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七一章 管家之死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七一章 管家之死

    李嬷嬷来报了喜之后,便离开了恒亲王府,连似月望着屋外灰蒙蒙的天空,空气有几分压抑,她总觉得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了。

    “不好了,王妃,刘管家,刘管家他……”青黛匆匆跑了进来,脸色很难看。

    “怎么了?”连似月问道。

    “他三尺白绫,上吊死了!”青黛的心脏现在还在砰砰砰跳个不停,刚刚去找刘管家核对府邸每一个人奴才和护院的名单,才一进去,却发现他已经上吊,舌头拉出很长,脸也青了,样子甚是恐怖。

    刘管家上吊死了?;连似月一愣,此刻,竟发生这等诡异之事?

    连似月眉头轻皱,眼底闪过一抹沉思,片刻后,起身,在房中来回走了几步,问道,“吴乔,看过刘管家的死状了没有?”

    “回王妃,吴乔正在查看。”青黛的声音颤抖着。

    “扶本王妃去账房看看。”连似月吩咐道。

    “王妃,您动了胎气才刚刚好,那儿又死了个人,您还是……”青黛担忧地道。

    “我动胎气,不是因为身子弱,是因为有人动了手脚,只是,那手脚还来不及动到根本处,奈何我腹大,过早产生了反应。”连似月眼底闪过一抹深沉的冰寒,“依本王妃所见,此事,与刘管家脱不了干系!我必要过去看看。”

    她说着,已经抬脚往账房的方向走去,脸色显得寒气十足。

    “王妃,您小心些。”青黛忙上前搀扶,其余丫鬟也赶快跟了上去。

    到了账房门口,只见,吴乔,泰嬷嬷,以及两个护院在那,吴乔正蹲在地上检查着刘管家脖子上的泪痕,刘管家的死状十分凄惨,舌头掉到胸口了,泰嬷嬷都十分难受的样子。

    见连似月来了,泰嬷嬷连忙用帕子遮住了刘管家的脸,怕她被这模样吓坏了。

    连似月却没什么不适的感觉似的,道,“不用遮挡,拿开吧。”

    “是。”泰嬷嬷颤抖着手把帕子拿开,丢在了刘管家的身上,这帕子指定是要不得了的。

    “吴乔,看出什么来了没有?”连似月问道。

    吴乔起身道,“王妃,卑职仔细看过了,刘管家确乎系上吊而死,并非被人杀死的,身上没有多余的伤痕,也找不出中毒之类的迹象,而且,他脖子下的泪痕很深,这白绫上有一些汗渍,卑职推测,他上吊的时候,为了快一些死掉,自己伸手往上扯了白绫。”

    连似月眉头微微皱起,从院子里走了进去,并且吩咐道。

    “王妃,小心些。”青黛一个寻常人,看到刘管家死成这样子,也吓到身体不适,亏得王妃,还是和平常一样冷静的样子。

    连似月走到刘管家的面前,低头看了一眼,再往账房的四处看去,目光仔细地搜寻,试图找出一些线索来。

    突然,她发现西南角的花瓶里,多了一副卷轴,“把那个拿过来,给本王妃看看。”

    “是。”其中一个暗卫走了过去,将这卷轴取了过来,

    连似月将卷轴打开,这原本是一副画卷,一打开却看到那画已经被毁了,因为画上面写了一些字:

    “王妃娘娘,奴才该死!”

    八个字,笔锋虚弱,看得出,刘管家写这几个字的时候,非常紧张,手没有力气,否则,字不会写的这么虚,还滴了墨汁在旁边,连似月看过刘管家的字,平时写的有力端正。

    “王妃,卑职在想,管家是不是受了什么逼迫,做了伤害王妃的事情,而后良心发现,不忍继续下手,结果畏罪自杀了。”吴乔判断说道。

    连似月将画卷放下,脸上闪过一抹深思,说道,“本王妃动胎气的事,定与管家脱不了干系。但是,管家到底是对本王妃心存愧疚畏罪自杀,还是没有完成对方交代的任务才自杀,现在说,还为时尚早,人死了,证据没那么容易找到。”

    “啊……”突然,青黛轻叫了一声,双膝一软,跪在地上,额头上冒出大颗汗液,一脸苍白。

    “怎么了,青黛姑娘?”泰嬷嬷连忙上前要将她扶起来,结果她腿脚虚软,连泰嬷嬷都费了一番力气才扶起来。

    “王妃胎动之时喝的药,最后,最后还是管家帮忙煎的,要是,要是他是害王妃的人,在药里面动了手脚怎么办。”青黛想到这里,浑身颤抖,脸色越发苍白。

    刘管家是王府的老人了,平素是一直也是九殿下和王妃肯相信的人,在她的心目中,管家和泰嬷嬷是一样的,所以,当时才没有多想,急着跑回王妃的身边去。

    “还有这样的事?管家帮忙煎药了?”

    按理说,那时候才是最好动手脚的时候,但是,她安胎药喝下去这么长时间了,现在也没有任何反应。

    “吴乔,那药碗里应该还有一些残渣,你速速拿来,我要亲自检验,看看有没有问题。”为了以防万一,连似月吩咐道。

    “是,奴才这就去找来!”吴乔快步去将药碗取了过来。

    “奴婢该死,奴婢真该死!”青黛想起来特别后怕和懊恼,一个又一个耳光用力地扇着自己。

    一时之间,其余众人既觉得心有戚戚焉,又觉得阴阴森森的,整个王府顿时蒙上了一层晦暗。

    连似月回了房中,将知道管家吊死的人一一召唤过来,她先检查了碗里剩余的药汁——

    首先,这肯定不是一般的毒,因为她的器具的银的,要是有毒,碗会变黑的。检查了之后,也发现这就是一副安胎药,没有其他什么多余的成分,

    她拿着碗,若有所思,终抬眸,一脸冰寒,吩咐道:

    “管家的事,谁也不许声张,必须咬紧牙关,守口如瓶,一旦此事传了出去,本王妃会立刻拔了你们所有人的舌头,再赶出府去,绝不心慈手软!”

    她威严的目光透着一股压迫力,令人不敢有任何轻忽,个个跪在地上称是。

    接着,又交代吴乔密切注意任何接近恒亲王府的人,最后,让所有人退了下去,唯独留下了青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