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五一章 这是我儿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五一章 这是我儿子

    “剖!”一声令下,女人鼓起的肚子被剖开了一道口子,顿时,血流如注,房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惨烈的尖叫声,那腹中竟然有个孩子,孩子的心脏在微弱地跳动着……

    “啊!”梦中的凤千越猛地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头上全都是汗,他张开双手,看着手掌,颤抖着,心里头十分惊慌。

    他刚才做了个梦,梦见自己亲手拿刀剖开了一个女人的肚子,那女人的肚子里还有活生生的孩子。

    为何?他为何会做这种梦,他为何要剖开一个女人的肚子,这个人是谁?是她吗?和连似月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个人?

    过去那段日子,他常常梦到一个和连似月长得一模一样,但性情差之千里的女子,那女子在梦里对他非常顺服,对他爱意绵绵。

    起初是几天梦到一次,后来几乎天天晚上梦到,而且那梦境越来越真实,越来越靠近他,有时候他醒过来后,会很久都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好像那女子真的与他在一起生活过了似的,他甚至觉得手心里还留有她的余温。

    饱受困扰的凤千越曾经找一个庙里的老和尚问过,为何频频梦到一个认识的人,但那人性情却与真实的人截然不同,老和尚说了八个字,“既有所思,便有所梦。”

    他细细咀嚼这八个字,后来得出结论:他在内心深处,非常渴望连似月臣服于自己,所以在梦境中织造了一个假的连似月,来陪他度日。

    呵呵,他笑道,“这算什么,我竟编造一个最恨的人来陪我。”

    过了许久,他起身,将房中烛火点了,端来一盆水,准备洗个脸,低头,看到水中的自己,昔日俊朗的容颜已不复存在,一张脸粗粝不堪

    他见不得光,只能一辈子流亡,落魄,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皇位,权势早就离他远去了,而这一切——

    都是连似月造成的!

    他一把将水盆打翻,往后踉跄了两步,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连似月,我凤千越此生,与你不共戴天!”

    他跌坐在地上,拳头紧紧握着,眼中迸发出一丝仇恨的焰火,他就这么坐着,一直到了天亮。

    “砰砰砰”这时候,他的房门响了,外面传来一个粗鲁的声音,“贱奴,还不快些起床打扫,扣除你所有的月钱!”

    凤千越眼底闪过一抹寒光,下一刻,推开低矮的屋子门,便见一个五大三粗的人,正对着他恶言相向,唾沫星子横飞 ,这人是后院的管事王保。

    他连忙低声称是。

    连似月,这就是你想要的吧,让我凤千越比卑贱之人更卑贱。

    “天冷了,你把这些木炭送去夫人和郡主那边送过去,记住,腰能弯多低弯多低,像条狗那样听话。听见了没有。”王保将两筐木炭放在他的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是,知道了。”

    凤千越一手背着一筐木炭,往前院走去。

    “呸!贱胚子!”王保啐了一口,道。

    凤千越抓和筐绳的手暗暗紧了,眼睛微微眯起。

    没有人能想得到,他现在藏身在契丹南丞相萧振海的府上,他比令月还先到幽州,到了幽州后就一直在寻找机会见自己的儿子。但是,南相府守卫森严,萧振海如今又格外警惕,所以,他一连过了好些天都没能接触到南相府的人,继续扮成乞丐蜗居在幽州城内寻找机会。直到前几日,南相府要买一批奴隶,他便杀了其中一个叫做阿木泽的,冒充他进入了相府。

    到了今天,总算能见见儿子的样子了。

    他一路到了前院,先是到了萧柔的院子里,萧柔并不在此,他将木炭放在门口,由侍女接收了抬进去。

    接着,到了南相夫人吕喜的院子里,刚刚一到院子门口,便看到吕喜和萧柔两个人坐在里面的椅子上,一个半大的孩子由奶娘抱在手里吃东西。

    他心头微微一颤,这就是他的儿子复儿?那张脸和他长得很相像,虽然还小,但眉宇间看得出他的种。

    凤千越低着头,将一筐木炭搬进了院子里,站在门口的位置,说道,“夫人,郡主,这是这几日的木炭。”他刻意将声音变得粗粝,没人听的出来。

    果然,萧柔眼睛直直地望着自己的儿子,没有说话,也没听出凤千越的声音来。

    吕喜抬头,看了眼,说道,“拿进去吧。”

    “是。”凤千越低着头,弓着腰,从他们的面前经过,眼睛望着那孩子,这孩子居然也看了他一眼。

    “啪!”突然,萧柔将手里的茶杯狠狠地砸到地上,双手紧紧握着椅背,眼睛里一片猩红,浑身颤抖着,“连似月!都是这个贱人!要不是她,我们何须沦落到契丹!在这里日夜受人监视,我连我自己的孩子,都不能带在身边养!我真恨不得拔了她的皮,拆了她的骨!再把她丢到地里给野狗吃了!”

    萧复被她吓坏了,顿时躲在奶娘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下,萧柔更加心烦意乱,一脸凶恶地指着他,骂道,“哭哭哭,整天就知道哭,你哭什么,我还没死呢!”

    萧柔的样子,犹如一个恶鬼似的,萧复不敢哭了,趴在奶娘的怀里,眼底露出一抹惊恐,小声地抽泣着。

    吕喜皱眉,示意丫鬟将地上收拾干净了,对萧柔说道,“你冲孩子发什么火,这与他何干,你来契丹也是你父亲带你来的。还有,平常你父亲是不让你带复儿的,现在他们去打仗了,你有了机会见儿子了,原先你总哭着说想念孩子,现在看来,你也没有多爱他,这几日抱都没抱过他一次,动不动就骂他,还咒他死,你这哪像一个当母亲的人,无论如何,这孩子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

    “母亲!”萧柔声嘶竭力地看向萧夫人,说道,“我这心里有一团怨气,我都自顾不暇了,还怎么来爱一个孩子!”

    吕喜没再和萧柔说什么,吩咐奶娘道,“你把复儿报进去吧,别吓着他了。”

    “是,夫人。”奶娘也被萧柔的样子吓坏了,赶快抱着萧复出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