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四八章 初次获胜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四八章 初次获胜

    耶律楚命人将她立刻送回公主府去,她跪在地上,抱着耶律楚的腿,苦苦哀求,道,“是我放走他的,我决定对他放手了,请哥哥成全我,让他走的,走的远远的,永远都不要回来。”

    但是,耶律楚冷硬地拒绝了她,说道,“我耶律楚待萧河不薄,是他不知好歹,屡次冒犯本王,妹妹,你如何求情,我也不会就此放他远走的。”

    耶律颜回到公主府后,又马上去了宫里,同样的话对仁宜太后说了一遍,太后对她和颜悦色,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一样地疼爱她,但对于萧河的事,却始终没有松口。

    她回到公主府后,便立刻派人去找萧河,但是,这么久了,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也好,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她喃喃地说道。

    走到院子里,看着对面的书房,那进出的奴才,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萧河还在里面,随时会说一句,“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书房。”

    “现在才知道,你在书房,才是最好的时刻。”清冷的风吹来了,她打了个寒颤。

    “公主。”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

    耶律颜回头,只见萧湖不知何时来了,她脸色微冷,道,“你来干什么?”

    “公主,我,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要害哥哥的,我只是……只是担心哥哥和连令月走了,你,你会伤心。”萧湖急忙解释道。

    耶律颜听了这话,一愣,看向萧湖。

    萧湖眼神有些慌乱,道,“别误会,只是我觉得,你不该被辜负,所以……”

    “别说了!你走吧!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要来公主府!”耶律颜说完,转身就走了。

    萧湖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说道,“其实,我也很后悔,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

    三天后,契丹和大周第二次交手。

    而这一次,大周小范围内取得了胜利,契丹方面受到了创伤。

    回了兵营,萧振海一脸凝重,伸手将桌前的东西全部拂开在地上,浑身散发着怒气。

    “父亲。”萧湖忙道,“我军虽有损伤,但算不上严重,父亲不必过于忧虑。”

    “哼,那毛都没长齐的,竟然折了我萧振海的将士,为父实在丢不起这个脸!”萧振海今日见凤诀在马上的英姿,心里头也暗暗吃了一惊——那气势,着实不敢小觑。

    “父亲身经百战,今日凤诀不过耍了点小聪明,侥幸胜了罢了。”萧湖说道。

    “哎!”萧振海叹了口气,道,“要是你二哥在就好了,我军将如虎添翼!也不知道这个逆子,究竟去了哪里?”

    说起萧河,萧湖心里还是感到很歉疚。

    “罢了罢了,做父子也需要缘分,如此,我便当没有过这个儿子算了!”萧振海生气道。

    这时候,耶律楚掀开军帐走了进来,萧振海和萧湖忙单膝跪下,道,“小王爷。”

    耶律楚脸色冰冷,道,“南相身经百战,今天怎么被凤诀摆了一道,让我契丹折损了兵力。”

    萧振海一听,忙低头,道,“小王爷,今日凤诀是用那歪门邪道才侥幸取胜,若他与本相正面交锋,定没有胜算!”

    耶律楚冷冷一笑,道,“南相是堂堂的老将了,还拿歪门邪道做什么借口,只要能胜,谁还讲是不是歪门邪道了?”

    “是,小王爷教训的是。”萧振海道。

    “南相,我契丹对萧家不薄,萧河犯下如此死罪,小王也仍旧厚待你们父子,甚至只要萧河愿意回来,接受小王的处罚,小王一样既往不咎,南相千万不要让本相失望啊。”耶律楚淡淡地说道,声音里透着一丝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警告意味。

    “是,小王爷放心,微臣对大周的情况十分熟悉,所以微臣有把握大获全胜,不仅如此,微臣还要摘下凤云峥和凤诀的脑袋,先给小王爷,以表微臣的衷心。”萧振海坚定地说道。

    “如此,甚好。”耶律楚转身,那侍卫立刻掀开军帐,他低头,走了出去。

    萧振海脸上虔诚的神情慢慢地瓦解了,冷冷看了一眼耶律楚离去的方向——

    不知天高地位的东西,一直被太后一个女子压制着,也敢如此猖狂!

    “父亲,怎么办?小王爷有些咄咄逼人啊。”萧湖突然有些紧张,说道。

    “为父早就想到了这一天,耶律楚为什么要厚待我们,他就是为了等这一天,要为父替他消灭大周将士,将山海关收归己有,然后回去博得仁宜太后的认同,早日将他扶上皇位。我们对他来说,不过是一颗棋子,若是败了,我们也没什么价值了。”萧振海说道。

    “还是当初在大周领兵打仗好……”萧湖突然说道。

    萧振海立刻捂住了他的嘴,说道,“不要胡说,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你想想我们萧家是怎么沦落到这一步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打败凤云峥和凤诀,再找连似月报仇,若有机会,还要杀了狗皇帝!”

    萧湖点头,道,“是,父亲,孩儿知道了,孩儿以后不会再说这些了。”

    萧振海背着手,走回案前,坐下,道,“呵,不仅你我,还有我的外孙儿萧复呢,这孩子骨子里流的可是姓凤的血,到时候,就由他背着血海深仇,去找他的亲人报仇吧!”

    “父亲,这样对一个孩子,会不会太残忍了些?这孩子生下来,就没由妹妹照看过。”萧湖想到那尚在嗷嗷待哺的外甥,不禁有些于心不忍。

    “你哪儿这么多的妇人之仁,萧湖,你可不要向你二哥一样,又让为父失望!”萧振海脸色一沉,道。

    “孩儿不敢,只是……”萧湖道。

    “没什么于心不忍,这是他的命!”萧振海冷冷地道。

    “是,孩儿知道了。”萧湖颔首,道。

    山海关这边,将士们回应后,一片欢声笑语,喜气洋洋,个个高呼元帅威武,而身为统帅的凤诀倒显得内心毫无波澜。

    凤云峥看着凤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