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 月儿来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03章 月儿来了

    凤云峥站了起来,走到哪军事布阵图前,脑海中回想的却是前一世的凤烨:对于皇位,凤烨一直都有这个野心,只是,凤千越技高一筹,又得到了他和月儿的支持,所以最终打败了凤烨,登上了皇位,后来,则将凤烨处以腰斩的极刑,死的也很惨烈。

    “当时把红菱抓了起来,她供认说是徐国公派来的,八殿下并不知情,一切都是徐国公的意思,不知她是嘴紧,还是八王兄真的不知情。”

    “无论如何,红菱总与八王兄脱不了干系,徐国公可是八王兄的外祖父,这两人本就是一体的,徐国公代表的就是八王兄,而八王兄的想法又未尝不是授意徐国公来做。”凤诀说道,眼底凝着一抹冷意,“我们是他夺得皇位最大的敌人,他若想除掉我们,最快最彻底的方式,就是利用山高皇帝远的山海关,到时候,再想个法子,摆脱的干干净净。”

    凤云峥眼底眼底闪过一抹深邃的沉思,说道,“现在与他有没有关不是最重要的,不管与他有没有关,我们的粮草和冬靴恐怕都出问题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如今是最紧迫的,毕竟只有十多天的时间了,我们要防患于未然。”

    凤诀点头,道,“九王兄所说有理,离山海关最近的便是陵城,但那不是粮草储备之地,恐怕一时之间也筹集不到那么多的所需粮草,最重要的冬靴也赶不上的,只希望,这一切都是我们多想了,粮草和冬靴都没有出问题。”

    “诀儿。”凤云峥意味深长地看着凤诀,道,“皇位的争夺和血腥的战争一样,不可存半分侥幸,所谓的希望,千万不要抱在心里,对对手半分的松懈,都会招来杀生之祸,你对他心存期望的时候就正是他想着怎么除掉你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记着我现在说过的话。现在,我们要把一切往最坏的结果上去想,做最坏的打算。”

    凤云峥的话,如同一把利器,敲在凤诀的心头,让他更加警惕警醒,“九王兄一席话,如醍醐灌顶,我乃三军主帅,断不应抱任何侥幸心理,即便对方是曾经关系不错的兄弟。”

    “诀儿,战场无父子,皇家无兄弟。”凤云峥郑重地说道。

    凤诀的心头溢出一丝冰冷,是啊,他曾经非常眷恋连诀的身份,就是因为不想要这样的自杀残杀,争争斗斗,可他身上流的是凤家的血,注定了他逃不过这宿命的安排。

    “呵,八王兄若明着争夺,我倒敬他三分,若断我粮草,杀我将士,枉顾这么多人的性命,那么他就应该被千刀万剐下地月,我凤诀也定不会放过他,要为枉死的将士们报仇。”凤诀眼底溢出冷意,道。

    “一将功成万骨枯,从过去到现在,一个皇位,蒙蔽了多少人的心智?夫妻之间,父子之间,兄弟之间,互不信任,互相残杀,君不君臣不臣。”凤云峥想起前一世,莫不是一个皇位引起的,特别是凤千越,对皇位所展示的野心,已经到了极致,多少人被他害死,包括他自己,还有他的月儿。

    “九王兄。”这时候,凤诀望着凤云峥,眼底一片赤诚,说道,“你放心,我凤诀可对天发誓,我对皇位没有野心,我也永远都不会因为皇位和王兄你自相残杀的。”

    凤云峥听了,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同样的话,我也还给你。”

    “我相信。”凤诀握住凤云峥的手,眼神炽热,这是姐姐共度一生的男人,他相信姐姐的一切,所以也相信姐姐选择的男人。

    “九殿下……”正在这时候,外头传来一个声音,“京都来信了!”

    凤云峥一听,脸上露出一抹惊喜的表情来,立刻道,“快进来!”

    肯定是月儿来信了,这是他最快乐的期待。

    凤诀松开了握着凤云峥的手,笑道,“众将士都说,九殿下严肃冷酷,不如我这大元帅来的平易近人。殊不知,唯有姐姐可让你展露笑颜啊,这要是姐姐到了你身边来,他们便能时时看到你的笑容了。”

    凤云峥也笑道,“你惯会取笑我。”

    这时候,那将士掀开帐篷走了进来,双手将信奉上,凤云峥面含笑意接过信,展开,然而阅读完信笺之后——

    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了,流露出一抹无法言说的表情来。

    凤诀见他这样,心头一颤,手一紧,站了起来,问道,“怎么了,信里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吗?是不是姐姐出什么事了。”

    “不是。”凤云峥将信展开,再看了一遍,再抬头看向凤,道,“被你说中了,月儿她当真要来山海关此地与我汇合了。”

    “什么?”凤诀一愣,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急忙从凤云峥手中接过信笺,迅速地看了一遍,只见姐姐在信上面说,因不想再受千里相隔之苦,并且有极为紧要的事,要亲自和他说,这事关乎山海关最后一站能否取胜,所以她会前来山海关与凤云峥团聚。

    他前后再看了好几遍这封信笺,抬头说道,“王兄,这是姐姐的字迹没错,这样说一不二,也是姐姐的性格没错,而且,按照这上面写信的日期,姐姐这一两日就要到了。”

    他心头一颤,心里头闪过无数的念头。

    凤云峥眼底微微一闪,将刚才送信进来的侍卫传唤了进来,问道,“按日期算,这封信笺十天前就应该到了,可知为何现在才到本王手中?”

    那侍卫单膝跪地,道,“殿下,据驿站的人说,因为天气恶劣,马匹受伤,所以殿下的信笺才迟到了几天。”

    “这说法倒也没什么破绽。”凤诀说道,这样的天气,也不是特别紧急的信,没有占用专用的官道,多以迟来数天,也很正常。

    凤云峥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九王兄,我还是没法相信,姐姐竟怀着身孕,从京都一路来山海关找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