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四九章 抓出细作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四九章 抓出细作

    凤云峥看着凤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下一刻,眼底却闪过一抹深思,悄然退回自己的军帐内。

    “殿下。”冷眉双手抱拳,颔首道。

    “如何,可找到了凤千越的踪迹。”凤云峥问道。

    “卑职这几日藏在暗中搜寻,并未在军中发现四殿下的踪迹,卑职初步估计,四殿下并没有藏身军中。”冷眉说道。

    凤云峥点头,道,“扩大搜寻范畴,你一个人会有些困难,叫上夜风和其他暗卫一起。”

    “……是!”冷眉顿了一下,说道。

    凤云峥微微一顿,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有想法?”

    “没有,卑职遵命。”冷眉道,说着便出去了,一打开军帐,却见夜风猛地退了回去,看着她。

    她什么话都没说,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哎……”夜风喊道。

    “进来。”这时候,凤云峥却在里面传唤他了,他看了冷眉的背影一眼,弯身进了军帐,拱手道,“殿下,卑职来了。”

    凤云峥淡淡看了他一眼,问道,“惹了冷眉?”

    夜风一怔,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殿下英明。”

    凤云峥摇了摇头,“生气伤身,本王从不让自己的女人生气。”

    夜风一听,双膝一曲,跪在地上,道,“殿下,卑职肠子都悔青了,都怪卑职这张嘴,没事胡说,被她给听见了,现在卑职在她的心目中再也不是‘纯洁的风’了。”

    凤云峥听了夜风这话,身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挥手道,“出去,出去!”

    “殿下!”夜风却一把抱住了凤云峥的双腿,脸贴在他的腿上,说道,“卑职是您的第一号暗卫,您不能不管卑职啊,求求殿下,给卑职支个招吧,卑职没办法了。”

    凤云峥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这样子,也配称得上本王的第一暗卫?”

    “殿下,管管卑职吧。”夜风带着哭腔说道。

    “行,你们,将冷眉传唤过来,就说本王找她。”凤云峥对门口的侍卫说道。

    “是!”

    夜风一听,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太好了。”

    “本王将她传来后,便下令要她臣服于你,若不答应,本王便重重地责罚。”凤云峥一脸肃然,说道。

    “……”夜风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他连忙拦住那准备前去叫人的侍卫,“哎,别,别去!”

    再幽怨地道,“殿下,您这……行,卑职知道了,要靠自己。”

    “不过,冷眉的事不要急在一时,本王有重要的事,要你去调查。”凤云峥恢复了一愣冷然的表情。

    “殿下,请说,卑职领命。”夜风见凤云峥严肃起来,自己也立刻变得正经,冷静。

    *

    “小妖女,快到爷怀里来。”某个军帐内,一个将士一边解着身上的衣裳,一边猴急地往面前露出香肩的女子身上爬了过去。

    “军爷,别急嘛……”这女子脸上媚笑着,眼底闪过一阵寒意,做着撩人的动作。

    当这将士扑倒她身上,捏着她的身子时,她的手偷偷来到他的脖子处,袖中的针滑到手中,猛地用力一刺进去。

    “唔……”这人连叫都没有叫,缓缓地倒了下去。

    红菱从他的衣服上拿下一串钥匙,再将他的衣裳穿在身上,头发束了起来,打扮成一个男人的样子,还抹了把地上的土,涂到脸上,

    接着,便光明正大地出了门。

    外面,天色已经晚了,四处可见燃烧的篝火,以及竖起的火把。

    她一路低着头,必过众多耳目,走到了储存粮草的粮仓面前,“谁?”那守在门口的两个侍卫粗声问道,她将手里的钥匙举起来,晃了晃,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那两人便将剑收了回去,站在一旁,她走了过去,趁着这两人不备,迅速出手,用同样的方式让这两人昏迷了过去,然后打开粮仓的门,走了进去。

    眼前这粮仓中,是全军将士未来二十天内的粮草,如果,就这么一把火烧了,粮草就没了,那大周的实力就会大损。

    红菱眼底一凝,眼睛一闭,用力地将手里的火把往粮草堆上扔了过去。

    而就在此时,一个黑影风一般闪过来,一把将那丢出去的火把抓住了。

    她一愣,猛地抬头,是他?九殿下的敌意近身侍卫?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来人,把她带去见殿下。”夜风神色发冷,命令道。

    眼看两个侍卫过来抓,红菱突然出手,扼住一个侍卫的脖子,狠狠地将他摔倒在地上。

    夜风见她奋起反抗的样子,摇了摇头,嘴里道,“啧啧啧,老老实实配合多少,非要本大人出手,找虐!”他说着,脸色一冷,手中火把当做武器,与红菱交手,几番缠斗下来,他将红菱踩在了脚底上,道,“带回去!”

    凤云峥账内。

    “跪下!”夜风一脚揣在红菱的膝盖窝上,她双膝一曲,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凤云峥如同冷箭般的目光看了过来,道,“一边乔装成军妓,想引讠秀本王,给本王一个错误的方向,想让本王误以为你只是想色讠秀,然后,再抓住时机,火烧军中粮草。倒是不错的妙计……”

    “只可惜,咱们殿下不吃色讠秀这一套,不但没被色讠秀成功,你的意图还被殿下看了个通通透透。”夜风冷笑一声,说道,“幼稚。”

    红菱猛地一愣——九殿下早就看出来了?

    没错,计划有两个,一个是用身体色讠秀,让凤云峥得病,但是没想到他完全不吃这一套,于是,开始火烧粮草,结果又被抓住了。

    其实,她确实因为凤云峥而动了心,因为她从未见过如此不凡的男子,在装作军妓接近的那一刻,就动了心。

    “说吧,谁派你来的?”凤云峥问道,声音冷漠。

    “没有人派,是我自己想做的,既然殿下抓了现行,我无话可说。”红菱一口咬定,是自己想做的,不肯松口。

    “一心奉主是好事,可若行些大逆不道之事,必是没有活路的。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想知道的事,你说与不说,迟早有一天会知道,不图从你嘴里知道。”凤云峥说道,命令道,“夜灯,拉出去,砍了吧。”

    “是!”夜风上前,将她一把从地上拉了起来,粗鲁地往外面走去。

    “但是,我爱慕殿下,是真的!”被拉到门口的时候,红菱突然回头,说道。

    凤云峥头都没有抬,夜风手肘猛地击在红菱的身上,道,“凭你,也敢爱慕殿下,简直不知所谓!走!”

    “倘若我愿意告诉殿下谁派我来的,殿下可否让我在账内为殿下舞一曲。”红菱带着期盼,问道。

    凤云峥抬眸,冷眼看向她,道,“你太抬举自己了。”

    “殿下……”红菱没想到凤云峥拒绝地如此干脆。

    “走吧,现在你求着殿下要告知结果,殿下未必愿意听了,你失去了和殿下说话的机会!”夜风说道。

    “是徐国公!”突然,红菱双膝一曲,跪在地上,道,“是徐国公授意的,倘若我没有爱慕上殿下,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

    徐国公?

    凤云峥一愣。

    “是徐国公授意让我乔装成军妓,接近殿下,用两个方式毁了殿下,一是与殿下发生肌肤之亲,将我体内带着的毒素传给殿下,二则火烧粮草,拖垮两位殿下。”红菱如实回答道。

    “夜风,将她关起来,好生看管!”凤云峥道。

    “殿下,殿下……”红菱唤着他的名字,却被夜风强行脱口了。

    凤云峥坐在账内,陷入了沉思之中——

    徐国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双方作战的时候下手,想让他和凤诀死在山海关,不能再回去和凤烨争皇位。

    这是徐国公私相授受,还是凤烨的意思?

    “不,凤烨也出征多次,他是有血性的,会做出这种事来吗?这损害的始终是大周利益,他会为了皇位这么做吗?”

    *

    京都,皇宫,荣元殿内。

    “……哈哈,果真虎父无犬子,诀儿没有令朕失望,萧振海这个老贼,吃到诀儿的苦头了!”周称帝救兵在场,但是,在听到山海关递回的好消息时,气色也跟着好了些。

    “十一皇弟得父皇真传,取得初步胜利,实在可喜可贺。”凤烨双手抱拳,躬身,道。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十一殿下少年成名,如今再次展露头角,微臣敬仰!”徐国公忙跪在地上,匍匐余地,高兴地说道。

    出了荣元殿,一路走回正阳门,出了正阳门,徐国公脸上的笑容才凝固了,说道,“殿下,您现在看到了吧,凤诀凤云峥,威胁你了啊!”

    凤烨一脸沉思,不曾言语。

    “殿下不要再犹豫了,这是最好的机会,想想你母妃是怎么死的,你是个好孩子,素来孝顺母亲,你难道一点都不想为你惨死的母妃报仇吗?”徐国公再逼问道。

    “别说了!”凤烨的脸上闪过一抹挣扎。

    这时候,一辆轿子停在了正阳门口,轿帘打开,一个大腹便便之人从轿内走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