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九九章 他来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九九章 他来了

    “八,八殿下……”那奴婢看到凤烨远走的背影,心里头顿时一沉——糟糕,八殿下这方向不是前往恒亲王府方向的。

    凤烨的骏马驰骋在正阳街上,他目光坚毅,手紧紧,紧紧握着马鞭,一脸面无表情。

    “快,快跑!恒亲王府走水了,快去救人!”这时候,一队官兵飞快地往恒亲王府的方向跑去。

    “也不知道恒亲王妃出来了没有,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但愿老天爷不要这么残忍啊!”

    凤烨立于高高的骏马之上,他扭头,朝恒亲王府的方向看去:只见,大半夜的,青烟升腾,很多人往那边跑去。

    “奴婢,奴婢是冒死跑出来的,奴婢身上也,也受伤了,但是,王妃娘娘吩咐奴婢说,来找八殿下,八殿下不会见死不救的!只要见到八殿下,就有救了。”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奴婢讲的这句话,他的拳头紧紧,紧紧地握着,手指头几乎要刺破手掌心了,内心煎熬,如同滚烫的热油。

    “吁!”突然,凤烨紧紧拽紧了手里的缰绳,那马便在原地停了下来,他的目光里有挣扎。

    “殿下!”侍卫看到他突然停下,不禁一愣,也跟着停了下来,唤道。

    “你们跟随本王去恒亲王府,你速速前去告知印淮,跟着张迎之的马车出城,看看他到底要去哪里,不要打草惊蛇。”凤烨说完,往恒亲王府的方向驰骋而去,高高甩起手中的马鞭,甩在马背上。

    “殿下,殿下!”这侍卫愣了,没想到八殿下竟然选择了去恒亲王府!

    “快去,这是本王的命令!”

    凤烨的声音消失在了暗夜中。

    那侍卫犹豫片刻后,往印淮的方向看去了。

    既然已经选择了,凤烨便没有再犹豫,他一路到了恒亲王府。

    只见,王府门口围着很多人,都在救火,火势已经小了一些了。而地上死了几个黑衣人,他眼底一沉,飞身下马,快步走了过去。

    “八殿下。”那门口的护院看到他,跪地道。

    凤烨没有说话,紧绷着脸色,走到那黑衣人的身旁,一把扯下了蒙在脸上的黑布,看了这死去的人一眼。

    “八殿下,这些人好像不是本地人,看样子,应该是外邦人。”这时候,有个护院走了过来,说道。

    “快,应该还有人逃走了,速速去追,记住,一定要抓活的,本王要亲自审问!”凤烨理解吩咐道。

    “是,八殿下!”

    待众侍卫离去,凤烨在沉声问道,“恒亲王妃人呢?”

    “在那!”那护院突然指着门口说道。

    凤烨连忙转身,看了过去,只见连似月正躺在矮榻上被抬了出来,那裙衫是一角,一片红色的血迹。

    他心头一颤,立刻快步上前,唤道,“似月,你怎么样?”

    那原本闭着眼睛的连似月在听到凤烨的声音时,心头微微一颤,那放在两旁的手不禁握紧了: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似月!”矮榻在地上放了下来,凤烨几步走了过去。

    只见她躺在这上面,腹部跳动了几下,她缓缓睁开眼睛来,看到凤烨就站在面前:他那张脸,仿佛要消融在夜色中一样。

    “八殿下。”她开口,声音沙哑,显得没什么力气,连扯起一丝微笑都显得有些艰难,那丫鬟青黛也受了伤,坐在一旁,油其他人包扎,而泰嬷嬷则幸免了,在一旁照顾着连似月,整个人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别担心,荣太医马上就到了,没事的。”凤烨蹲了下来,说道,唇角带着一丝微微的笑意。

    多久了,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和她说过话了。

    “多谢……多下八殿下。”连似月点了点头,说道。

    “不用谢,当初,我在尧城受了伤,你没有犹豫便救了我,但是今天,我却是由于了才来的。”凤烨说道。

    “不管如何,八殿下你都来了。”连似月说道。

    凤烨,他来了,所以未来的事,也许她会作出一些变化来。

    这次这样赌,既因为她要赢,同时,也因为——他往地狱的路上,她尝试了拉了一把。

    正在这时候,荣太医匆匆赶来了,赶紧提连似月检查脉象,连似月缓缓闭上了眼睛。

    *

    再说印淮这边。

    他与众护院一直悄无声息地跟在张家那一辆马车后面,但是,八殿下没有按照原计划前来,那么也就没有办法按照原计划执行他们之前定好的谋略。

    这么一直跟着,走了约十多里地,直到天渐渐凉了,印淮开始觉得奇怪。

    再继续走了两三里地,他终于决定上前的时候,那辆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只见,那马车上下来一个穿着披风,戴着帽子的男子。

    然而,当他将帽子取下来的时候,印淮猛地一愣——

    这个人并不是张迎之!

    难道,昨天晚上偷偷摸摸从张家后门出来的人,是其他人?

    “印大人,现在怎么办?”一旁的侍卫问道。

    印淮眼眸一凝,想了想,走上前去——

    那马车上下来的人突然看到数名侍卫将他团团围住,他顿时吓了一跳,后退两步,跌坐在了地上,嘴里喃喃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印淮没有说话,上前一把掀开马车,结果马车里面也空无一人了。

    “你们想干什么?这是张大人府上的马车,你们,你们休得无礼!”这人有些战战兢兢,却还是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来。

    “你是张大人的管家!”印淮说道,他盯梢张家多日,知道有个管家是长这个样子的。”

    “是,我是,您是……哦,您是八殿下的侍卫印淮大人!”这管家回过神来,恍然大悟地道,然后脸上浮现出笑容,道,“我道是什么人,差点给吓坏了!还好还好,是熟人,这就不怕了!”

    印淮怀疑的目光落在这管家的身上,问道,“深更半夜的,你为何偷偷出门,鬼鬼祟祟的,惹人怀疑!”他说着,唰的一声,拔出剑来,横在管家的脖子上,“说,你有何目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