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七五章 我要走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七五章 我要走了

    两人快马加鞭,提前半日便回到山海关,一路将孩子抱进军帐,交给=到了九殿下凤云峥手里。

    此时,小萧复已经睡着了,小小的拳头紧握着,脸蛋红扑扑的,他睡的很安详,对外界的事,丝毫不知。

    凤云峥看着这孩子,眉眼间与凤千越如出一辙,仿佛已经能看到他长大之后的模样了。

    “这是凤家的子孙,不能流落在外,也不能给凤千越,待战事结束后,一并带回京城,交给父皇,让父皇来安排吧。”

    “卑职还按照殿下的意思,将那两个照顾小王爷的一男一女放了,派了人暗中跟随,如殿下您所说的,小王爷不见了,他们总要向四殿下禀报,跟着他们兴许能找到四殿下的下落。”夜风说道。

    “凤千越本就十分狡猾,你们多加小心。”凤云峥叮嘱道。

    “是,殿下。”两人退了下去。

    一会之后,睡在凤云峥床榻上的小孩儿睁开眼睛醒了过来,一双黑宝石似的眼珠子来回看了,双手双脚动着,最后,目光定焦在凤云峥的身上,好奇地看着这个人,竟然没有哭,舌头舔了舔嘴巴,发出一个呜呀的声音来。

    凤云峥上前,手指慢慢伸了出手,按住他的脸颊,他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指头,用嘴巴去咬。

    “你的父亲是本王的仇人,你便是仇人之子,只不过,前一世并没有你的存在,你与我便没有前世的渊源,那此生也算不得仇人了。你此生,忘记自己的出生,回了京都,本王可请皇上将你安排到一个普通的人家,虽不以皇孙身份生活,但也好过被人操纵。萧复这个名字,是萧振海给你的,本王重新给你一个名字:凤人方,愿你堂堂正正做人。”凤云峥想着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不由自主地便愿意对另一个孩子慈悲,又感叹道:“你和连焱一样,也算是还未成人便经历了别人的一辈子了。”

    *

    山上的小屋中。

    连焱坐在凳子上,令月蹲在他的面前给他喂饭吃,原本一碗汤都做不好的萧河,现在已经能煮出可口的饭菜了,令月的身体也渐渐好了,那张清瘦的脸渐渐圆润了一些,萧河说道,要把她喂的白白胖胖的,那样看着也放心些。

    而今日,从清晨开始,萧河将缸里的水挑满了,柴癖好了整整齐齐摆在灶间,米和菜也分门别类的放好,但是,因为不放心,所以,一遍又一遍地带着令月儿确认好。

    令月儿回头,看到他又在将挂在墙上的熏牛肉取下来看了看。

    她突然感到非常不安,终于忍不住,看着他,问道,“你要走了吗?”

    萧河拿着熏牛肉的手一顿。

    令月儿心头一慌,将碗放下,跑到他的面前,问道,“你真的要走了?”

    萧河将熏牛肉挂了回去,望着面前的姑娘,道,“令月儿,我还会回来的,我去去就回,最多四日,十一殿下一直派了人在附近保护我们,你不会有事的。

    我做好了馍,前几天教你的那两个小菜你也会炒了,对吧,你千万小心,不要烫到了手,如果实在不行,就去山上找大婶,我也和她打好招呼了,你去她那里吃饭,她会给你做的……”

    他说不下去了,声音有些哽咽。

    “你不会回来了吗?是不是总是照顾我,让你觉得太乏味了。”令月有些紧张地问道。

    “不,不是的,我又怎么会觉得你乏味呢?事实上,我最享受的就是照顾你的时刻,只是现在,我有特别紧要的事要办,必须离开几天,等我的事情办好了,我就会马上回来找你的。”萧河保证道。

    “其实,我不想你走,我很害怕,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都没有,只有你每天陪在我身边,好怕你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令月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他的袖子,但是,又缩了回来。

    “不会的,不会的!令月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只要你不赶我走,我愿意一辈子这样守在你的身边。”萧河抬起颤抖着的手,指腹轻轻抹去她脸上的哀愁。

    如果,这是真的令月儿的心声,该有多好。

    他每天都盼着她想起一切来,因为那是属于她的记忆,那样的她才是完整的。

    但是,他又害怕她想起来,因为她的记忆里并没有属于他的角落。

    这样每天温馨的相处,对他来说既是最甜蜜的糖,又是最毒的药,他唯有珍惜每一刻,将每一刻都牢牢记在心里。

    但是现在,他不得已必须要离开一下了,除了令月儿,他还有不得不管的人,父亲和萧湖连连战败,想来耶律楚必定不满。

    “好,萧河,我相信你,你一定要回来,我会等你的。”令月泪眼凝望着面前高大英俊的人,说道。

    “令月!”萧河万般珍爱地执起她的手,紧紧地握着,“你说你会等我,这是这辈子听过最动听的话,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令月含泪,点了点头。

    最后,终于费了很大的力气,一狠心,转过身,快步走了过去。

    令月往前走了几步,跟了上去,大声喊道,“萧河,你要保重。”

    萧河没有回头,快步地走了,他不敢回头,他怕一回头看到她,就再也走不了了。

    令月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小屋子门口。

    “姐姐,姐姐,走了……”这时候,连焱走了过来,拉着令月的衣襟,奶声奶气地说道。

    令月蹲了下来,将连焱抱入怀中,道,“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办完了就会来找我们的,可是,我怎么忘了问问他,是什么重要的事呢?我能不能帮上忙呢?他一直对我这么好,我却什么忙都没帮过他的,这样很不好,是不是?”

    “好,好,很好。”连焱认真地点着头,仿佛什么都听懂了,一本正经地说道。

    “噗嗤……”令月忍不住笑了,笑中泛泪,道,“小焱儿,还是你好,吃饱了睡,睡醒了玩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