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五六章 伤公子很深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五六章 伤公子很深

    行走的马车,已经离开了杀人现场。

    清风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她的手上还沾着那人的鲜血,脸上还有汗,浑身还是禁不住地颤抖,想杀的人,终于杀了。

    她跪倒在凤千越的面前,说道,“公子,大仇已报,日后,我愿听您差遣。”

    “我需要你模仿另外一个人。”凤千越终于说出了对清风的要求。

    “模仿另外一个人?”清风愣了愣,问道,“可是公子所爱之人?”

    “不,是所恨之人,恨之入骨之人。”凤千越说道。

    “所恨之人?”清风眼底流露出一丝疑惑,这位公子要留一个所恨之人在身边吗?

    “你先不要管这么多,从明日起,你要忘掉自己,以那个人的言行生活,至于怎么做,我会教好好你的,你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凤千越说道。

    “是,清风多嘴了,以后公子要清风做什么清风便做什么,绝不多问。”清风颔首,道。

    “起来吧,我不会让你为奴为婢,没理由你刚才一个火坑跳出来,就马上跳进我的这个火坑。”凤千越说着,从袖中掏出一个赤金红宝石手镯来,拿起清风的手,套入她的手腕中,说道,“这个是给你的,戴上吧。”

    这是人生头一遭,有人送东西给自己,清风眼底闪烁着泪意,哽咽道,“多谢公子。”

    “起来吧,以后无须动不动就下跪了。”凤千越再双手握着她的肩,让她慢慢地站了起来。

    她缓缓抬眸,看向凤千越,心头砰砰直跳,她也算是一个清丽的女子,“公子……”

    凤千越低头,含住了她的唇,一点一点深入……

    清风手紧紧放在胸前,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动,任他采撷。

    片刻后,凤千越放开了她,然后坐回她的对面去,说了句,“睡一会吧,明天你就不是清风了。”

    清风哪儿还有睡意,她手捂住唇,唇上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她恍惚觉得自己在做梦似的,慢慢地,她脸上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意。

    凤千越唇角微微扬起,他很清楚,要一个女人心甘情愿替他办事,唯有让她爱上自己。

    他做了没有任何男子为清风做过的事,还替她报了杀父之仇,清风对他动心,也是迟早的事。

    马车慢慢向前,清风的心渐渐沦陷了,她觉得眼前的男子,已经改变了她的一声。

    *

    第二日一早醒来后。

    凤千越便开始要求清风完全按照连似月的言行动作口吻姿态来生活,他自己在旁边提点。

    但是,要一个人突然丢弃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一天下来,清风做的都不是很好。

    她自己觉得很内疚,对凤千越说道,“我让公子失望了,对不起。”

    凤千越却道,“无须不安,你也不用着急,要一个人忘记自己,需要一个过程,慢慢来吧。”

    “是,公子,我知道了。”清风不安的心平静了下来。

    凤千越让她做什么,她不多问,但是她发现,公子在说起另一个女子的言行动作之时的感情却很复杂,好像恨之入骨,但又带着什么期待一样。

    她默默地不做声,默默地遵守,默默地在旁边看着他。

    这天,公子说,要去找一个易容术及其高超的人,他要把那人易容的本事学到手,于是两人继续一路往前走。

    因为身上有一条人命,他们离陵城也还不是很远,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便没有再客栈落脚,而是直接在马车上歇息一晚。

    清风和凤千越各自睡在马车上的两边。

    这天晚上,半夜时分,清风迷迷糊糊间听到凤千越嘴里发出什么声音来,她连忙起身,接着月光,看到凤千越脸上的表情很痛苦,浑身颤抖着,额头上都是汗液。

    她连忙跪在他的跟前,握住了他的手,小声道,“公子,公子,你怎么了,怎么了?”

    梦里的凤千越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嘴里一直在念着一个名字,她仔细听了,只隐约听到一个月字,具体说什么,不是很清晰。

    他无意识地紧紧,紧紧握着清风的手,清风的手指骨头都快被他捏断了,但是她咬紧牙关,用力地忍着疼痛,另一只手,则替凤千越擦着头上的汗,轻轻抚摸着他想心口,想让他平静下来。

    “啊!”终于,凤千越嘴里低低地叫了一声,整个人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清风一喜,“公子,您终于醒了。”她也一颗石头落了地。

    凤千越脸上的表情敛去,看到自己抓着清风的手,便慢慢松了开来,坐起身来。

    清风的手都被他捏的青紫了,但是,她将手藏在袖口中,说道,“公子好像做了什么噩梦了,我给公子倒点水喝。”

    “不用了,我不喝水。”凤千越的声音变得十分冷酷。

    他刚才又做了噩梦,他梦见那个人狠狠地咒骂他,说他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那人还说,一定会杀了她!

    这是怎么了?

    梦境里的连似月,一直非常顺服,对他近乎百依百顺,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公子……”清风唤道。

    “……”但是,凤千越掀开马车帘子,走了下去,站在空旷的天地间,深邃的眼眸看着远处广袤放天空,空中闪烁的星辰似在诉说着岁月深处的故事。

    “为什么?为什么梦境这么真实,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似的,这到底是为什么?”他喃喃自语道,“我连杀了连似月都等不及,我怎么可能对他和颜悦色?可是梦里的我,一直对连似月和颜悦色的。”

    情分坐在马车上,她偷偷掀开了马车帘子,往外面看过——目光落在了凤千越的身上,他的背影在这寂寥的夜色中显得格外失落,悲凉,令她有一种很想上前去安慰的感觉。

    只是,此时可此,他身上有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她不敢上前去冒犯。

    公子刚刚一直在梦里唤着的“月”,就是他要她模仿的那个人吧,清风默默想道,看来,那个人伤公子很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