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八八章 擅闯金銮殿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八八章 擅闯金銮殿

    不仅仅是徐良,还有徐国公都要死!

    连似月冷然转身,吩咐道,“将刑部张迎之张大人请到王府来,本王妃要见他。”

    张迎之是九殿下凤云峥一党的,现在,是需要这些朝中大臣的时候,毕竟,朝前的事,她一个女子多有不便之处。

    “是,卑职这就前去。”吴乔颔首,道。

    回了恒亲王府,张迎之也到了。

    见了连似月,张迎之跪地,道,“拜见王妃。”

    “张大人,以你所见,朝廷现在形势如何?”连似月没有寒暄,直接问道。

    “自皇上此次病重倒下后,朝中形式有所变化,有一部分人明里暗里地向八殿下和徐国公一派靠拢了,据微臣所见,前两日徐老夫人身子不适,前往探病的人又多了不少。”张迎之道。

    连似月目光微微凝起,道,“那是因为众人皆认为八殿下必为储君之人选。”

    “王妃,现在朝中形式,确实对九殿下不利,我们几个也正在商议中,八殿下这个人,不容小觑啊。”张迎之道,眉心一抹忧虑。

    连似月缓缓点头,凤烨当然不可小觑,前一世因为凤千越的成功,凤烨最终也落得个凄惨的下场,而这一世,凤千越气数已尽,那最大的对手自然就成了凤烨。

    现在想来,凤千越前一世的成功,除了他的性格所致,其实也有不少偶然的因素。倘若要真正比较起两个人的实力来,凤烨是要高于凤千越的。

    “张大人,你们几个做做准备,明日朝堂之上,我要徐国公落马!”片刻后,连似月抬起头来,说道,那眼底,已经凝着一片冷然。

    张迎之心头猛地一颤,“王妃?徐国公落马?”再看连似月,发现她眼底那一抹情愫,令人感到心惊。

    一个即将临盆的女子,竟有如此气势!

    “是的,现在想来,徐良回来的还真是时候。”连似月冷冷道,既然徐良想害她,那她便反其道而行之,再利用徐良,杀他徐国公一个措手不及。

    “徐良?”张迎之一愣。

    “是,徐良私自回京,躲在京郊一处宅子里面,此事,徐国公必然知道,包庇之罪当如何处置?”连似月道。

    “徐良是皇上下旨贬罚的,徐国公包庇徐良私自回京,乃欺君罔上之罪,其罪当诛!”张迎之道,“只不过,现在皇上病重,由八殿下把持朝政,徐国公乃其外祖父,只怕八殿下会从中包庇,表面上做做文章,再让此事不了了之。”

    “呵,不了了之?本王妃绝不会答应!”连似月手中帕子暗暗握紧了,道。

    “而且,微臣在想,那徐良逼迫管家对王妃您下手,八殿下是不是也知道实情?是不是他与徐国公一块在背后怂恿。以此来打击九殿下,毕竟,徐贤妃的死……应该是八殿下的一块心病。”张迎之说道。

    凤烨会知道实情吗?连似月目光中闪过一抹深思,道,“如果凤烨有这种心思,本王一样让他下地狱去!”

    片刻后,张迎之问道:“王妃有何计策?”

    “这就需要张大人好好配合了。”连似月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张迎之听了,先是一惊,再接着震撼!

    这真是个神奇的女子,其他王妃,莫不是在后宅勾心斗角,再做做女红,而她,竟能在后宅为九殿下谋事,张迎之对恒亲王妃的敬佩之情又多了几分。

    他屈膝,跪下,道,“张迎之愿为九殿下恒亲王妃马首是瞻!”

    *

    金銮殿上。

    早朝时间,龙椅上没有人,凤烨坐在旁侧的椅子上,负责主持早朝之事,底下众臣像往常一样,递交奏折,议论朝事。

    “请皇上为臣媳做主!”

    正在这时候,外面竟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喧哗声中,还夹杂着一个女子的声音。

    凤烨放在唇边的手一顿——这声音分明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

    “何人竟敢在金銮殿外喧哗,快去绑了来,严惩不贷!”徐国公沉着脸,命令道。

    “慢着!”凤烨站了起来,制止道。

    “殿下……”徐国公不解地看向他。

    “殿下,殿下……”这时候,一个太监匆匆跑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大殿门口,满头大汗。

    “何人在外喧哗?”徐国公皱眉问道。

    “是,是恒亲王妃,王妃说蒙受巨冤,要请为其皇上做主,既然皇上不早朝,就要八殿下代为做主!”太监频频擦汗,道。

    他做了太监多年,还是头一回看到一个女子擅闯金銮殿的,更重要的是,她还怀有身孕。

    什么?恒亲王妃?

    众臣一愣,即刻议论纷纷——

    “这恒亲王妃好端端的,突然闹上大殿干什么?”

    “而且,她现在正怀有身孕呢,竟然敢擅闯金銮殿。”

    张迎之和另外两名大人对视了一眼后,高声道,“殿下,恒亲王妃素来知书达理,深明大义,今日突然做出此举,怕是其中必有原委啊。”

    徐国公那张老谋深算的眼睛看了张迎之一眼,目光里微微闪过一抹沉思,连似月这诡计多端的女人竟突然闹上金銮殿?难道,她发现了什么吗?

    不,不可能!此事才刚刚开始进行,知道的人不多,她不可能那么快得到消息的。

    他与凤烨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闪过同样的疑问——

    “恒亲王妃手里拿着一柄宝剑,一个人从正阳门口走进来的,又怀有九殿下骨肉,奴才们,奴才们实在不敢拦着,只好,只好跟在王妃的身后……”

    “皇上,请为臣媳做主!”太监正气喘吁吁地说着的时候,恒亲王妃连似月已经走到金銮殿门口了!

    众臣纷纷看了过去,顿时都大吃了一惊,而凤烨猛地站了起来,嘴里轻声一句,“似月……”

    只见,恒亲王妃连似月身上披着一件白皮狐大氅,襟前以金镶玉为扣,挺着大腹便便的巨肚,手持着一把宝剑,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而那宝剑上分明刻着九殿下凤云峥的字。

    风吹起,那袍子的边缓缓随风飘起,带起一阵冷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