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七七章 属于我的部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七七章  属于我的部分

    令月做晚一餐饭后,将饭菜端到外面,对凤诀说道,“殿下,吃饭吧。”

    凤诀一眼看到她的脸上,鼻子上都粘了一些灰尘,他道,“等一下。”

    “怎么了?”她回头,诧异地看着他。

    凤诀走到令月的面前,抬起自己的衣袖,一点一点将她脸上的灰尘抹去——

    令月一愣,心头莫名地一跳,不禁抬眸怔怔看着他的脸,他眼神认真地看她,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突然,她脑海中闪过一个什么人影,她吓了一跳,拼命想要看清,却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一个浅浅的背影。

    她的头,突如其来的一阵头痛欲裂。她后退了两步,屈膝蹲在地上,双手紧紧抱着脑袋,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神情来。

    “疼,好疼啊!我的头,好疼!”

    凤诀见状,吓了一跳,慌忙蹲了下来,双手攀着她的肩膀,急切地问道,“十一,十一,你怎么了?头又疼了吗?”

    “啊……”令月只觉得脑袋就快被撕裂开来一样,疼的她身体蜷缩成一团直发抖。

    “十一,十一……”

    “好疼,我受不了了,真的好疼……”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大颗大颗的汗水从额头落下来。

    “……”凤诀见状,再顾不得想其他的,连忙将她一把打横抱起在怀中,快步往她房间里走去。

    他脸色焦急,一边走,一边看着怀中的人。

    她紧闭着眼睛,眉头皱成一团,身子分明在发抖,一双手紧紧握着他胸前的衣襟——

    “姐姐,姐姐……”小连焱见状,急忙从桌子上溜了下来,跟在凤诀的身后,小跑着进了房间。

    “十一……”凤诀将令月平放在床上,然后转身准备去让属下找大夫来。

    “不要走,不要走,让我看清楚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总是来我的脑里折磨我!你是谁!”但是,令月却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紧紧地抓着,那指甲都掐入他的肉里面了。

    “十一……”凤诀心头一颤,她还是闭着眼睛,但是她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嘴里一直在说着话,手抓着他不妨,嚷嚷着要看清楚他的样子。

    他走了回去,坐在她的床榻边上,让她抓着自己的手,她把他手抓出血痕来了,但是他也没有皱一下眉头。

    他望着她,用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擦拭着她额头上的汗液,抚摸着她的脸颊,又试图抚平她眉间的愁绪。

    “十一,我不走,我留在这里陪你,你若想看清楚我是谁,我会一直等着你来看。”他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啊,疼,好疼啊!”

    她突然拉过他的手,狠狠一口咬在嘴里,那牙齿咬进了皮肤里,渗出一丝血迹来。

    而凤诀没有将手收回来,仅仅皱了皱眉头,任她咬着。

    “别怕,十一,我在这里。”他咬了咬牙齿,被咬着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

    终于,她松开了嘴,他的手背上一圈深深的牙齿印,他顾不上那么多,赶快用衣袖擦干净她嘴唇上的血迹。

    她仍旧紧闭着眼睛,整个人显得很狂乱,嘴里不停地呢喃着什么,双手伸出来,像是在抓着什么似的,但是,却又什么都抓不住。

    凤诀看她这样,顿了顿后,眼底闪过一抹决心,终于没有再回避什么,他坐在床头,由后而前,将她一把抱进了怀里,双手揽住了她,让她清瘦颤抖的身子贴着他怀抱。

    这是凤诀第一次,这样拥着一个女子,以前从来都没有过,所以,他的动作很笨拙,很生疏,甚至不知道该把手放在什么地方。

    但是,他心里却有一种由心底滋生的想法,他想好好抱抱她,让她不要这么疼,不要这么害怕。

    “十一,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想,快答应我,停止,不要想了,你会痛死的!”凤诀感受到她因为头太疼了,浑身都在痉挛,他的手紧紧拥着她,眼圈泛红,嘴里一遍遍地说着,“不要想,不要想……”

    终于,令月在狠狠地痛了一回,狠狠地出了一身汗之后,终于有气无力地在凤诀的怀里,慢慢停止了颤抖,她喘着气,眼圈发热。

    “这几天,已经不止一次了,我脑海中会闪现一个背影,我想那应该是萧河吧,是萧河吗?”她问。

    “……”凤诀深深地闭上了眼睛,颤声说道,“是,是萧河。”

    “……对,肯定是他,不然还会有谁?因为他失约了,没有回来,所以我的脑子不由自主地去想他,希望他平安无事,对吧。”她平静了,脸上露出了一点疲惫的笑容,说道。

    “……对。”凤诀深深地闭上了眼睛,说道。

    良久,令月慢慢恢复了正常,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窝在凤诀的怀里,而凤诀抱着她的手,那手背上竟然鼓起了青筋。

    她一愣,连忙坐了起来,从他怀中离开,一脸羞赧,脸色绯红,道,“殿下,对不起,我失态了,我头疼的时候,冒犯你了,请殿下恕罪。”

    凤诀看她一脸防备的样子,那怀里又突然空了,不禁有一种深深的怅然若失的感觉,他将所有的情愫掩埋了起来,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拍了拍皱了的袍子,说道,“无碍,本王方才见你突然非常疼痛,便上前助你,无意冒犯,还请多多包涵。”

    令月突然觉得有些无所适从,眼神不禁有些慌乱,心跳也莫名地加快。

    凤诀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忙说道,“好了,你什么都不用想,我们都没有什么私心,你头不疼了就好,我待会让大夫再过来看看。”

    “不用了!”令月道,“不用麻烦,我后脑勺的血块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大夫说,头疼是心里面的作用,还说,也许多疼自己,受受外界的刺激,就能想起以前的事来了。”

    “那么,你愿意想起以前的事吗?”凤诀问道,拳头暗暗地握紧了。

    “既然的属于我的一部分,我愿意想起来,也希望能想起来。”令月顿了顿后,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