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九O章 斩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九o章 斩

    她的目光缓缓看向凤烨,那眼底隐隐含着一丝压力,那一瞬间,凤烨觉得很无力,觉得无地自容,更觉得没有勇气迎接她的眼神——她是不是已经认定,此事他早就知道了?

    “你,你肯定是为了拉我父亲下马,才故意闹了这么一出!你,你根本就没有动胎气。”徐良手指颤抖着,口不择言道。

    他想,现在皇帝病重,他自私回京的事,八殿下和父亲两人从中斡旋一下没准能免去一死,但是,如果被冠上谋害恒亲王妃的罪名,那谁也保不了他了,恒亲王妃本来也是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物。

    所以,无论如何,不能坐实这个罪名。

    连似月早料到徐良会矢口否认,便不疾不徐,道,“本王妃自有孕那日起,一直是太医院荣太医看脉,每一次来府里看脉都有详细的记录,本王妃有没有胎动过,叫荣太医过来一问便知了。”

    很快,荣太医被传上了大殿,他将连似月的脉象记录等等一一呈上,以证明恒亲王妃确实动过胎气,从用过的药来看,情况还很严重,差一点就出了问题。

    末了,荣太医还补充了一句,道,“前日,卑职从恒亲王府出来的时候,在王府不远处遇到了八殿下,八殿下也可为此作证的。”

    徐国公一愣,看向凤烨——他晚上去恒亲王府附近做什么?难不成,还对连似月这个女人念念不忘吗?这是要坏事的啊!

    凤烨目光回避了徐国公,道,“本王那时候恰巧经过,确实看到了荣太医,还和荣太医说过几句话。”

    连似月听了他这一番话,眼底只有讽刺和冷笑,她极不喜欢这种当断不断,优柔寡断的人!

    “如果,你觉得这还不够的话,可以将米行的伙计叫来对质,你与管家在米行见面,伙计也看到了。”连似月又说道。

    她跪了这么好一会了,便开始觉得膝盖肿痛,脚有些发抖。

    不能和肚子里的孩子过不去,当她感到难受的时候,马上伸手撑住了椅子,要慢慢站起来。

    凤烨见了,立刻向左右宫女使眼色,宫女们马上上前,用力地将她搀扶了起来。

    她坐上椅子的时候,动作略显笨拙,双腿禁不住的发抖,她再怎么不怕事,再怎么坚强,她毕竟是个即将临盆的人,身体也有控制不住的时候。

    只是,她双眼始终坚毅,不因为身体的不适而有任何动摇。

    “恒亲王妃,徐良罪该万死,但是这害你腹中皇孙之事,就这么下了结论,未免有些仓促……”徐国公在刚刚迅速的思索之后,决定要和儿子徐良一道推翻谋害连似月腹中胎儿之事。

    “徐国公。”这时候,张迎之站了出来,说道,“恒亲王妃说的很对呀,徐良单凭私自回京已是死罪,她何须再特意擅闯金銮殿,手持宝剑,来告徐良这一个状呢?在有证据的情况下,徐国公难道还想偏帮这个已经被贬为庶民的儿子吗?”

    “是啊,恒亲王妃身怀有孕,何须特意冒此危险。”另外也有人附和道。

    “来人!”而凤烨目光缓缓扫过四周,道,“徐良违抗圣旨,私自回京,又意图谋害恒亲王府腹中皇孙,罪无可赦,立即将他打入大牢,择日问斩!”

    什么?

    徐良猛地抬起头来看向凤烨,他竟然没有为他说几句话,就,就这样要把他打入大牢砍头?

    “八殿下……”徐国公虽然知道徐良这个逆子难道一死,但是连米行的伙计都不召见了,不留点时间给他想办法,就这么……下令砍头了?

    “不!”连似月撑着不便的身子站了起来,说道,“我认为,徐良的罪行,足以就地正法,不用择日问斩。”

    她目光锐利,语气坚定,那一股子坚毅的样子,也震撼了在场重臣,。

    没错,她要亲眼看着徐良死在他的面前,一丝余地也不要再留,一点时间也不留给他,任何妄图动她孩子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就像以前的——徐贤妃。

    就地正法?

    徐良猛地看向连似月——她这是要彻底断绝了他的后路!

    “八殿下,徐良该死,但是,微臣不赞同就地正法,请八殿下……”就地正法?若徐良就怎么在金銮殿前被砍了,他徐国公还有何颜面?

    “徐国公,徐良犯下双重重罪,为何不能就地正法?难道,国公爷还想留有余地,救自己的儿子吗?亦或是,这一切都是徐国公你指使的?”连似月厉声打断了徐国公的话,一字一句,咄咄逼人道。

    “恒亲王妃,休得胡言乱语……你……””

    “来人,就地正法!”徐国公还想辩解什么,但是凤烨却已经下了命令,袖中拳头暗暗握起,冷声道。

    “什么?”徐良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凤烨,徐国公也用震惊的目光看着他!

    他这是——为了明哲保身,向众人撇清自己和徐国府的关系,还是,纯粹是被连似月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又或者,要为她出一口气?

    “徐良私自回京,罪该致死;又为一己之私,谋害恒亲王妃腹中胎儿,罪上加罪,死有余辜,所以本王决定:就地正法!”凤烨脸上不见任何表情,走到殿外,走到连似月的面前,伸手,道:

    “请恒亲王妃将手中宝剑给本王一用。”

    “这是云峥的剑。”连似月握了握剑柄,说道。

    “我知道,这是九王弟的剑,是他给你的剑。”凤烨从她手中取走了宝剑,交给一旁侍卫,冷冷地看着徐良,语气中没有任何感情,道,“斩!”

    他明白了连似月的意思——

    今日,她是要用凤云峥的剑,砍下徐良的狗头,来为自己和腹中孩儿出这一口气。

    “不,不要,不要啊……”徐良恐慌,连忙求饶。

    “八殿下!”徐国公心里头颤抖着,脸色发白。可是,凤烨却不为所动。

    徐良被侍卫押着到了殿前,侍卫猛地一个用力,他被按在了椅子上,双手双脚被缚住,动弹不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