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八O章 苦口婆心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八o章 苦口婆心

    萧振海的反应全完在萧湖的预料之中,被斥责一顿之后,他没有再说什么了,而萧振海也没有再和他继续讨论如何攻克大周三军将士之事,将他赶出了军帐。

    萧湖闷声回到自己的军帐内,对着那躲藏在角落的萧河道,“我果真没有猜错,我才刚刚开始试探父亲,已经被他骂的狗血淋头。所以,二哥,你这法子,就算再好,父亲不愿意,那也无计可施。凤云峥和连似月就是父亲心里的两个执念,除非,你能把他们两人都除掉,否则父亲不会走的。

    除掉凤云峥和连似月?

    “其实,他们二人曾经放过我一次,如果不是,我怕是早就横尸在连相府了。”萧河回忆着当时从水牢里逃出来,前去连相府寻仇要刺杀凤云峥和连似月的情形来。

    “他们饶过你的命?”萧湖微愣,不敢相信,“连似月恨极了萧家,怎么会放你一次?我从未听你提起过。”

    萧河便简单地将那日前去寻仇,寻仇失败,以及最后被放走的事说了一遍。

    萧湖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终道,“原来,他们待二哥你,是不同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放我这一马。”萧河道,那时候,他们要除掉他,并不难。

    “二哥,那连令月呢?你们在一起吧。”萧湖突然想起令月来了,便问道。

    萧河眼底微微闪过一抹情愫,令月儿,已经逾期一天了,你会不会很担心我,还是,我不在的时候,你已经默默想起了过去?

    “二哥?”见萧河发怔,萧湖再问道。

    “没有,我们没有在一起。他被凤云峥的属下夜风救走了,那是我和她最后一次见面。我这些日子,都在和西夏来的那个人在一起。”萧河说道。

    有了先前的教训,他不打算让任何一个萧家的人知道令月儿的下落了。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费劲了心里,会和她在一起呢。”萧湖说道。

    “三弟,不说这些了。此处不宜久留,恐遭人怀疑,天一黑我便要先行离去。你若不想死,我今日与你说的话,你都要牢牢记在心里,我会在时机合适的时候再来的,那时候,你就要同我一起,将父亲一起带走了。到了西夏,我们再重新开始!”萧河用力地拍了拍萧湖的肩膀,郑重其事地嘱托道。

    萧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二哥,你小心些,千万别让父亲看到你了,他现在时常放在嘴边的话就是,要是你二哥在就好了,他要是看到了你,定会想方设法留你下来的。”

    “嗯,你自己也小心些。”萧河将那戴在头上的头盔拢了拢,尽量挡住脸,使整个人不怎么显眼。

    天黑透的时候,萧湖领着乔装打扮的萧河一块走出军帐,萧湖一路查看将士们晚上的情况,一边若无其事般靠近离开的出口。

    一路下来,倒也还算顺利,萧河被当做一个普通的将士,没有人怀疑过。

    眼看着已经到了方便离开的出口处。

    有个人却突然出现在了萧湖的面前,道,“这么晚了,萧将军还不忘视察,看来,此次是下定了决心,要反败为胜,一雪前耻了。”

    萧湖看了凤千越一眼,上前一步,巧妙地将萧河挡在了身上,说道,“四殿下过奖了,关心将士们的身心健康,是一个将军应该做的事。”

    垂首站在身后萧河咋见到凤千越,不禁微微一愣,他也来了?不过,他的样子,变化太大,若不是萧湖称呼他为四殿下,他一下子也认不住他来的。

    “萧将军该做的事做了,恐怕不该做的事,也做了吧。”凤千越淡淡地道,目光看向后面那颔首而立的萧河。

    他话音刚落,萧河立即果断的一把拔出萧湖腰间的剑,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时间,便一剑刺向凤千越的心脏位置。

    凤千越一愣,速度这么快?立即后退一步,“上!”一声令下,数名将士扑身上前,但萧河的剑还是滑过了凤千越的胳膊。

    顿时,那袖子断成两节,鲜血汩汩而出,一阵刺痛传来。

    萧河未做任何停留,再数剑并发,顿时两名刚刚出招的侍卫已被斩于面前。

    “抓住他!”凤千越眼底掠过一抹冰冷的寒意,忍着胳膊上的疼痛,厉声道。

    萧湖见二哥遭人围攻,脚下用力一踢,厚重的尘土飞起,顿时蒙住了众人的视线,他沉声道,“快走!”

    眼见萧河已经跨上那骏马,凤千越抢过侍卫手中的剑,用力地朝萧河的背射了过去,只见,萧河一个闪身,那剑擦着他的肩膀而过。

    他没有任何犹豫,脚踢着马肚子,飞奔而去,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

    凤千越捂着流血的手,冷冷看了萧湖一眼,“放走小王爷想抓的人,萧将军的胆子倒是不小。”

    萧湖道,“难道,殿下希望我二哥留下来吗?殿下想在获得小王爷的支持,可在你和我二哥中间,恐怕小王爷还是会选择我二哥吧。

    我二哥若留下来听小王爷的,只怕第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你,谁让你欺负了他心爱的女子呢?你把她一路从京都带来幽州,让她吃尽了苦头,凭我二哥对她那份心思,你觉得他会就这么算了吗?”

    “……哼!”凤千越冷哼一声,转身走了,徒留一个冷漠的背影。

    萧湖轻吁了口气,刚刚凤千越那一剑掷出去,没有伤到二哥要害,见肯定见血了。

    已经第七天了。

    萧河还是不见踪影。

    令月儿一边带着连焱,一边等着,越等,她心里越发着急,萧河不是言而无信的人,他肯定出事了!

    怎么办呢?

    她手无寸铁,又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就算想知道他的下落,也无能为力,只能陷入慌乱的,无穷无尽的等待之中。

    此刻,她默默地坐在门口,望着那远处,期盼着那儿突然出现一匹马,马背上有个人,挥着手大声喊着,“令月儿,我回来了!”

    但是,一直望到太阳西下,也没能看到那抹身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