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九二章 疑惑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九二章 疑惑

    连似月至始至终没有回头,她知道他在注视他,但是她如今已经不愿意再多看他一眼!

    她刚刚走出金銮殿,李嬷嬷便急急走了上来,跪下,道,“王妃娘娘,皇后娘娘听说了金銮殿上发生的事,但是娘娘不便现身,便命奴婢在此等候,请王妃您过去。”

    李嬷嬷看到连似月安然无恙,才放下一点心来。

    “让母后操心了,李嬷嬷,你带路吧,本王妃这就前去。”连似月道。

    一路到了长春宫,皇后急急忙忙走了过来,眼见连似月要下跪,她忙搀扶住了,道,“可别再贵了,本宫听人说你早朝之时手持宝剑擅闯金銮殿,还在地上跪着了,本宫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连似月脸上浮现出歉意,道,“因为怕母后担心,所以事先没有和母后说一声,让母后忧心了。”

    “本宫忧心没有什么,就怕你身子不好。”皇后忙让人在椅子上加了柔软的垫子,才让她坐下,又马上命人将汤婆子拿了过来放在她手中。

    “母后,这些日子,一直有人暗搓搓地想对付我,我便索性闹大了,让他们都乔乔,我恒亲王妃可不是好惹的。”连似月说道。

    “你这么一弄啊,是真没人敢惹你的。”皇后看着连似月这大腹便便的样子,仍旧觉得心惊,“哪个女子敢向你这么做?”

    连似月噗嗤一声笑了,问道,“母后是不是觉得月儿很彪悍,被月儿吓到了。”

    “你再彪悍,也是母后心目中最好的女子,若不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和云峥的孩儿,你一个妇道人家,何须把事情做到这么绝。说到底,还是辛苦你了。”皇后的眼底隐含着泪意,道,“辛苦你了,月儿。”

    连似月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暖意,她今日虽天不怕地不怕,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但是,与几个精明的男子周旋,一个多时辰下来,她其实很疲惫。

    这种时候,听到皇后的这些话,心里头便涌起一股浓浓的暖意。

    “有母后疼爱着,月儿便不觉得累了。”她将头靠近皇后的怀中,脸上带着微微笑意,道。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听闻山海关的战事对云峥极为有利,想必很快云峥就会回来了,你们夫妻二人也要团聚了。”皇后轻轻拍着连似月的背,安慰道。

    “是啊,很快就会好了,很快就要团聚了。”连似月受抚摸着腹部,道。

    这天,恒亲王妃手持宝剑,擅闯金銮殿,迫着八殿下亲手砍下徐良的脑袋,还将欺君罔上的徐国公关进了地牢的事传遍了皇宫。

    后宫女眷听了,莫不是惊讶不已,谁敢相信,一个女子竟敢做下这等惊世骇俗之事。

    只是,太后听到的时候,非常不悦,对旁边众人,道,“就算徐良和徐国公父子两人真犯下了错误,也轮不到她一个女子闯入金銮殿咄咄逼人,她这是忘了她自己的身份了!还手持宝剑,就连哀家,也不能上金銮殿。”

    “太后,听说,恒亲王妃并没有进入殿内,只是站在殿外,所以算不得闯了金銮殿。”文嬷嬷在一旁说道。

    太后脸色更加阴沉,道,“就算如此,哀家对她这种做法,也非常不满,朝中重臣犯了错误,自有朝中的做法,她凭什么如此?若不是念着她腹中怀有身孕,哀家要马上将她传了来,好好告诫一番!”

    一旁的谢锦然听到这件事,也感到很震撼,她顿了顿,道,“太后娘娘息怒,臣女听闻,恒亲王妃两年前,待字闺中之时,就曾经骑着马率领府中护卫,救出了当时连家少爷连诀,便是如今的十一殿下。想来,王妃本就是率性之人,才会这般的。”

    “男人有男人的事,女人有女人的事!说起来,她这无法无天的性子,都是被云峥给惯出来的,堂堂一个殿下,莫说侧妃,就连通房丫头也没有的,整个府里就她一个人,日日夜夜围着她一个人转。专宠就会惯出坏毛病来,现在从恒亲王妃的身上,哀家算是又看到了!”太后娘娘紧皱眉头说道。

    谢锦然没有再多说了,只安安静静地听太后抱怨连似月。她这心里,却开始想着另外一个人——八殿下。

    八殿下亲手杀了徐良,又将徐国公打入地牢,如此果断,是为了保住自己,还是私心偏帮了恒亲王妃?

    连似月在长春宫歇了一觉后,才由皇后安排轿子,一路送回恒亲王府去,千叮咛万嘱托要她回去好好休养,再也不要出府了。

    而连似月坐在饺子内,脑海中却开始冷静地思考一直在她脑海中盘旋的一件事。

    今日,那徐良要被就地正法之前——

    “哈哈哈,连似月,你这个贱人,你先除掉了贤妃娘娘,现在又除掉了我!你腹中不过是个孽种而已,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哈哈恰,你的孽种能不能见得到他的父亲,你还要向老天爷求呢,你就求老天发慈悲,让九殿下能平……”

    他的话音未落,凤烨就已经举起手中的剑,狠狠砍下了他的头颅。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的孩子能不能见到父亲还要向上天祈求?

    徐良的那个表情,带着一点得意,一丝幸灾乐祸,仿佛是知道什么事情似的。

    但是,他的话被凤烨生生一剑给砍断了,她没能听全。

    连似月再细细地回想凤烨当时的表情,琢磨了一遍又一遍,那个时候的凤烨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他好像有点怕徐良再继续说下去似的——

    当时,他那个表情只是一闪而过,换做一般人,可能不会去注意,但是,连似月却注意到了。

    而且,这异样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连似月相信,这种感觉不是平白无故出现的。

    她手放在腹部,缓缓闭上眼睛,再次一遍又一遍地回想当时徐良说这话,和凤烨迅速手起刀落一剑砍掉他脑袋时候的那个细微的表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