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五五章 控制有用之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五五章 控制有用之人

    清风终于一愣,眼底闪过一抹仇恨,拳紧紧握着,道,“想。”

    那打死了他爹爹的畜生,还经常到醉香楼来寻欢作乐,有一次还要她去作陪,经过这些年,那人已经不认得她了,但是她却将畜生深深地印在了脑海中,只不过,她没能找到机会杀死他!

    “我帮你。”凤千越说道。

    清风抬起头,慢慢恢复了平静,道,“我与公子非亲非故,公子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地帮我,公子替我报仇,有什么要求吗?”

    凤千越唇角流露出一丝浅浅笑意,不答反问道,“你为了给你爹爹报仇,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清风咬牙,道,“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当日若不是那畜生打死了我的爹爹,我也可饱读诗书,何须沦落至此!”

    她之所以冷淡,是因为看惯了世态炎凉,没什么向往和期待了。

    “不需要你付出什么特别大的代价,你只需跟着我走就行了,我会替你赎身的。”凤千越说道。

    “替我赎身?”清风眼底流露出一丝不解,“我不认为公子会对一个青楼女子一见钟情,不过,只要公子能替我把仇报了,我会听公子的吩咐。”

    “好,就这么说定了。”凤千越起身,走到清风的面前,伸手,替她将还未系好的扣子,一颗一颗的系上,说道,“以后,不要迫不及待的脱衣裳,并不是每个人都只想要你的身子,而且,你的价值也可能不仅仅在于这具身子,把扣子系进一些,不要随便解开。”

    清风听了这番话,心头一怔,抬眼,看着凤千越——

    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冷漠,他的长得有些吓人,但是却自有自己的气质,况且,他身形高大,身材俊逸,也可以弥补脸的缺憾了。

    “好了,你在此等候,我去找老鸨给你交赎银。”凤千越转身走了出去。

    清风站在原处,怔怔地看着凤千越的背影,她这是遇上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约半个时辰后,凤千越重新回来了,手里已经多了一张卖身契,他将卖身契给了清风,道,“收拾一下,我在门口等你。”

    清风拿着这卖身契,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她原以为,她的一辈子都要葬身在此了,没想到突然间,就有人给她赎身,还说给她报仇。

    “不要耽误太久。”凤千越丢下一句话后,转身离开了醉香楼。

    清风回过神来以后,赶快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了几件衣裳和一些墨宝后就走到了约定的地方。

    果然,凤千越站在那里等她,她的心跳莫名地加快了跳动。

    她走了过去,唤道,“公子,收拾妥当了,现在要去何处?”

    “替你报仇。”凤千越说道,“你要杀的人在哪里?”

    清风一愣,“这么快,不需要准备吗?万一……”

    “你且说他在哪里即可。”凤千越说道。

    “这些年,我天天观察那个畜生,如今,对他的基本行踪可谓是了如指掌,他现在应该在赌坊。”清风说道。

    “带路。”凤千越说道。

    “是。”清风忙道,在前面带路,她一边走,一边有些怀疑,她等了好几年都没找到报仇的机会,这位公子说报仇就报仇,有这么容易吗?

    想着,一路走到了赌坊门口,清风往里面一看,果然看到了杀父仇人的身影,见他在里面似乎赌的红了双眼,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

    她拳头顿时紧紧握着!

    那时候,她与爹爹两人买了灯笼纸回家,准备这灯笼过年,也是碰上这赌的红了眼睛的畜生,爹爹低着头走路,不小心撞在他身上,他便要爹爹赔钱,爹爹身上只有几个铜板了,他嫌不够,就地将爹爹一顿毒打后扬长而去。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周围的人送爹爹回家,回家后,她赶紧去找大夫,可是等大夫回来,本来身体就弱的爹爹已经死了。她去官府告,可是她才八岁,哪里斗得过这有些势力的畜生呢?

    从此以后,她悲惨的一生就开始了。

    凤千越从怀中抽出一块布来,走到清风的面前,包在她的头上,在下巴的位置上系好了,说道,“等他出来再说。”

    感受到他手掌传来的温度,清风抬眸看着他,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是,却让她觉得很安心。

    过了不久,那仇人输了个精光,骂骂咧咧地从赌坊里出来,凤千越使了个眼色,拉着清风一块慢慢地跟了上去。

    那人从赌坊出来后,又想去酒坊,可是摸了摸身上,却没有钱,顿时骂了一句“晦气!”

    转身之际,却有一串铜钱从身旁一个人身上掉了下来,那人没有发觉,匆匆走了,这仇人见了,眼底露出一阵喜悦,立刻弯腰,把钱捡了起来,跑进酒坊里面,买了足足两坛酒。

    那掉了铜钱的,正是凤千越本人。

    待到了天黑的时候,那人喝得醉醺醺的从酒坊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抱着一壶酒,一边走一边喝着。

    “走。”凤千越示意清风跟了上去,天已经完全黑了,待走到一个拐弯处时,凤千越快步走上去,撞在了这人的身上。

    “瞎了你娘的狗眼,你敢……”他刚骂骂咧咧的,凤千越藏于袖中的匕首便狠狠插进了他的腹部,清风猛地捂住了嘴巴,眼睁睁看着这人倒了下去。

    “他还有一口气,你过来,亲自杀了她,已解你多年恨意。”唰的一声,凤千越将他腹中的匕首抽了出来,再将匕首扔在了清风的脚边,说道。

    清风低头,看着这血粼粼的匕首,慢慢地弯腰,将匕首捡了起来,慢慢向地上抽搐流血的人走了过去,那人一双惊恐的眼神看着他,嘴巴一张一合的,“饶,饶命,饶……”

    清风走到他的面前,拿着匕首的手颤抖着,说道,“当年,我爹爹也是这样哀求你的,但是你不听,一圈又一拳,非要他死了才罢休,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说着,她扬起手中匕首,狠狠一刀刺了下去,刺中了他的要害位置。

    然后,她身子发软,跌坐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大颗大颗地汗液滑落下来。

    凤千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