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八一章 空无一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八一章  空无一人

    凤千越手捂着流血的手,一脸冷凝回到了属于自己的账内,那清风正坐在床榻前翻阅着书卷。

    她的动作,与真的连似月越发的像了,若是不熟悉连似月的人,足以以假乱真了,她模仿的天赋特别的强。

    其实,因为家道中落,她识字不多,之所以看书,也是为了训练出和连似月一样的习惯和动作。

    她一抬头,看到凤千越衣袖上的血迹,顿时一阵心慌,急忙放下手里的书卷,站了起来,紧声道,“公子,你的手怎么看?”

    而在她要碰到凤千越的手时,凤千越却后退了一步,一脸冰冷地看着她,道,“你忘记自己是谁了?”

    清风一愣,这才想起来,他要求她每时每刻都要像连似月那样活着,不能出现其他任何情绪和动作。

    “连似月碰到这种情况,是绝对不会心慌意乱的,就算她真的很紧张这个人,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而你刚刚的表现,让本王觉得这段时间,对你的静心投入,全都白费了。”凤千越走到桌前坐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浑身着冰冷的气息。

    清风双膝一曲,跪在地上,忍着眼底的泪意,说道,“公子,是我错了,我该死,只是,清风突然间看到公子的手受伤,一时之间,情难自己,就,就露了破绽了。”

    “就算现在的你忘记模仿连似月了,你做的是真正的你自己,但我也我更喜欢第一次在醉香楼看到的那个你,冷冷清清,就算面对我这样的恩客,也不为所动,天打雷劈都不会惊慌。我喜欢的是那个你。”凤千越说道。

    清风匍匐在地,道,“是,清风知道了。”

    他温暖了她的心,却还需要那个清冷的她。

    凤千越抿唇不语,他自己咬住袍子的一脚,用力的一扯,撕下一块布来,然后用嘴咬着布条的一端,一圈一拳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清风在一旁看着,很想上前帮忙,但是没有他的允许,她不敢靠近他——

    “要叫大夫来看看吗?”终究,她觉得他处理伤口的方式太草率了。

    “不用,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我们没有资格娇弱,更不要和这里的任何人走的太近了,你也要记住这一点。”凤千越说道。

    “是,我知道了。”清风点头,道。

    凤千越抬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道,“过来吧,替我包扎。”

    “是。”

    清风心头喜悦,脸上却仍旧没什么情绪的模样,起身走了过去,跪坐在凤千越的身边,细心地替他包扎好了。

    凤千越冷眼,凝神,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她跪在他脚边,因他而臣服。素来如此,若他想要一个女人的心,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就算他现在如此落寞,清风仍旧死心塌地,为他卖命!

    但是,他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连似月!连似月从来不会这样,甚至都不会拿正眼瞧她一次!

    他真期待有一个机会,让连似月单独和他在一起一段时间,他能不能融化掉她!

    “公子,包扎好了。”正想着,清风将他的手放了回来,说道,便起身,准备离开。

    突然,凤千越身后,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用力地他怀里一带——

    “啊!”清风猝不及防,轻呼了一声,整个人便倒进了他的怀里,他唇角掠过一抹冷漠的笑意。

    然后,抬起清风的下巴,嘴唇凑了上去,一点一点地品尝着。

    清风的心砰砰砰地跳了起来,上一次那一次之后,公子便将她彻底征服了,现在……

    她伸手,揽住他的脖子,欺身上前,软软挂在他的身上。

    凤千越冷眼看着她的反应,然后长手一拂,将书桌上的东西全部拂在了地上,一手揽住她的腰,将她丢在书桌上,将她整个人置于身下。

    很快,清风嘴里……

    账内,温度升高,充斥着情和意。

    凤千越很强硬,没有一丝感情,脸色始终冷如撒旦,而身下女子,早已沉沦,深陷,不可自拔。

    ……

    萧振海一把掀开萧湖的军帐,二话不说,四处寻找,脸色冰冷骇人!

    萧湖脸色变了,问道,“父,父亲,你在找什么?”

    萧振海猛地回头,看着萧湖,问道,“为父听说,你和四殿下在账外起了冲突,说是有个人走了?是不是你二哥?”

    萧湖低头不语。

    “果真是他?我看你今日和我说些奇奇怪怪的话,我便心生疑惑,没想到是他来了。他在哪里,你知不知道?”萧振海一把揪起萧湖的衣领子,拉近,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萧湖急忙摇头,说道。

    “你为什么不问清楚!”萧振海压低了声音,说道。

    “二哥来去匆匆,什么都没来得及问……”萧湖说道,低下头去。

    “这个逆子!”萧振海一脸震怒,“可惜没被我抓住,要被我抓住了,立刻送到小王爷面前去,若他不从,便杀了他算了!他这条命,活着也是为了折磨我的!你说说,若有他相助,我们父子二人至于连败四次吗?”

    “父亲,其实我突然觉得,二哥的话有道理。”萧湖有些心惊胆颤地看着萧振海,说道。

    “闭嘴!你还敢说!你再说一次,我会立刻杀了你!我现在就后悔,当时你二哥第一次准备逃走的时候,我没有一件杀死他!

    下次我再看到他,我要他命丧我的剑下!”

    萧振海说着,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

    凤千越也不是吃素的,那一剑射过来,擦着他的胳膊而过,出现了一道很深的口子,鲜血流出来。

    他一路逃出兵营之后,下马到了一棵树后面,靠着树干,一把撕下袍子,包扎了伤口。

    然后,继续飞奔上马,往回去的方向狂奔。

    为了怕令月担心,他特意在离屋子不远的地方多呆了一天,等伤口差不多不出血了,才回去。

    三天了,离他和令月儿约定的时间已经超过了整整三天。

    当他内心忐忑地回到这里的时候,他发现屋子前空无一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