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六四章 一碗药而已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六四章 一碗药而已

    青黛连忙起身,揭开盖子看了一眼,说道,“还要再等一会!”

    刘管家快步走了过来,说道,“王妃那儿疼的喊出了声音,我怕,我怕……”

    “不会的!”青黛立刻阻止管家把后面的话说出来,“王妃绝对不会有事。”

    “我再这里看着药,你赶紧过去看看吧,我第一次觉得王妃承受不住疼痛。”管家焦急地说道。

    “好。”青黛将扇子交给了刘管家,说道,“刘叔,你再等一会,待药汁到这个地方就可以了。”

    “好,我知道了。”刘管家接过扇子,替青黛自己扇扇子。

    青黛则匆匆跑回了连似月的房间,果然如管家所说,她才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就听到连似月忍不住的叫唤。

    她扶着门框的手,抖了一下,走到连似月的床边。

    只见,荣太医正给她的手臂上,手背上扎针,那一根一根的银针插进肉里面,让人看着有些害怕。

    “药呢?青黛?”泰嬷嬷朝青黛身后看了看,问道。

    “刘管家在那看着,很快就来了,我过来看看还有什么要做的。”青黛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汗,说道。

    “啊……”连似月一只手紧紧抓住肚子上的衣襟,紧闭着眼睛,嘴里一句一句地唤着,“云峥,云峥!”

    “啊!”凤云峥军帐中,他正在和凤诀两个人一块用膳,突然,他只觉得心里一根针刺进去一样,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凤诀连忙抬头,问道,“九王兄,你怎么了?”

    凤云峥猛地站了起来,手捂住心脏的位置,说道,“刚才心好像被什么刺了一样,这会格外心慌,该不是……”

    该不是月儿出了什么事吧!他有些不敢往下想。

    凤诀听了,知道凤云峥要说什么,他眼底一凝,说道,“九王兄别着急,会不会是太过敏锐了?”

    其实,看凤云峥紧张的样子,凤诀的心里也是紧张的,连似月对他来说,始终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是一直保护他的姐姐。

    凤云峥慢慢地坐了下来,心里那阵感觉慢慢地下去了,他深深地吐了口气,说道,“我要派人马上回去一趟,月儿的事,无论什么感觉,都不能忽略!”

    “好,九王兄,你快去。”凤诀也赶忙说道。

    凤云峥起身,速速走了出去。

    凤诀坐在饭桌前,缓缓地放下筷子,脑海中不禁想起自己以前和姐姐在一起的时光,他缓缓说道,“姐姐,你一定要好好地,等着我带十一一起回去看你和九王兄的孩子,若是个小王爷,我便负责交他功夫,若是个小郡主,我便也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来疼爱,她少了个舅舅,却多了个皇叔。”

    凤云峥立即将几个暗卫召集而来,沉声吩咐道,“你们四人快马加鞭,速速回京,看看王府是否一切安好,回京的路上若劫到王妃的来信,便两人继续回王府,两认迅速将信送来与本王。”

    “是!”四名暗卫齐声道。

    凤云峥在军帐内踱步,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自己离月儿这么远。

    他突然掀开帘子,走到外面,单膝跪在地上,朝着天空,道,“老天爷,保佑月儿,让她好好撑过这一个多月,到时候,我定回去,永生永世,再不离开她半步了!”

    “啊,疼!”王府里,连似月又叫了一声,经过荣太医的扎着,身下的血没有再流了,但是,却仍旧疼痛。

    “太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妃一直在疼,你快想想办法吧。”青黛蹲在连似月的床前,说道。

    “王妃这一胎,腹部比其他人都要大很多,我估摸着这王妃腹中可能有两个孩子,这有两个孩子的,到了快生的时候,会格外痛苦一些。”荣太医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液,说道。

    “两个?”泰嬷嬷惊讶,道,“王妃腹部确实比奴婢见过的任何一个主子的都要大一些,莫非,真有两个?”

    “来了,来了,药来了。”这时候,刘管家在屋子门口道。

    青黛连忙起身,去将药端了过来。

    泰嬷嬷则将连似月扶起来一些,好在她力大如牛,才能轻易将王妃这腹大如箩的人扶起来坐好。

    青黛将药放到嘴边吹了吹,然后放到连似月的嘴边,喂了下去。

    但是,才一进口,连似月就感到一阵反胃,顿时药汁从嘴里溢了出来,泰嬷嬷连忙拿帕子擦干净了,安慰道,“王妃,这是太医吩咐的药,无论如何您一定要喝下去呀。”

    青黛又舀了一勺,吹了吹,放到连似月的嘴边,说道,“王妃,您别急,慢慢来,喝少一点。”

    连似月张嘴喝了下去,再次反胃的感觉涌上来,她立刻捂住嘴巴,强迫自己,用力地,狠狠地吞了下去,眼泪都被自己逼出来了。

    “再来!”喝下这一口后,她眼圈都红了,手紧紧抓着帕子,咬紧了牙关,坚定地,大声地说道。

    “是。”青黛再舀了一勺,递到她的嘴边,她再张开口,喝下,再捂住嘴,用力地咽下去。

    她心里有个强烈的信念,她不想再失去孩子,她已经失去过了,再也不肯失去了!

    连似月,你什么苦没有受过,什么折磨没有经历过,刀山血海,你都走过来了,一碗药而已,比起前世受的那些罪,算得了什么!

    她想着,突然一把从青黛的手里将整个药碗端了过去,猛地仰起头,将这一碗药全部灌进了嘴里,为了阻止将这些必须喝下去的药汁反吐出来,她紧紧咬住银碗的边缘,用力用力地咬住,直到嘴角都流出了一丝血迹。

    泰嬷嬷和青黛在旁边看着,无比地动容,青黛紧紧咬住了自己的拳头。

    终于,连似月将一碗药全都喝了下去,牙齿一松,手一软,那银碗从身上滚落下来,掉在了地上。

    她背靠在床头,深深地松了口气,整个人几乎累到虚脱了一般。

    此刻的她,显得有些狼狈,头发湿哒哒地黏在脸上,脸颊苍白,嘴唇也发白,面如死灰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