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七二章 查查死因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七二章  查查死因

    青黛双膝一曲,连忙跪在地上,眼底泛红,“王妃,若您有个三长两短,奴婢恨不得杀了自己,奴婢也不会独活了。”

    青黛现在想起来,内心还是十分害怕,她离开的那半刻钟里,要是有人趁机在王妃的安胎药里动手脚,她就犯下弥天大罪了!

    “知道为何你今天在账房扇自己巴掌,本王妃没有制止吗?”连似月问道,声音有几分冷漠。

    “请王妃明示。”青黛匍匐跪在地上,说道。

    “你跟在本王妃身边这么久了,从连家大小姐,到如今的恒亲王妃,你见我在任何小事上大意过吗?再小的事情,我也是慎之又慎。

    我知道你体恤我,怕我受苦急着来照顾我,加之对管家信任,所以,便将煎药之事假手于管家,但是,你犯了一个大错误,不够沉着冷静,忘了分内之事。青黛,你要记住,你跟在我的身边,假使有一天,有一把刀抵在你的脖子上,你也不能颤抖一下,更不能露出害怕的表情,否则,你非常保护不了你想保护的人,你会连自己也保不住。”连似月说道。

    “是,奴婢的错简直不可饶恕!奴婢会好好反省。”青黛恨不得再抽打自己一顿,后悔莫及。

    “跪倒院子里去吧,跪个一天一夜,好好反省。”连似月抬手,道。

    “是,奴婢这就去跪着。”青黛走到院子里,跪在了地上,她留下了悔恨的眼泪,好在老天爷右眼,王妃最终好好的没事,否则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自己。

    同时,她也暗自下决心,一定要牢牢记住这次教训,不能再让王妃失望了。

    当青黛跪在院中的时候,其余奴才都被震慑到了,这青黛姑娘可是府邸的第一大红人,是王妃最为疼爱的丫鬟,竟然也要被罚跪。

    于是,一个一个地更加小心翼翼,不敢有任何轻忽之处。

    “去将孺嬷嬷请过来。”连似月吩咐道。

    和刘管家一样,孺嬷嬷是恒亲王府的老人了,还是当年九殿下年龄到了搬出宫的时候,母后派来王府伺候的。

    听说,有很长一段时间,云峥的生活都是孺嬷嬷亲手伺候的,他说是那些丫鬟都毛毛躁躁的,还是孺嬷嬷这样的老人好。

    她嫁过来以后,泰嬷嬷管她这边的事,而孺嬷嬷则管整个府里奴才的调度等等。

    孺嬷嬷进来后,跪在连似月的面前,道,“奴婢见过王妃娘娘。”

    “孺嬷嬷,起来吧。”连似月点了点头,道。

    “孺嬷嬷,你和刘管家是这府里最老的人了吧。”连似月问道。

    孺嬷嬷点头,躬身,道,“是,王妃,奴婢和管家算是府里的老人了。”

    “管家刚刚上吊过世了。”连似月说道。

    “什么……”孺嬷嬷一听,猛地抬起头来,脸上闪过一抹不敢置信的神色,“这,怎么会呢?”

    “孺嬷嬷也觉得很奇怪吗?”连似月问道。

    孺嬷嬷半天没能回过神来,待连似月问了问题,才猛然间回过神来,说道,“是,若此话不是由王妃您说出来的,奴婢断然是不信的,刘管家好端端的,怎么会三尺白绫上吊呢?”孺嬷嬷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死之前,在画卷上洗了八个字,他说王妃娘娘,奴才有罪!”连似月说道。

    “有罪?”孺嬷嬷又是一阵心惊肉跳,“他,他有什么罪,要上吊以死谢罪吗?”

    连似月眼底闪过一抹思绪,说道,“究竟是以死谢罪,还是其他原因,本王妃还在调查之中,本王妃请孺嬷嬷来,是想你将刘管家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本王妃知。无论如何,这是一件大事,定要调查清楚。”

    “是,王妃娘娘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奴婢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孺嬷嬷道。

    “管家是何时进府的。”连似月问。

    “是和奴婢一起进府的,当时,也是由贵妃,哦不,是由皇后娘娘一并挑选了,送到恒亲王府来,一起伺候九殿下的,也是皇后娘娘信任的人。”孺嬷嬷说道。

    连似月严重闪过一抹沉思——

    是母后挑选的,在府里也这么多年了,必然也是云峥信任的,云峥和他一样,是重生之躯,断不会留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人在身边——

    这管家的死,还真是蹊跷,看起来是自己上吊而死的,但实际上很有可能是受到了什么逼迫。

    这时候,吴乔回来了,说道,“王妃,已经查清楚了,管家这个月一共出府三次,分别去了钱庄,米庄,布庄,这些府里都有记录,都是为了府里的从采购而出去的。”

    吴乔双手将一本册子递上,道。

    连似月拿过册子,一页一页地翻过去,手一紧,说道,“再派人去查一查,管家途中见过什么人,在这钱庄,米庄,布庄都和谁打的交道。切记,不要走漏了任何风声,若管家与什么人有往来,那人必定还会来找管家,待调查清楚后,择日来一个引蛇出洞,本王妃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来动我的孩子!”

    一旦查出,绝不手软!

    “是!”吴乔领命前去。

    孺嬷嬷说道,“王妃,依奴婢之间,管家不会害王妃的,若要害也不会等到现在,定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如今,他一死,很有可能是觉得无言面对九殿下和您,所以才以死谢罪。”

    “主动害人,或是被动害人,都是害,何况打的还是本王妃腹中孩子的主意,无论管家是出于什么想法,只要本王妃胎动与他有关,他就算以死谢罪,本王妃也不会谅解他!九殿下也不会!”连似月冷声说道,脸上冰冷的没有一丝表情。

    “是,是,王妃您说的对,王妃您说的对,是老奴糊涂了,竟说出这种混账话来。不管怎么样,管家不应该对王妃您有任何隐瞒,要据实以告,这是一个做奴才的本分,若逾越了这个本分,也是罪该万死了。”孺嬷嬷忙道。

    连似月缓缓握紧了拳头,现在就等吴乔等人的调查结果,再确定下一步的计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