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五三章 放妻书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五三章 放妻书

    拜完山神,出了殿内,萧柔便要抱着萧复找庙中大师要一个符挂在脖子上,据说这符是专门止夜哭的。

    “你们在此等着,奶娘与本郡主同去即可。”萧柔吩咐中奴才道。

    “是,郡主。”众奴才便在一门口处等着。

    奶娘抱着萧复,与萧柔一块跨进了门里面,走到一道走廊,弯过一个角落时,突然,一个脸上蒙着黑布的人窜了出来,猛地一手击在走在后面的奶娘身上,便顺手将孩子抱了过去。

    萧柔听到这动静,猛地转身——发现将奶娘打倒的,竟然是那抬轿的轿夫。

    “唔!”刚要尖叫,却被凤千越一手捂住了嘴巴,在她耳边沉声道,“是我。”

    萧柔听到这声音猛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转过头去,心头一颤,问道,“殿,殿下……”

    凤千越缓缓摘下脸上的黑布,露出那张已经变了样的脸来。

    萧柔看到这张脸,顿时吓了一跳,“你,你是谁?为何模仿四殿下的声音,快把孩子给我!”

    “萧柔,我是凤千越。”凤千越并不意外看到萧柔这样的反应,当初其他的人看到他,也是这样。

    这声音是四殿下没错,但是——

    “我的脸是在北疆的时候毁掉的,那里环境恶劣,我常时间遭蚊虫叮咬,风沙磨砺,又没有药膏,久而久之,便成了这样样子。”凤千越解释道。

    萧柔浑身虚软,后退两步,一下子接受不了原来风度翩翩,俊逸非凡的凤千越,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要将复儿带走。”凤千越说道。

    “你,你要带他去哪里?你想干什么?”萧柔颤声问道。

    “复儿是我的儿子,身上流的是姓凤的血,我绝不会让他成为你们萧家复仇的工具,我会带他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人好生照料。”凤千越说道。

    此时此刻,突然见到这样的凤千越,萧柔心里的感受非常复杂和煎熬,“复儿是你的儿子,他应该和你在一起没错,但是,你自己也流亡在外,有一日没一日的日子过着,复儿要怎么长大?太危险了,我不想他和你走。”

    “他既是我凤千越的儿子,就要过我能给的生活,而不是由契丹和萧家养他!”凤千越说道,“萧柔,我原本可以直接把你打昏,将复儿带走,让你永远都不知道孩子去了哪里?但是,我还是与你面对面说一声,算是报答你给我生下这个孩子的恩,但愿你不要阻止我。”

    萧柔听了,眼眶含着泪,哽咽着道,“殿下,那我怎么办?”

    “无论如何,你是萧振海的女儿,他会护你周全的。”凤千越心头微微动了一下,说道。

    “倘若,我不肯让殿下带走复儿呢?”萧柔道。

    如今,见了这样落魄的凤千越,她早已经没了当初那种热烈的爱意了,有的只是一种残留的记忆里的复杂的感觉。

    “我既然现身与你说话,向你交代复儿的去处,就是有十足的把握将他带走,我不过也是念及你是复儿的亲娘,让你知道他的去处罢了,若你执意不肯,那我与你的一点情分,也算是尽了。”凤千越声音冷峻,道。

    眼见萧河没有说话,凤千越继续说道,“在契丹,允许女子再嫁,你若有个复儿,也不好再择良人了。我将复儿带走,你也好没有后顾之忧去嫁人。这是休书,虽然你我早没了夫妻之实,这一纸放妻书,也算给你我二人,来个彻底了断吧。”

    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份《放妻书》,递到萧柔的手中。

    萧柔眼望着萧复,拿过这放妻书,眼泪终于滑落,道,“殿下,我嫁给你的时候,也曾深深地爱着你,期盼着与你白头偕老,子孙满堂。但是,我们最终沦落到了这种地步,说得好听点,我是个契丹的郡主,说难听点,其实谁会真正看得起我呢?而你,也沦落到这种地步。都是连似月,一切都是因为她,是她把我们害成这样的。殿下要带走复儿,除非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凤千越道。

    “拿连似月的人头送给我。”萧柔紧紧掐着指甲,恶狠狠地说道。

    “我们一人一半!”凤千越说着,将萧复揽入怀中。

    “好,那你走吧,我会告诉相府的人,就说复儿是被别的人抢走了,并且给他们一个错误的方向去追。殿下,今生夫妻缘分,到这儿就结了。”萧柔转过身去,说道。

    “再会!”凤千越抱着萧复准备走。

    “等等!让我再看她一眼!”萧柔突然心头一颤,喊道。

    凤千越将萧复抱到萧柔的面前,萧柔这是第一次这样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她抬起手,抚摸着她的脸颊,说道,“复儿,母亲对不起你,你和你父亲在一起,好好长大吧。”

    她说着,从脖子上取下来一块玉,放进萧复的衣服里面。

    “走了!”凤千越不能再继续说下去了,于是抱着萧复,转身从另外一扇门处走了。

    萧柔双膝一曲,倒在地上,哭了起来。

    约莫过了一刻钟,她才哭出声音来,一边哭,一边喊着,

    “这位施主,您这是怎么了?”那庙里的师父看到萧柔坐在地上,身边还有一个晕倒的人,急忙过来问道。

    “我的孩儿不见了,我的孩儿……”

    萧柔慌慌张张地哭了起来,奶娘醒来后,她一巴掌扇在奶娘的脸上,道,“你这个狗奴才,小少爷去哪儿了?”

    奶娘吓得脸色苍白,四处看去,却不见萧复的身影,急忙跪在地上磕头,“奴婢,奴婢不知道,有人打晕了奴婢,奴婢什么都没看见,小少爷,小少爷不见了怎么办?”

    很快,萧柔回到了南相府,哭着说萧复不见了。萧夫人听了,大惊失色,立刻派人去找,萧柔说自己记得抓走萧复的人长什么样子,便做了一幅画交给府里的侍卫,好照着画像上的去找,只不过,她画的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放妻书和休书有区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