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七八章 一条绝路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七八章 一条绝路

    房间里沉默了好一会,几乎能听到对方的呼吸,令月抬头,看向凤诀,眼底仍旧闪烁着雾气,道,“殿下,你和我的过去,关系大吗?”

    她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凤诀一下子怔住了。

    “我……”

    凤诀开口,竟不知怎么回答。

    “不好说地话不用说了,抱歉,是我冒犯殿下了,是我的问题太突然了。”令月也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怎么突然问他这种问题。

    “等你好了再说。”凤诀没有直接回答,也没有回绝,只嘱托她要好好养身体,“别想了,吃饭吧,我还没好好尝尝你做的饭餐呢。”

    凤诀说着,转身走了出去,连焱看看令月,又看看凤诀,最后走过来,拉了拉令月的手,小声问道,“姐姐,疼?”

    令月摇了摇头,道,“不疼了,乖,你快去吃饭,姐姐洗把脸,马上就来。”

    “好的。”连焱乖乖地走了出去。

    令月的目光痴痴地望着前面,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境,好像突然有些不一样了。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手臂上还有一圈红红的,这是刚刚他紧紧握住过的地方,有他的痕迹和气息,她摸了摸这圈红印子,将手藏进了衣袖里面。

    平静下来之后,她打了一盆水,擦干净了脸上的汗水,竟头发捋了捋,才走出房间。

    只见,凤诀坐在桌子旁,正静静地等着她来。

    而她,一眼看到了凤诀那留下了一圈深深牙齿印的手,顿时心头一颤,快步走了过去,一脸愧疚,道,“抱歉,殿下,这,这是我咬的,我,去找药膏来给您涂上。”

    她心里内疚极了,这么深的齿痕,她该用了多大的力气,他该有多疼啊。

    “不用。”但是,凤诀制止了她,道,“刀伤箭伤都受过了,这点小伤,不碍事的,不用去找了,坐下来,先吃了饭吧。”

    “但是……”令月还是有些担心和愧疚,她头疼过两次了,每次一疼起来,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这回,竟然把一个堂堂的殿下给咬伤了,“我去拿药!”

    她转身走进屋子里,拿了一盒药膏来,递给凤诀,说道,“殿下,马上涂上吧,听说被人的牙齿咬了,不及时涂药,会青肿很久的。”

    “多谢。”凤诀见她坚持,终究是将药膏拿了过去,但是他并没有马上涂,而是放进了腰间。

    令月也没再说其他了,站了一会,说道,“那就吃饭吧。”

    “好。”凤诀盛了一碗饭给她。

    两人面对面坐着,没有再说什么话,默默无言地吃完了一餐饭。

    最后,凤诀便走了,临走的时候,叮嘱她有事情就让那些在此保护的来去军营通报,其余的也没多说什么了。

    令月站在屋子门口,慢慢地坐了下来,双手托着腮,看着远处,目光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

    “二哥?”萧湖一脸惊讶地看着一身将士打扮的萧河。

    “嘘!”萧河连忙捂住了萧湖的嘴巴,低声道,“别出声,没人知道我在此,若被耶律楚知道,我便难以脱身了。”

    萧湖明白萧河的意思,他立刻看了看四周,一脸正色,道,“根本将军过来军帐,有事让你办。”

    说着,便往他自己的军帐走去,萧河则像一般士兵那样,跟在萧湖的后面,一双眼睛却四处观察着。

    萧湖立即吩咐两个心腹守在军帐门口,若有人来了,便高声通报。

    进了军帐,他立刻上前几步,一把揽住了萧河,道,“二哥,你到底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已经……”

    “旁的不说了,我已经潜入军中两日了,今日才找到机会接近你。”萧河说道。

    也因为这样,才耽搁了和令月儿约定好的时间。

    “二哥,你来是不是因为听说我们被凤诀和凤云峥力挫,要回来助我和父亲一臂之力的?这样就太好了!有了二哥,我们父子三人便能像以前一样,所向披靡了!凤云峥和凤诀有对手了!我去告诉父亲,父亲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萧湖欣喜地说道。

    “慢着!”萧河一把拉住了萧湖,道,“我先来找到人是你,而不是父亲。”

    萧湖一怔,顿了片刻,道,“二哥,你……不是来帮我和父亲的?你知不知道,现在小王爷下了命令,我们只许胜不许败,否则……”

    “停手吧。”萧河看着萧湖急切的样子,冷冷地说道。

    “二哥?你……”萧湖愣了,“你,你是不是怕小王爷因为你私自放走了凤诀的事而要追究于你,你放心,小王爷说过了只要你诚心认错,并且愿意率军攻打凤诀,他会既往不咎的……”

    “我何错之有?”萧河打断了萧湖的话,说道。

    “二哥……”

    萧河的眼底生出一丝悲凉来,唇角露出一丝苦笑,道,“若硬要说错,便是姓了萧吧。”

    “二哥,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冒着危险来这里,难道不打算归顺小王爷吗?”萧湖问道。

    “萧湖,你变了。”萧河看着自己的弟弟,说道,“你现在张口闭口便是归顺小王爷,你起初也是屈于父亲,才不得不领受契丹的官职,但是如今,你已经打从心里归顺了他,到底是什么,让你变得这么彻底?”

    “我……”萧湖张了张嘴,脑海中闪过一个女子的模样。

    “就算是我愿意归顺,我们萧家就能得偿所愿了吗?对仁宜太后和耶律楚来说,萧家只是工具,总有一天,工具会失去它的作用,然后被弃之如敝履,还要遭受万民唾骂,遗臭万年,这些,你可想过?”萧河道,“耶律楚那么狡猾,会让我们占到便宜吗?”

    “二哥……那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萧湖不想认同萧河的话,“只要我们打了胜战,小王爷就会继续奉我们为座上宾,让我们萧家在幽州有一席之地,是二哥你想的太悲观了。”

    “便是我朝周成帝,在登上皇位之后,都除掉了不少昔日助他登上皇位的人,你说耶律楚一旦登上皇位,会饶得了我们这些中原人吗?”萧河淡淡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