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七六章 去看看她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七六章  去看看她

    晨曦微扬,外面传来将士们操练的声音。

    凤诀走出帐外,轻柔的微光落在他的脸上,那长着疤痕的一边,已经几乎都好了,眉目如画四字,配他刚刚好。

    有一次,张檄问他,殿下,以前那香痕胶放在您手边,你也不屑涂抹的,这次倒天天涂抹上了,他当时但笑不语。唯有他自己知道,那种奇妙而忐忑的心情从何而来。千军万马,血流成河没有丝毫害怕退却,但去见她的时候,步履竟会不由地踌躇,心中也会生出一丝忐忑。

    想来,那次见了之后,已经与萧振海和耶律楚对战了三回,这期间没再见过她。

    现在,他心里滋生出一丝强烈的意念,想去看看她。

    想着,他回到帐中,打了盆水,擦了把脸后,才出门取了一辆马,飞奔着到了那屋子前。

    远远地,她看到她将连焱绑在了背上,正在屋子前打扫着,她做事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很认真,但是也看得出,她感到有一些吃力。

    他看了好久,但是没有看到萧河的身影。

    他安排的人,也守在暗处。

    凤诀微微一愣,长腿一跃,从马上飞身下来,将那马绑在树上,朝那边走了过去。

    令月正将萧河挂在屋檐下的玉米取下来,一会,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眼底闪过一阵惊喜,立刻转过身去,一脸高兴地道——

    “萧河,你终于回来了?”

    但是,她看到的人,却并不是萧河,而是——十一殿下,他一身冰蓝色锦袍,头顶戴着紫玉冠,脚蹬黑靴。

    凤诀眼底闪过一抹疑惑,问道,“萧河走了吗?”

    令月回过神来,说道,“已经走了五天了,他说过四天就会回来,已经超过一天了。”她说着,眼底闪过一抹黯淡。

    凤诀微愣,走了五天了?他去哪儿了?难道是——萧振海那边?

    萧振海连吃败战,他肯定是知道的,眼见父亲弟弟有难,他不会坐视不管的。

    “殿下,你怎么来了?”令月一边踮起脚取玉米,一边问道。

    凤诀见状,立即上前,站在她的身后,轻而易举地将玉米取了下来。他还记得,他们刚认识的那会,两人是一样高的,如今啊,她都只到他胸口的位置了。

    “给你。”凤诀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谢谢。”令月接过玉米棒子,说道。

    “我这几日休息,想起你们来,便过来看看,原来,萧河有事外出了。”凤诀跟在令月的身后,进了屋子,说道。

    “殿下,你知道萧河去哪里了吗?”令月将玉米棒子放下后,突然问道。

    “我……”凤诀看着令月那双眼睛,最终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他既然答应过你,就肯定会回来的,你不用担心。”

    “不是的。”令月摇头,道,“其实,我不是担心他不回来,而是担心他出了什么事,他向来说到做到,如今对我食言,肯定是遇到难以脱身的事情了,我真的很担心他。我就只有他了,不想她有事。”

    她说着,那明亮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晦暗。

    亲眼看到她如此深刻地担心着另外一个人的暗卫,凤诀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十一,不是只有他啊,还有我,你什么时候能想起我来?你给的纸上,都快画不下‘一’了。”

    但这话,他始终没有说出口,而是出口安慰道,“我了解萧河,他身手了得,也曾经率领千军万马杀敌,他不会轻易有事的。”

    他希望她在现在的记忆里,不要受什么牵绊,以现在的她,心无旁骛的生活,等哪一天能想起来,自然就想起来了。

    令月听了,抬起头来,问道,“真的吗?”

    凤诀肯定地点头,“真的,我像你保证,或许,他明天就回来了。”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令月笑了,脸上的愁苦一下子烟消云散。

    凤诀愣了,这笑容一下子把他拉回了过去,真正的十一,就是这么笑的,如千阳般灿烂,夺目,整个人都跟着闪闪发光。

    “怎么了?”令月见他突然发呆,问道。

    “不,没事。”凤诀摇了摇头。

    他转身,四处看看,问道,“萧河不在的时候,你怎么用膳的。”

    “我自己做的。”令月的脸上露出一抹羞赧,道,“他走的时候教了我几样简单的小菜,我都会了。”

    说着,走进屋子里,将连焱从背上解了下来,凤诀跟着一块走了进去。

    连焱一从背上下来,便走到凤诀的面前,小手拉着他的衣袖,说道,“哥哥,哥哥……”

    凤诀蹲了下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道,“焱儿,和姐姐在一起很开心吧。”

    “开心,焱儿开心。”连焱笑眯眯地说道。

    “殿下,你要留下吃饭吗?我准备做饭了。”令月拿着一个簸箕,从里面的房里走了出来,问道。

    “可以吗?”他问,有点惊喜的样子。

    “殿下派人送了很多食物来,若不是你派了人保护我们,萧河也不放心走的,请殿下吃一餐饭,也应该的,你不怕我做的不好吃就行。”令月说道。

    “不怕!”凤诀立即站了起来,说道,“不,不是不怕,是你做的不会差的。”

    他竟像以前那个愣头青似的,有些语无伦次了,哪儿像那个率领着千军万马在血流成河的战场上厮杀,将萧振海节节逼退的大元帅。

    “我去帮你的忙!”凤诀将令月进了厨房,便抱起连焱,也一块进去了。

    “那请殿下帮忙生火吧。”令月说道。

    “好。”凤诀非常听话,虽然动作笨拙,但还是很用心的生火。

    他坐在灶间,透过缭绕的雾气,目光落在那姑娘的身上,心里生出一阵复杂的凄凉感来——

    她与他有着最近的距离,可对她而言,他只是个没有过去的陌生人。

    “殿下,火有点小了,请你添一把柴吧。”令月抬起头来,突然说道。

    “噢,好,好的,一下子忘记了。”凤诀连忙收回落在她脸上的目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