了一会,她却在睡梦中发出低低的呜咽声,“青黛,泰嬷嬷……”

    凤云峥一愣,起身,一看,她的脸上竟挂着泪珠,睫毛都打湿了,看来是为失去的奴才感到伤心,这毕竟是从她回京都就时时刻刻跟着伺候的奴才,早就有了深厚的感情,突然全部都失去了,对她来说,也是个沉重的打击。

    “接二连三的失去身边的人,真是苦了你了,月儿。”

    又过了一会,她没有什么动静了,呼吸均匀,沉沉地睡了过去。

    凤云峥起身,回到书桌前,开始处理公务,他脸色沉静,思维敏捷,偶尔抬眸看一眼对面床榻上的人,便唇角微扬。

    一直处理到了深夜,倦意袭来,凤云峥起身,准备歇息。

    他来到床榻前,开始解开锦袍上的衣扣,“连似月”躺在床上,听到凤云峥靠近的脚步声,还有他脱衣裳的声音,不禁紧紧地握紧了拳头。

    她从前也不过是醉仙楼的一个赔笑的,但是,自从跟了凤千越,便将凤千越当做了此生的唯一,再有别的男人来碰她,便觉得排斥。

    然而,当凤云峥的手落在被子上的时候,看到她的肚子,顿了顿,又收了回去,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凤云峥掀开帐篷,门口站着的将士立即低头,道,“殿下。”

    “去找一张矮榻过来给本王。”凤云峥命令道。

    “是。”那将士转身而去,很快就抬了一张干净的矮榻来,搬进了军帐中。

    凤云峥抬手,让他们离去,再将“连似月”床榻上的那床被套拿了过来,自己睡在了这新增的床榻上。

    “连似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暗自松了口气后,转过身来,道,“云峥,怎么了?”

    “你有了身孕,大腹便便,这军中的床榻,本来就不比咱们王府里的宽阔,两个人睡着太挤了,你会不舒服的,我便让人搬了张床榻进来。”凤云峥说道。

    “连似月”眼底露出浅浅笑意,一往情深地望着凤云峥,说道,“云峥,谢谢你。”

    “傻姑娘,都要做母亲的人了,还说这些,快些睡吧。”凤云峥朝她露出一个笑容道。

    “好。”“连似月”点头,转过身去,闭上眼睛,悄悄地松了口气。

    凤云峥则睡在对面,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背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眼底的笑意渐渐地凝聚了起来。

    风吹来,帐中的烛火灭了,一片幽静黑暗,两个人都睡着了,安静地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

    第二天一早。

    “连似月”便醒了,醒来的时候,凤云峥已经穿戴整齐了,正坐在床边看着她。

    她脸上浮现一抹红晕,微微低下头去,放在身侧的手不由地暗暗握紧了,她突然发现,这个九殿下的浑身隐隐地散发着一种高高在上的魄力,让她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笑容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只好借着“害羞”的样子,低下头来,掩饰了那一闪而过的慌乱。

    “睡得好吗?这儿的床榻有窄又硬,我担心你休息不好,会影响身体。”凤云峥有些担心地问道。

    连似月摸了摸腰背,说道,“到了这个时候,无论睡什么地方,都会腰酸背疼的。”

    凤云峥眼底流露出一抹心疼,说道,“月儿,真是辛苦你了。”

    这时候,将士们送了早膳过来,“连似月”显得食欲很好,道,“最近总是天天觉着饿,吃多少都吃不饱,今早送了这么多来,我竟觉得能全部吃完。“

    “吃吧,能吃多少吃多少。”凤云峥亲手将熬好的粥放进碗里,递到她的手中,还用嘴巴吹了吹,显得十分体贴关怀的样子。

    “连似月”接过勺子,吃进了嘴里,两个人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样子,令帐内的侍卫也不禁暗暗羡慕。

    用完了早膳后,凤云峥搀扶着“连似月”一块到帐外透透气,连似月站在帐篷前,披风迎风飘起,浑身散发着一抹冷凝的独特气质。

    帐外风大,凤云峥解下身上的大氅披在了连似月的身上,“连似月”一眼望过去,只见将士们正在操练,一片如火如荼的场面。

    她点了点头,道,“这样看来,将士们士气很足,要再战胜契丹人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诀儿训练将士很有一套。”凤云峥说道。

    “哦?”“连似月”抬眸往操练场上看了过去,只见,凤诀正手持长枪,浑身散发着凛然的气势,面色沉静,训练着面前的大批将士,“诀儿真是不错的。”她眼底满是赞赏。

    凤诀也感觉到了来自这边的注视,便回过头来,朝他们点了点头。

    然后继续操练,清风的眼底淡淡地扫过一抹不明的意味,浅到不会轻易让人察觉到。

    “对了,月儿你说你有非来山海关不可的理由,现在可以说来听听了吗?凤云峥问道。

    “云峥,我们去帐内说吧,外面有点冷。”“连似月”说道。

    “好。”凤云峥听从她的,一块进了帐篷内。

    “连似月”一脸严肃,说道,“因为八殿下,所以,我不得不冒着危险亲自跑一趟,别的人,我不放心。”

    “八王兄?”凤云峥眼底一凝,想起粮草迟迟未来的事,便紧声问道,“此话怎讲?”

    “是,我在京都之时,察觉到凤烨有不轨之心,他想趁着山高皇帝远,和契丹人勾结,将你和诀儿置于死地。”“连似月”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